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旧作’

“CCTV 3·15晚会”情景史诗剧

Friday, August 31st, 2007

“CCTV 3·15晚会”情景史诗剧

(舞台演出剧本)

编导:张广天 王佩

演员表

男演员:若干
女演员:若干
歌队长:长者,领唱
歌队:若干

第一场 仪式

  [情绪提示:大河,日落或日升之际。磅礴的气势,随着圣咏般的音乐排山倒海地压下来。明朗,热诚,光明,昂扬。]

  [舞台:仪式感很强的队列从几个方位、按几个层次鱼贯而出。以歌队长为中心的一列最后亮相,推到高潮。要有神圣庄严的气氛。
  [其后是全体演员在前区的一个仪式性形体组合,随着音乐发展,走向诚信的大主题,以颂扬的调子结束。
  [以现代形体艺术为基础,舞台方面要提供空间支持,或投影、或装置、或行为环境,基本形体运动应是几何型的,块状的,大幅度的,简洁而明确的。]

  [弦管齐鸣下的合唱]

 《天地之间有真心》

  天地之间有真心,
  赤诚如火焰,
  播撒希望光芒,
  传递信念!

  天地之间有真心,
  公正似利剑,
  斩断欺瞒锁链,
  从义向善!

  披戴着阳光前行,
  哪怕你孤独无奈。
  得道多助,前路无限,
  你们定将澎湃!

 天地之间有真心,
  体现你尊严,
  言行为你见证,
  永恒不变!

  天地之间有真心,
  智慧如闪电,
  判别是非曲直,
  别无他选!

  (重复)
  披戴着阳光前行,
  哪怕你孤独无奈。
  得道多助,前路无限,
  你们定将澎湃!

  [若干演员从各自的形体队列中走出,朗诵《开场白》。]

  甲:两千五百多年以前,孔子的学生子贡问孔子――
  乙:兵强马壮、粮食充足、民众诚信。如果不得已,只能选择一种,应该留下什么呢?
  丙:孔子说――兵马可以不要,粮食可以不足,民众的诚信却不能丢弃。
众: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甲:二十一世纪的一天,一个孩子问他的父亲――
  乙:人为什么要撒谎?
  丙:父亲回答:撒谎是怯懦的表现,勇敢的人,不需要撒谎。
  丁:那诚实有什么好处呢?
  甲:诚实是力量的象征,它能给我们带来尊严和智慧。

  歌队:(重复副歌)
  披戴着阳光前行,
  哪怕你孤独无奈。
  得道多助,前路无限,
  你们定将澎湃!

第二场 冲突

  [情绪提示:史诗剧基调,杂剧因素,亦庄亦谐,幽默,批判,发人深省]

说书人:在遥远的大海中有一个小岛,那里的人们朴实诚信,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欺诈、隐瞒。忽然有一天,小岛上来了三个人,要给他们洗洗脑。

 [情绪提示:史诗剧基调,杂剧因素,亦庄亦谐,幽默,批判,发人深省]

说书人:在遥远的大海中有一个小岛,那里的人们朴实诚信,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欺诈、隐瞒。忽然有一天,小岛上来了三个人,要给他们洗洗脑。

反甲:没听说克隆人连体啊?
反乙:没听说潜水艇上天啊?
反丙:没听说火星上也有厄尔尼诺现象啊?
反甲:怎么居然还有人提“诚信”?
反乙:怎么居然还有人写“诚信”?
反丙:怎么居然还有人粉墨登场演“诚信”?!脑子进水!
众反:给我洗!

  反甲:诚信不就是脑子进水么?“人心比万物都诡诈”,欺诈是人的本性。
正A:诚信就是真心实在!“是非之心,人皆有之”,讲人性,这也是人性。
反乙:诚信不就是讲谋略么?杀死人偿命,骗死人不偿命。天底下,骗子手最聪明。
正B:诚信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诚信的人最智慧。
反丙:诚信不就是讲大话么?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
正C:假充真来终是假,虚作实来毕竟虚。谎言就是重复一万遍,也是谎言。
反甲:诚信不就是混个好名声么?好的声望,是永远找不开的钞票。
正A:诚信就是珍惜做人的名誉。坏的名声,是永远挣不脱的镣铐。
反乙:金玉其外人人都瞧得见,败絮其中几人能看穿?我就是不诚信,你能怎么着吧?
正B:你能在所有的时候欺骗某些人,也能在某些时候欺骗所有的人,但你不能在所有的时候,欺骗所有的人。
  
