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旧作’

新铡美案

Friday, August 31st, 2007

新铡美案

第一场

(锣鼓响,包公上)

包:包龙图审罢了王红一案,
兴冲冲回官邸稍事休闲。
打开了586上网观看,
收一收伊妹儿看是否有人喊冤。

(白)这么多信!看看这封–

尊敬的用户:千万别烦,
千真万确,上网可以赚钱,
昨天我已收到支票两千,
您只需点击以下网址就可成为会员。

(白)这垃圾信着实可恨呢!这是什么?《黑板报文艺周刊》电子杂志,电子杂志我只订过《法制周刊》,怎么把什么黑板报白板报也给发来了?可恼啊可恼!咦!这封的标题怎么写着–冤!冤!冤!

一见冤字我心头一颤,
这世上不平事何止万千。
有孕妇逛超市手指剁断,
有行人过马路命丧黄泉。
有赃官喝人奶一日三遍,
有酷吏割人舌惨绝人寰。
有市长写一字获金八万,
有穷人干一年颗粒无还。
包拯我在朝廷一日为官,
定与这黎民百姓雪洗陈冤。

(秦香莲上)

秦:(白)苦哇……

香莲我自幼儿许配赵家,
我和赵忠祥不认识我怎能嫁他。
在聊天室里我看上了人一个,
他的名字叫陈世美,是个数字青年、网站CTO,
人人都把他夸。

我们约好这周末来见面,
可我左等右等前等后等
还是不见这个大傻瓜。
(白)包大人,您一定给奴家做主。

包:秦香莲,你有什么冤情?

秦:我冤,我冤死了!我和陈世美本来约好今晚7:00在麦当劳门口见面,接头信号是:他拿一盘《大话西游》,我拿一张《精品购物指南》。现在都8:30,这小子连个鬼影都见不到,肯定去泡哪个美眉了!你说冤不冤啊我!!

包:秦香莲,你和那陈世美可曾认识?

秦:都认识三天了,可就是没见过面。

包:这老夫就不懂了,如何认识三天,还未曾谋面呢?

秦:包大人,我和那陈世美是在网上认识的,没象咱们这样面对面见过。

包:未曾谋面,那你如何能看上他呢?

秦:哎呀,包大人,您这就土老帽了,在网络上谈恋爱不需要见面。到聊天室那么一泡,一晚上就能泡上那么十个八个的。

包:你和陈世美出来会面,可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秦: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得了吧您哪。甭说见个面了,就是夜不归宿也不用请示家长啊!打个电话不就结了。(打电话状)妈,今天晚上公司加班做网站,我就不回去了。网络公司嘛,哪有不加班的。您放心吧,同事们都在,挺安全的。

包:哎……真是礼废乐崩,世风日下呀!

秦:哎呀,包大人,您就别读《上海宝贝》落泪、为现代人担忧了,求求您赶紧把陈世美给我抓来。

包:这个闲事老夫管不了。(拂袖而去)

秦:哇塞,还不管?哼,这个该死的陈世美,你不来,本姑娘还不伺候你呢!我去找网络作家心有些乱去!(下)

第二场

(陈世美上)

陈:(白)苦读寒窗十余年,熬了个网站管理员。

陈世美毕业于山东工程学院,
分配到推土机厂干了三年。
幸亏我金山词霸用得熟练,
互联网比别人多上了几天。
招聘会上我小露了一手,
当上了某网站技术总监。
月薪嘛,顶我过去干上一年,
还持有2000股股票期权。
美中不足,终身大事尚未解决,
因此上才到聊天室整日瞎转。
却说是那一夜眼乏人倦,
猛抬头,瞥见了五百年风流业冤。

(韩齐上)

韩:哥们,你这几天怎么无精打的?

陈:是韩齐兄啊。我,我没什么?

韩:没什么?我看你印堂发暗,八成是被网上哪个狐狸精给钓上了吧?

陈:韩兄取笑了。

韩:(白)还不承认,看我套他一套。

世美兄技术好风流年少,
有多少美娇娥绣球暗抛。
只可惜世美兄心高志傲,
到头来光棍一根无依无靠。

陈:可叹呢……

韩:却说这互联网本是为光棍所造,
聊天室里找情人最是新潮。
恨只恨网络上美女稀少,
更有人男扮女装阴阳颠倒。
偶遇个俏佳人却是红杏出墙春意闹,
她夫君若知情定拿你不饶。
就算你遇上个单身女子花容月貌,
也难保她不心如花四处招摇。

陈:韩大哥讲话理太偏,
谁说美眉都是骗。
安妮宝贝为真情告别薇安,
芭蕉美眉写出了《蓝色海面》。
我那夜就遇到一美貌天仙,
她纯情似水、纤尘不染,
她的名字叫秦香莲。

韩:哈哈哈哈,世美兄终于说实话了。这么说你遇上了秦香莲,真是可喜可贺啊!

