Posts Tagged ‘旧作’

哨遍·台商还乡

Friday, August 31st, 2007

【哨遍】
乡政府发告示,贵宾来接待没商量。这贵宾不寻常:张秘书订下酒席,刘干事去开房,忙够戗。桑塔那太土气,县里派尼桑,贵宾好还乡。王老板提着大花篮,赵经理带着俊姑娘。新借来的领带,刚做好的西装,看上去大款一样。

【耍孩儿】
胡校长领着帮小学生,军号锣鼓齐奏响,见一辆轿车到庄前,走出来一个富商。一只手步话机镀白银闪贼亮,一只手电子表镶满了玻璃钢。围着狗皮围脖,披着驴皮大氅,搂着孙子他娘。

【五煞】
进了饭店,入了包房,鱼鳖虾蟹一起上。一个个小姐两边服务,一杯杯好酒入肥肠。这几个大领导,说着些过年的好话,围着个万年的皇上。

【四煞】
大富商开口道:最想念是家乡,这次来投资设厂。村东征上百亩地,村西建座大洋房。更雇几个保镖,看家护院,讨债收粮。

【三煞】
那富商举起杯,众人忙捧场。那富商环顾检阅一样。众陪客弯腰把杯碰,那富商仰脖全喝光。猛见他脖上痣,看多时认得,险些气炸我胸膛。

【二煞】
你本叫刘三,你爹叫刘盲,你爷俩横行高密东北乡。你爹爹领鬼子进村扫荡,你组织还乡团剿过共党。到我家来抓人,幸亏我连夜翻高墙,背井离乡。

【一煞】
我参了军,随后入了党,四九年杀回东北乡。你父子坐汽船忙逃命,都说在海上喂了龙王。谁承想今日见,你不象罪人,倒象太上皇。

【尾声】
怒冲冲领乡亲离开包房,谁稀罕你送的破烂衣裳?只道刘三是谁把你抬举起?凭什么改了姓换了名,叫什么台商!

【注】我家乡某年,有台商衣锦还乡,干部如影随形,此人好不风光。一老汉愤愤不平道:“他身上还欠着好几条人命呢!”。这篇模仿《哨遍·高祖还乡》的套曲即依此而作。

(作者版权所有,网上转载请注明—作者:红心杀手,出处:黑板报;报刊转载请付稿费,并联系作者wangpei@heibanbao.com)

25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夜读《彷徨》

Friday, August 31st, 2007

  雪夜读禁书,曾被古人认为是人生一大快事。可惜这个冬天少雪,而手里这本发黄的《彷徨》也早已不再是禁书,或许从来就没有被禁过。

  读发黄的书,如同沉湎于甜蜜的往事,尤其是在烛下。鲁迅的文章里永远流淌着愤怒的情绪,表现于他的反讽,甚至漫骂中,也潜伏于他近乎自然主义的描写之中。当我读到《祝福》的最后一句:

  “只觉得天地圣众歆享了牲醴和香烟,都醉醺醺的在空中蹒跚,预备给鲁镇的人们以无限的幸福。”

  这一句如同我的《帝国》的最后一句:“神州都开遍这幸福的花朵。”

  在鲁迅的眼里,鲁镇、四爷、卫婆子、四婶,包括祥林嫂在内都是他所陌生和厌倦的。建国后,曾将这篇小说改编成戏剧和电影,同情祥林嫂的悲剧,控诉旧社会的黑暗。

  其实,这违背作者的本意。鲁迅何曾理解过祥林嫂的世界,他所有的只是一点怜悯,但绝掩不住内心的厌倦。中国人奉为吉庆的春节,鲁镇人尊为大典的祝福,在鲁迅眼中都是灰暗而可厌的。这是一位中国天才眼里的偶像的黄昏,把鲁迅当成某阶级代言人的说法,是经不起推敲的。

201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读罗曼.罗兰《托尔斯泰传》

Friday, August 31st, 2007

  自现代以来,流行连篇累牍的传记。传记作者们拼命发掘一切可以搜罗的资料,力图再现笔下人物生活的每一个细节。而古代的人们不是这样。古罗马普鲁塔克的〈名人传〉,司马迁的〈史记〉中每一篇传记不过几千字。古代的作者们相信,一个人一生中只有创造出伟大功业的片段值得详细记叙,其余吃喝拉撒睡的日常生活与常人无异,所以大可以略去不写。
  
  我曾经痴迷于俄罗斯这苦难大地上的文学,尤其是陀斯妥耶夫斯基和托尔斯泰。陀斯妥耶夫斯基的传记很难找,托尔斯泰的传记却搜集了不少。里面有莫罗夫妇写的洋洋两大卷的〈托尔斯泰传〉,有托翁的小女儿写〈天地有正义〉,也有苏联作家以及国人写的零星的传记。最终我确信罗曼.罗兰写的《托尔斯泰传》是所有托传里面写的最好的。
  
  罗曼.罗兰的托传不拘泥于托翁的生活细节,直接打开通向托翁心灵的大门。
  
  “俄罗斯的伟大的心魂,百年前在大地上发着光焰的,对于我的一代,曾经是照耀我们青春时代的精纯的光彩。在十九世纪终了时阴霾重重的黄昏,他是一颗抚慰人间的巨星……”

  “托尔斯泰并不向那些思想上的特权者说话,他只说给普通人听。

  –他是我们的良知。他说出我们这些普通人所共有的思想,为我们不敢在自己心中加以正视的。而他之于我们,亦非一个骄傲的大师,如那些坐在他们的艺术与智慧的宝座上,威临着人类的高傲的天才一般。

  他是–如他在信中自称的,那个在一切名称中最美,最甜蜜的一个–“我们的兄弟。”

  这就是这部传记的开头和结尾。罗曼罗兰对于托翁的评价中肯、实际,比如,他说“〈战争与和平〉是我们的时代最伟大的史诗,是近代的〈伊里亚特〉。”可谓盖棺论定的评价。
  
  我读过莫罗的传记,知道托尔斯泰也有很多的缺点,比如年轻时生活略失检点,脾气暴躁等。但是世界上不曾有过一位象他一样心地善良、纯洁,对自己道德批判到近乎残酷的地步。当他犁地、做木工活、自己补鞋子,编民间故事和识字课本的时候,我们知道他并不是在浪费时间。如果他不这样去做,我们就看不到他那些伟大的作品了,因为一个人的内心世界的发展有其特定的规律。
  
  终于有一天,俄罗斯的良心,这苦难大地上的儿子,毅然离家出走,逃向苍天。高尔基曾说过,托尔斯泰哪怕多活一天也是这世界的财富。
  
  让我们都来倾听一下这英雄的声音,尽管我们生活在一个没有英雄的时代。

26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