反丙:我看诚信就是自甘堕落,把自己的伤疤亮给别人看,典型的暴露癖倾向。这年头,不吹大点谁相信你呀?
正C:只会说空话的人,还不如一头畜生。
众反:骂谁呢,你们?(摇滚说唱)情况太复杂,现实太残酷。如果不欺诈,就不会有出路。不服行吗?你们诚信一个,我就诈骗一个。还反了你们了?

正A:没有诚信,老百姓能过上好日子么?!
反甲:我们喜欢,互相骗着玩,没事偷着乐,你管的着吗?
正B:没有诚信,社会能发展么?!
  反乙:没有欺诈,你能把亲戚朋友同事老乡的钱,装到自己口袋里吗?没有欺诈,去年的月饼,今年还能卖出去吗?

  正C:没有诚信,人生能幸福么?!
反丙:(激动地)幸福!只有欺诈,我们才能如鱼得水,如牛得草。没有胸,咱们隆一个;没有鼻梁,咱们垫一个;没眉毛,咱们纹一个;没眼皮,咱们拉一个;没睫毛,咱们种一个;没酒窝,咱们挖一个;没文凭,咱们造一个;没大脑,咱们偷一个。公司业绩不振,咱可以买通会计师造假帐,球队成绩不好,咱可以买通裁判吹黑哨啊!

正A:如果商店里卖的都是毒大米,你们还敢吃饭么?!
众反:(歪头)嗯!我们就不吃饭。
正B:如果火车都不按路线开,你们还敢出门旅行么?
众反:(侧脸)嗯!我就不出门。
正C:如果医院里用的都是假药,你们还敢生病么?
反甲:(扭胯)我们就不生病。
正A:不吃饭,不出门,不生病,这还是人么?

[众反面人物在正派人全体的歌声中,逐渐被正派人的形体队伍所淹没。]

正派人全体:(唱)

  没有人能够永远隐藏,
  无论依靠软弱、刚强。
  一切都会暴露在阳光底下,
隐藏的日子不会太长。
(重复)

第三场 忏悔

  [情绪提示:孤独。]
  [舞台: 净场与集体场面交织。
  [以朗诵为基础,结合重唱、齐唱与合唱,角色可以跳跃性置换,调度与舞台方面结合,确立一个活动的基本状态。风格:凝重的。]
  [定点光中,女演员某上,唱一首动听的歌。]

  歌曲《春天第一缕阳光》
  (女声独唱)

  春天第一缕阳光,
  鲜花欲燃似火,
  你的透明的眼睛,
  还有我热烈的歌。

  冰雪融化的野地,
  秋天收割的稻,
  河底分明的石头,
  河面上坚固的桥。

  地上笔直的大路,
  人们直率的心,
  四季不变的风雨,
  青春美丽的人。

  [灯灭,其他演员上。]

 故事一:陌生人

我听说有个人天还没亮就去浴池洗澡,半路上遇到了一个朋友。他对朋友说:“你能陪我去洗澡吗?”回答说:“不行,我还有事。不过我可以陪你走到浴池门口。”但是还没到浴池时路过一个岔口,他的朋友也没打招呼,就拐向另一条路走了。而恰在这时,过来一个陌生人,想伺机偷他的东西。由于这时天还没亮,他并没有看清这是谁,还以为是他的朋友。于是,他从兜里掏出一袋金币,交给了陌生人,并说:“好兄弟,替我保管一下,等我洗完澡出来再还给我。”陌生人接过了金币,便等候在那里,直到他从浴池出来。这时天已经大亮。他穿好衣服,径直走去。这时陌生人叫住了他,说:“年轻人,把金币拿回去吧,你快走吧!今天我为了给你保管金币,已经耽误了自己的事。”这人问:“这是谁的金币,你是什么人?”回答说:“你不认识我,这金币是你给我的。”于是又问:“既然咱俩不认识,怎么不把这金币拿走呢?”答道:“这个钱是你托我保管的,我应当如数交换。因为侵吞受人委托保管的东西,是不道德的。”