陈:愚兄我为这香莲整日茶不思饭不想,你还向我道贺?

韩:(白)他还真陷进去了,唉,陈兄啊–

遇美女、陷网恋是人生大事,
这其中的道理你得细听端的。
网络上俊男女眉来眼去,
为的是求快乐浪漫一时。
下棋时象走田马要走日,
网恋时也不能坏其中的规矩。
第一条心态要放得整齐,
须知这男欢女爱是天经地义,
不要让旧思想、旧礼教束缚了心思。
待月西厢为的是鸳鸯同戏,
断桥相逢也不过是一场艳遇。
牛郎遇织女那是傻小子的运气,
非要做夫妻那是自讨没趣。
梁祝化蝴蝶简直是两个弱智,
没缘分就拉倒,找新欢还不容易。
怕只怕象老兄这样的痴情男子,
沧海干、桑田陷犹不忘巫山仙子。

陈:(白)贤弟什么话?–

我陈世美也是新思潮里长大,
岂不知这其中的真真假假。
(白)你说的我都懂,王朔老师教育我们这么多年,现在谁还玩真的?

韩:陈兄知道就好!你和那秦香莲有没有见面啊?

陈:说起了见面事真正可恼,
这做IT同卖身不差分毫。
我们俩昨晚上本应当相会麦当劳,
谁承想,临下班接通知、要开会研讨,
我有心打电话没记下号,
我有心早点跑又怕被炒。
没办法只能够忍受煎熬,
十点半到那里只见玉散香飘。

韩:这没办法,谁让你挣那么多钱呢?这次见不到也没关系,你不会约下次吗?

陈:今天早上我急急在网上将她找到,
约好了本周末相会在大北窑桥。
(白)但愿别再开会!

韩:好,祝陈兄马到成功,别忘了我的忠告。

陈:忘不了,忘不了。

(二人齐下)

第三场

(陈世美、秦香莲分别拿VCD、报纸上。陈上前问秦。秦高兴地跳跃,两人握手。走,聊,过马路,汽车驶来,两人手握住。到马路对面,手依然握住。入餐馆,推让菜单,谈,吃,饮,笑,抢夺帐单。出门,上出租车,拥抱。下车,上楼,灯亮,灯灭。一夜过去)

陈:亲爱的,几点了?

秦:才十点钟,再睡会儿。

陈:糟了,我十点钟要开会!

(陈跳起,洗,漱、穿衣,秦坐起,吻,告别,再吻,再告别。陈出门,跑,打的,绝尘而去。秦起,立,走,立,眺望。)

第四场

(王朝、马汉上)

王:马汉哥哥,好!

马:王朝弟弟,好!

王:昨晚的球看了吗?葡萄牙在加时赛被裁判吹了点球,输了,真可惜。

马:看了看了!实在气愤,这个裁判黑哨吹得也太邪乎,要是搁我们大宋啊,早让球员给打死了。

王:不对,依我看,(四处打量,小声)早让足协给保护起来了。

马:莫谈国事,莫谈国事。

王:好,问你点正经事吧。你网站有熟人吗?我家里有个亲戚,来到咱们开封府想谋个事做。

马:你还真问对人了,我认识一个叫猛小蛇的,在网站做CAO。我给你问问他,哎,你家亲戚是做什么的?

王:他是学厨师的。

马:我给你问问。(打电话),他说可以到他们网站去。但就是活太辛苦,半夜要伺候着网民们点菜。

王:没什么,没什么,我家亲戚还年轻,这点苦还吃得了。问他什么时候能上班?

马:哦,他说,要上班啊,最好快点去。这星期要是不去呀,说不定下星期他们就关张了。

王:啊,这么快。(里面传来包公的声音:王朝、马汉!)

王、马:有,包大人您吩咐。

(包拯上)

包:刚刚接到110举报,
一女子孤身在家怕受骚扰。
命你俩火速到这女子家里,
若有作奸犯科者定抓不饶。

王、马:得令呢!(下)

第五场

(秦香莲上)

秦:本姑娘今天我心情不好,
身懒懒、意迟迟把娥眉轻描。
自那日与陈世美共度良宵,
方知道把那阿佛罗蒂特惹恼。
我这厢早已是云收雨住,
他那边却还是情思未了。
早知如此就不该投以琼瑶,
到如今似被这痴情郎套牢。
连日来他总是电话里相扰,
约我看电影看话剧没完没了。
我有心答应他,怕他情焰重烧,
我有心了断他,又怕传出去不好。
今天他来电话非要见面,
一小时后来这里不晚也不早。
我有心出门去躲避一番,
怎奈是患感冒身体不消。
问网友这种情况如何是好,
网友说拨110可避免纷扰。

(白)有人敲门了。谁呀?

(王朝马汉上)

王:是我们,大理寺二大名捕,王朝、马汉,我们奉命来保护您。

秦:有证件吗?

马:有包大人的数字签名,请过目。

秦:进来吧。

王:小姐,您需要帮助吗?

秦:呆会儿,有个小伙子要过来看我,我怕出什么事。您二位来得正好,麻烦你们躲在里屋,一旦客厅里有风吹草动,你们就出来。

王、马:是,小姐。谢谢,烟我们不抽,水我们自己有,我们是文明值勤。

秦:香莲我把两位名捕藏好,
陈世美呀陈世美,你可别自寻烦恼。

第六场

(陈世美、韩齐上)

陈:(白)君住城之南,我住城之北,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自来水。

自那日与香莲桥畔一会,
相思愁、离别恨透入骨髓。
从今后,良辰美景全都枉费,
从今后,梧桐细雨全都泪垂。
从今后,金肴玉馔索然无味,
从今后,富贵荣华枉然如寐。
从今后,苦酒滴滴沉沉地醉,
从今后,别梦依稀浑浑地睡。
再不信什么缘法深浅多与寡,
我只要赤条条来去无牵赘。

韩:陈兄,几日不见,你越发地瘦了。

陈:我正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韩:看来你同那秦香莲是见过面了,怎么样,搞掂没有?

陈:沧海已成水,巫山布满云。挥手兹兹去,一步一断魂。

韩:好啊,好啊!这样的艳遇得来不易!下次什么时候见面啊?

陈:我约了她多次,她都推说有事。

韩:这就对了,我跟你说过,现在的女孩都这样,都和李白写的侠客似的,“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身去,深藏身与名”。现在人家已经事了拂身去了,你也就别再想着了。

陈:不,我要见她,我要娶她。

韩:嘟,应该把你红牌罚下,你犯规了!游戏规则我早告诉你了,金风玉露一相逢就完了,别再缠着人家不放!

陈:我不管什么游戏不游戏,规则不规则,现在的问题是我每天每时每刻都想着她!我要去见她。

韩:慢着,你去见她干吗?

陈:问问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韩:你弱智啊?她怎么想的难道你不清楚!这无数次的拒绝,说明了什么?人家不希望你再打扰她了,懂吗?GAME OVER,游戏结束了!

陈:那我就把她绑起来问。

韩:你丫《恋爱的犀牛》看多了?孟京辉支的着能用吗?在戏里那叫浪漫,在生活中那叫犯罪!

陈:那我要是不绑她,包大人就不能铡我,包大人要是不铡我,王佩也就挣不到稿费了,咱这《新铡美案》也就演不了了。

韩:绑还是要绑,铡也是要铡,让他们到戏里演去。

陈:那我们呢?

韩:且去填词。

陈:且去填词–

了悟非真悟,无知原是知。问佛我何在,天地一花痴。

韩:真悟即未悟,问佛已失佛,痴者自己盲,风声当花语。

陈:醉烟寻,梦眼寻,斜阳杜宇啼重林,饥狐窜荒坟。
生无缘,死有魂,断云残月又当门,夜半鬼听琴。

韩: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魂魄飞散处,无处可徘徊。琴韵夹鬼哭,利剑断情怀。命自有去路,何必多安排?

陈:暮霭沉沉滞昏黑,冷月惨惨渐熹微。醉生梦死全无我,苦肚柔肠还为谁?此去应知身似木,归来更觉心如灰。网上几多春花雨,化做残泪搅天飞。

第七场

(报童黑心杀手拿一叠报纸上)

黑:号外号外,男网友恋爱不成绑架女网友,今天在开封府开铡问斩呢!