  故事二:羊群

据说有个人有一群羊,他雇佣了一个牧人为他放羊。牧人每天挤完奶,便把奶提到主人那里。主人往奶里兑了同样多的水,之后又交给牧人拿到集市上去卖。牧人劝诫主人说:“不要这样做,不该欺骗顾客,欺骗者终没有好下场。”主人对牧人的话置若罔闻。
凑巧,有天夜里,牧人把羊群留在河谷,自己跑到山顶睡觉去了。时值春天,山地一带突然下起了大雨,山洪暴发,将这群羊席卷而尽。
  第二天,牧人来到主人家。主人看他两手空空,便问:“怎么没有带奶来?”牧人回答:“我不是对你说过奶里不能搀水吗!还说过不要骗人!可你偏不听。结果现在那些水聚到一起,把你的羊群席卷而去了。”

  故事三:杀熟

  大伙认识我不?告诉你:网络传销总经理--学名叫做CEO!

  基础差点咱不怕呀,当不了贵族的后裔,咱还不能当贵族的祖先?!大老爷们不好当啊,好汉子不挣死钱,我就搞传销。我先杀熟,后杀生,杀完八戒,杀唐僧。我杀亲戚,杀老乡,杀完同事,杀同窗,就连我老丈人一家也未能幸免啊!几年下来,这存折上少说也有几十万,我终于也混成款了!可是,几十年的老关系一个不剩全搭进去了!

  如今我一回家,我就发怵。老婆不理我,孩子不认我,爹妈正眼都不瞧我。亲戚老乡,被我骗得狠的,都恨不得掐死我;被我骗得轻的,大老远一见我就躲,能绕出二十里地去。看来,两条腿的已经靠不住了,想交流点感情,只能去找四条腿的去了。

到如今,就算我在舞台上当众上吊吊死,人家还怀疑我诈骗保险金。为了让自己心里好过点,我就出去捐款,可人家都不敢收我的钱啊!我就是说实话、做好事都没人相信了。说实话都没人信了,多可怕啊!

女演员:既然这样,为什么要欺诈呢?
女演员: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放弃谎言,过干净日子呢?

  众人:(合唱)

  我们也把自己责怪
  丢失了内心的实在
  多么希望时光倒流,
  让一切都从头来。

  歌队:(唱)

  让一切都从头来,
  未来有无限宽怀,
  诚信甘霖洒满大地,
  人间必将友爱。

  [第三场开头时上场的某女演员又出来,在定点光中独唱]

  女演员某:(唱)

  春天第一缕阳光,
  鲜花欲燃似火,
  你的透明的眼睛,
  还有我热烈的歌。

  集体:(唱)

  一颗心是真心,
  岁月天地可鉴;
  一句话是誓约,
  多少年一直不变。

第四场 誓约

  [情绪提示:誓言、颂歌、号召,全体进入圣咏状态安宁、号召、喜悦、无邪]

  [舞台:开阔,澄明,生机盎然,舞蹈朴实、干净、有力。
  [由个别演员的独诵进入部分演员的合诵,再到全体演员的集体朗诵,配合分发印有《诚信守则》的传单,使现场人手一份,工作人员、观众、专家、导演、剪辑师都朗读起来,以致场外朗读,以致沸腾。第一节的形体大活动和大合唱可以融在里面,以首尾呼应,结构完整。]

  《诚信之约》

我们谨以一颗炽热之心,立下《诚信之约》:

我们祝愿,诚信的种子,播撒荒芜的心田;
我们期盼,诚信的利剑,斩断欺瞒的锁链。
我们牢记,古往今来,那些诚信的教导;
我们神往,茫茫人间,那些诚信的榜样。

我们呼唤,彼此诚实,一清如水;
我们呼唤,与人和睦,言行相称。
我们承诺,对家庭尽心,对社会尽责;
我们承诺,对朋友忠诚,对世人关爱。

行动起来,我们依靠智慧,释放光明;
行动起来,我们珍视生命,热爱荣誉。
行动起来,我们留下美好,传递希望;
行动起来,我们担起道义,创造幸福。

披戴着阳光前行,我们看似孤独,却充满力量;
众多心灵汇成江河,涓涓细流,我们必将澎湃!