(幕缓落)

观众甲:这陈世美也是的,都是新新人类,绑人家秦香莲干吗?

观众乙:这么一演陈世美倒成好人了。

观众丙:女性刚获得这么点自由,他们就这么奚落了。

观众丁:广告上不是说《风月无边》原班人马吗?怎么没看见“盖中盖”?

观众戊:这陈世美丫也没种,也没敢真去绑秦香莲,去填他妈什么词。弄来弄去,都是耍嘴皮子。

观众己:看见了吗?以后少跟你那些网友来往。

观众庚:这种好事我怎么没碰见过。

观众辛:走吧走吧,回家上网碰碰运气。

(剧终)

29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第41号法案

Friday, August 31st, 2007

  “你们不要幸灾乐祸,灾难飘来飘去,有一天也会落到你们头上。”–《被缚的普罗米修斯》
  “伸冤在我,我必报应。”–《旧约·出埃及纪》
  

  从监狱的铁门里走出来,汤姆发现这已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诺斯岛(Nothisland)了。马路比十年前宽阔多了,许多高楼大厦从原先寸草不生的地方冒了出来,还有许多大楼被林立的吊塔和脚手架围着,象还没有蜕变的丑陋的蛹。
  
  一个月后他来到一家日本人开的建筑公司上班,他的工作是开卡车。他工作非常卖力,别人每天拉100吨的土方,他要拉120吨。

  半年以后的一天,他的上司山田课长把他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里。
  
  “汤姆,你工作非常努力。我决定提升你做运输组的组长。”山田微笑着说。
  
  “谢谢,山田先生。”他必恭必敬地低着头,“感谢您的提拨,但我怕自己不能胜任。”

  “哈哈,你变得象我们日本人一样谦虚了。”山田大笑起来。
  
  “山田先生,我不想当组长,我有一个要求。”他抬起头,眼里闪着光,“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我想开压路机。”

  山田惊讶地张大了嘴巴,“那可是二等工人干的活,你怎么放弃组长的职位,做一个二等工人?”汤姆垂下头,眼睛里的光暗淡下去。
  
  “不过,汤姆,既然是你小时候的梦想,我就答应你。不过,你需要先培训两个月,培训期间只能拿学徒的工资。”

  汤姆欣喜地抬起头,连声说:“谢谢。”

  “每个孩子都有个梦想,我小时候的梦想是做一个公正的法官。”山田伸了个懒腰,“好好干吧,汤姆,你还有升迁的机会。”
  
  夜把建筑公司破旧的宿舍楼包裹起来,窗外传来汽车轰隆隆行驶的声音,一束灯光在白墙上晃过,在半梦半醒的迷醉里,他又被带回了十年前的那个夜晚……
  
  海伦,穿蓝裙子的海伦,风在耳边呼呼地吹,半空中浮着一轮月亮,自行车轮在旋转,海伦的双臂,温暖在腰间传递,火苗顺着脊髓蹿上来,这个夜晚只属于爱情,只属于我们……一束强烈的光打过来,急刹车的声音,玻璃破碎的声音,骨头从身体里飞出的声音,最后从遥远的天边传来海伦的呼唤–“汤–姆”。
  
  “汤姆·肖,根据第41号法案……”
  
  “哥们,快起床,上工的时间到了。”工友琼斯在喊他。
  
  今天是汤姆正式驾驶压路机上工地的第一天,施工组的组长告诉大家,今天要召开诺斯岛市政厅大会,车队要从岛西端的公路绕行。组长眯起小眼睛:“你们做梦都没见过那么多的大人物,能给这些大人物们让路是我们的光荣。小人物就是为大人物而生的!”

  由卡车、压路机、挖掘机、推土机组成的车队出发了,诺斯岛的早晨,海天一色,清风浩荡。汤姆紧紧握着方向盘,琼斯坐在副座上,哼唱着家乡的小调。
  
  “汤姆·肖,根据第41号法案,你应当对海伦女士的死负主要责任,司机亨利不负任何责任,而海伦女士,尽管她已经惨遭不幸,愿她的灵魂安息,她对此事故负次要责任。”

  “法官大人,这不公平。是他的汽车撞了我们的自行车,海伦死了,我也受了伤。而你们却说司机没有责任!!”