  [主题回归,弦管齐鸣下的合唱:]

  《天地之间有真心》

  天地之间有真心,
  赤诚如火焰,
  播撒希望光芒,
  传递信念!
   
  天地之间有真心,
  公正似利剑,
  斩断欺瞒锁链,
  从义向善!

  披戴着阳光前行,
  哪怕你孤独无奈。
  得道多助,前路无限,
  你们定将澎湃!

  天地之间有真心,
  体现你尊严,
  言行为你见证,
  永恒不变!
  
  天地之间有真心,
  智慧如闪电,
  判别是非曲直,
  别无他选!

  (重复)

  披戴着阳光前行,
  哪怕你孤独无奈。
  得道多助,前路无限,
  你们定将澎湃!

  (全剧终)

63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网络版《三字经》

Friday, August 31st, 2007

网之初,性不善,阿帕网,为冷战。苟不用,性乃迁,实验室,始相连。昔黑客,爱钻研,只图名,不为钱。反复试,日夜干,互联网,终出现。

网之性,曰平等,倡免费,不记名。戴假面,网上走,无人晓,汝是狗。话虽粗,理不谬,隔着网,看不透。

上网者,曰网虫,分大小,不相同。最高级,是大虾,不明白,要问他。次一等,是小虾,建主页,有个家。初学者,叫菜鸟,水平低,态度好。

网上交,是网友,聊上瘾,不想走。网友见,叫面掐,酒喝完,不想他,是美眉,送回家,以后事,不说吧。

网上想,网下盼,没几日,成网恋。谈网恋,有争议,幸运儿,言其利,相识快,相知易,相见欢,甜蜜蜜;上当者,言其弊,终身事,当儿戏,以乱始,终遭弃,后来者,当警惕。

大而全,是门户,从摇篮,到坟墓。小而全,叫垂直,不用它,不相识。卖东西,叫电商,货到门,不用慌。

管理者,分等级,在其位,司其职。CEO,执行官,权力大,管得宽。COO,运营官,千万事,一肩单。CFO,管财务,全靠他,铺财路。C AO,管艺术,没有他,站不酷。

留学生,海外回,有外号,叫海归。写计划,拉投资,招人马,建公司。写字楼,亮堂堂,几百人,各自忙。有设计,有编辑,写程序,做专题。财大者,气必粗,两三月,网站出。

网站成,做广告,注意力,很重要。刷车身,贴地道,广告商,拍手笑。一时间,网站冒,拉大旗,吹气泡。众媒体,网络靠,网建成,财神到。众人才,网站跳,钱包鼓,美眉绕。众写手,夸网妙,谁说不,土老帽。众财团,排长号,你敢卖,我敢要。

新经济,新模式,高风险,高收益。盼并购,盼上市,肯坚持,就胜利。钱如水,东流去,都不信,会倒闭。狠烧钱,猛炒作,富斗富,阔比阔。玫瑰梦,莫道破,富贵日,我且过。

忽一日,钱告急,月工资,凑不齐。投资商,齐撤退,还欠着,水电费。裁员工,减月薪,弄潮儿,泪沾巾。扑通通,网站倒,绣花枕,一肚草。创业者,撒手跑,乘波音,西去了。

网络股,曾辉煌,一夜间,身价涨。梦正好,夜正长,谁承想,枕黄梁。泡沫破,神话完,吆喝易,赚钱难。股价跌,股民怨,股票抛,天下乱。垃圾股,讨人厌,C EO,团团转,COO,赶紧换,CFO,不吃饭,CAO,别处骗,凄凄惨,声声慢。

冬天来,春不远,你唱罢,我开演。后来者,不服气,重打锣,另开戏。说宽带,道无线,新游戏,新概念。幸存者,笑嘻嘻,对手死,我第一。不赚钱,我着急,新广告,大如席。伊妹儿,要收费,网友们,别怪罪。西风恶,行情薄,对不起,我要活。

做网虫,真轻松,波澜阔,我不惊。花艳艳,草青青,引流觞,笑西风。一醉后,写下这,网络版,三字经。

60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歌(11-12)

Friday, August 31st, 2007

  十一
  
  当校园里的情侣们不再为找不到空闲的石椅而发愁,当洗刷间里不断传来冲凉的人们饿狼般的嚎叫,当食堂里男生们专注的目光从女生转移到红烧肉的时候,聂小旭就知道冬天已经来临了。
  
  他呆呆地立在窗前,想把凌乱的思绪理出头绪来。进入大学才四个月了,他觉得已经历尽繁华和沧桑。洛夫有句诗:“夏也荷过/秋也蝉过”,而自己呢,也曾湖畔过,也曾海滩过,图书馆过,联谊宿舍过,扑克过,啤酒过,托尔斯泰过,叔本华过,齐秦过,里查德·克莱德曼过——而到头来全是一场空。
  
  “全是一场梦!”他自言自语道,“我们度过了多少个狂欢之夜。”
  
  他想起同闻莺的宿舍结成联谊宿舍的那个晚上,他们在宿舍里唱歌、表演小品、相声,脱掉鞋子整夜地跳舞;还有海边的露宿,因为点起篝火惊动了巡逻的解放军;在一个大潮涌动的晚上,只因为闻莺说了句“现在谁要是游泳,那才算是勇敢。”就纵身跳入黑漆漆的海水——然而到头来却是一场空。
  
  “我在浪费着自己的生命,我什么也没有做。我对不起我的生命、我的青春、我的上帝,也对不起我的爱情。吕锋说得对,跳海并不表示勇敢,真正的勇敢是敢于正视现实,战胜自己。恺撒三十岁的时候想到自己一事无成就大哭了一场,而我马上就要十九岁了,依然一事无成。也许明天我就要死了,那么世界上有谁会相信我的才华呢?”
  “但是成就了事业又有什么意思呢?恺撒当上了皇帝,最终还不是被人刺死吗?人为什么活着?”他开始在屋里来回地踱步,却找不到答案。“人是为活着而活着。这是毫无意义的蠢话!那么生命就是无意义的,象他们所说的那样——
  鸡是一个鸡蛋复制另一个鸡蛋的工具。”
  他盯着窗外川流不息的人群,对自己说。
  
  “瞧瞧吧,这些男男女女,他们象猎犬一样找寻着自己的快乐,找到了就立即享受,一分钟也不愿耽搁。为什么我要想这些苦恼的问题?我并不比他们更优秀、更聪明。”似乎是为了证明这一点,他向玉泉楼走去,玉泉楼是A大六座女生宿舍楼的总称。中国的大学有两个地方的戒备是可以与五角大楼相媲美的,一是图书馆,二是女生宿舍楼。
  
  但这里却是个例外,除去中午和夜间,允许男生们自由出入。
  
  小旭敲了敲门,直到听见请进的声音才走进去。屋里只有吴晴柔一个人在练书法。
  
  “闻莺出去了。”没等小旭开口,她抢先说。
  
  “你怎么知道我来找她?”小旭不高兴地说,“难道找你还不行吗?”
  晴柔笑起来,放下毛笔。“怎么不行,只是我怕闻莺回来找我算帐。”
  “求你别开这样的玩笑,你知道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小旭认真地说。
  
  “我也没说你们是特殊朋友啊。好吧,那你请坐吧。喝水吗?用你普通朋友的杯子。”
  小旭觉得,那次辩论赛使他和晴柔之间形成了一种默契。他愿意坐下来同她聊聊。
  
  “她们都干什么去了?”
  “跳舞,老乡聚会,还能干什么。”晴柔拉过一把凳子在他对面坐下。
  
  “变了,都变了。”小旭摇摇头。
  
  “你说谁?”
  “你们宿舍的人。你看,刚入学的时候就象是一幅墨迹未干的字画,现在呢,象刚刚装裱过一样。”
  “包括我吗?”晴柔乌黑的眼睛盯着他问。
  
  “不包括你。你是刻在石头上的字,不需要裱。”
  “你这是在奉承我,还是在骂我?”
  “都不是。”沉默了一会儿,小旭问:“哎,你那位北大的男朋友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怎么,你关心起他来了?”
  “我只是想知道,他是不是很优秀。”
  “目前来看,还算得上优秀。”
  “你们宿舍的人,是不是都找到了优秀的男朋友?”
  晴柔笑起来。“看你费得这劲,你直截了当地问她有没有男朋友不就得了。”
  小旭的心提到嗓子眼,“那她有吗?”
  “没有。”晴柔说,“据我所知,还没有。”
  “不过,她经常和那个新闻系的研究生在一起,对吗?”
  “你是说那个‘神农氏’吧?”
  “‘神农氏’?”
  “那个研究生的外号,因为他谈过很多女朋友,我们女生就给他取了这个外号。”
  “那为什么叫‘神农氏’呢?”小旭不解地问。
  
  “亏你还爱好文学,连‘神农氏’遍尝百草,最后中毒而死的典故都给忘了?”
  “太妙了!太妙了!”小旭哈哈大笑起来,忽然他想到自己面临的挑战,热笑变成了冷笑,说:
  
  “这可不太好,她家在新疆,应当找个‘有巢氏’才好。”
  “不,她什么氏也不会去找。她知道只有一个人真正地喜欢她。”
  “她知道吗?”小旭望着她的眼睛。
  
  “她知道。”晴柔深深地点了一下头。
  
  “她更应当知道,那个人喜欢她,就象高尔基喜欢读书一样。”
  晴柔没有听清,等他将原话重复了一遍之后,就开怀大笑起来。小旭也跟着一起讪讪地笑。他知道只有晴柔这样聪明的人才明白他这句话的幽默。若是对别人,他必须加上解释:
  
  “高尔基说过:‘我喜欢读书,就象饥饿的人扑到面包上一样’。”
  
  十二
  
  树叶上还挂着雨滴,空中弥漫着潮湿的气息。孤零零的路灯将银白的光投射在路面上,静得只听到雨水的“滴答滴答”。忽然,空中传来“滋滋拉拉”的噪音,几秒钟后,一个清澈的女声响起。
  
  “同学们,再过半个小时,1988年就要过去,崭新的1989年就要来临了。……
  
  下面,把费玉清的这首《珍惜来临的一年》奉献给大家,千言万语都在歌中!”
  有人说岁月太匆促,转眼又一年从手掌中溜走。
  是不是没有做什么,就这样让时光留不住?
  年轻的岁月也许不曾感觉,生命是如此短促。
  如果你期待有收获,不要犹豫,不要错过。
  过去的岁月已不会再回头,未来的路仍然要走。
  在新的一年来临的时候,请你接受这一份祝福。
  
  在校园里一块僻静的高地,聂小旭和闻莺轻轻拥抱着。时光早已停止了流动,只有幸福,神秘的、深邃的、不可期待的幸福。
  
  “你的心跳得好快,好重。”
  这话如果出自一位大夫之口,小旭肯定会紧张万分。但由心爱的人说出来,他觉得快乐无比。
  
  来到了物理系的宿舍楼下,闻莺拉住他的手:“对不起,小旭,我们宿舍还有联谊宿舍的人都在等着我。我还是去一下的好。”
  “为什么不呢?”小旭快乐地说。对于八六物理系的憎恨早已无影无踪,他感觉象送妹当红军一样高兴。
  
  迈着轻捷的脚步回到宿舍。途中一个酒瓶在身边爆炸,他敏捷地跳开,抬头朝楼上那隐藏在黑暗中的恐怖分子送去一个快活的微笑。宿舍里的人竟然都睡着了!不!他们真傻,他们怎么能睡觉呢,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幸福的夜晚。
  
  “只能听听北岛是怎么说的了。”他翻开那本诗集。
  
  如果明天
  枪口和血淋淋的太阳
  逼我交出
  青春、自由和笔
  我也决不交出这个夜晚
  决不交出你
  站在楼顶上,远处的灯火一片辉煌,大海在看不见的黑暗里奔流,低低地咆哮。
  
  几颗星星从云层里挣脱出来,洒下寒冷的光辉。聂小旭高高地举起双手,心里一遍遍喊着:
  
  “快来吧,新年!快来吧,幸福、痛苦、未知的命运!一切的一切,都来吧,我拥抱你们!”
  
  (完)

61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 14 15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