  “汤姆·肖,根据我们的勘察结果,事实就是如此。汽车属于正常行驶范围,司机亨利先生也是在正常驾驶状态下驾车。而你,骑车带人违章行驶,同时在人行横道内骑行,没有下车,你是引起这起事故的原因。”

  “不,法官大人,这不公平!!人都死了你们还这样讲。我是违反了第41号法案,但违反一个交通法案就得死吗?法官大人,你背着你老婆同别的女人上床,违反了婚姻法,难道要把你吊死……”
  没等汤姆说完,两个法警冲上来,汤姆感觉一串巨大火星从后脑燃起,顷刻是寂静的黑暗。
  
  “根据诺斯岛第41号法案第9条规定:‘行人、非机动车或机动车与机动车相撞,如果机动车无违章行为,有违章行为的行人、非机动车或机动车应负全部责任’。
  
  汤姆·肖无视第41条法案的规定,违章骑车带人,违章在人行横道行驶,并造成一人死亡。性质恶劣,情节严重,根据第41号法案第18条,第21条,宣判如下:
  
  一、汤姆·肖赔偿被害人海伦家属12万5千美圆;二、判处汤姆·肖有期徒刑11年。
  
  ……”
  
  车队突然停了下来,不远处停着两辆警用摩托车。
  
  “怎么回事?我去看看。”琼斯敏捷地跳下车去,一回儿他跑回来,“前面要来一个车队,全是大人物。”

  “可这是单行道啊。”汤姆自言自语,“按照第41号法案……”

  “别背你的法案了,老兄,赶紧往边上靠。一会车队就来了。”琼斯用力掰着方向盘,“你想挨警棍啊!”

  “我挨过十年。”

  “那还没长记性!”

  车队努力挤到路边的山坡,灌木和小树被压倒,一条可以供轿车通行的路被让出来。
  
  “你看,他们来了,多威风!”琼斯指着远处。
  
  公路上出现了一条黑色的车队,蛇一样地游来。不一会,就看到开路的旗帜飞扬、威风凛凛的摩托车队。两个路警向着他们敬礼。摩托车旁若无人地驶过,不远处,一辆加长凯迪拉克鲨鱼般游来。
  
  汤姆踩油门、拧方向盘,这个动作他练习了十年八个月零三天,40吨重的压路机向着鲨鱼群开去。公路上响起了连续的、沉闷的炸响,仿佛是地壳被压塌的声音。
  
  琼斯被惊呆了,眼睛定定地望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一张旧报纸,那上面通栏的大标题让他终生难忘:
  
  乱世当用重典,进步必有代价,谁敢违章,撞死白撞!–第41号法案获全票通过。

659 total views, 10 views today

网络乱谈禅

Friday, August 31st, 2007

○、引子
  王老山者,吾友黑心杀手王小山之兄也。自幼捞鱼捕虾,与网结下不解之缘。后入情话大学少年班,主修电脑,每日电脑前击键至深夜。房东大娘隔窗偷窥,以为特务发报,几欲报警。是夜,正风清月白、无可如何之时,忽见一天仙般美眉自屏幕中飘然而下,执其手曰:“还不砸了这劳什子,跟我!”老山遂掷电脑于地,挽仙子飘然而去,不知所终。房东大娘协联防来时,只见满地狼藉,检查其硬盘碎片,其中并无《考研圣经》等违禁书籍,只有文稿半卷,名曰《网络乱谈禅》。其文摘录如下:

一、知了
  为拍电视剧《禅师艳遇》,某导演通过网络挑选女演员。消息传出,倩女靓妹趋之若骛,然而几番面试,竟无一人中意。一日,有一女自称“幸福女孩”前来应选。导演问: “你想当《禅师艳遇》的女一号,可知什么是禅吗?”女孩答:“知道,蝉就是知了!”导演大呼:“知了,知了,知然后了,不知不了。女一号非你莫属了!”

二、竿头
  石霜和尚曾云:“百尺竿头,如何进步?”
  某CEO问:“已在那斯达克上市,如何赢利?”

三、情色
  一人问老山:“何为情色?”
  老山曰:“一日早起,不见了门前卖麻花的女子,于是题诗–‘去年今日此处过,人面麻花相对搓。人面不知何处去,麻花依旧下油锅。’–是为情色也;又一日,参加互联网展会,不见了熟悉的美眉,又题诗–‘去年今日此处来,人面电脑相映白。人面不知何处去,电脑依旧上展台。’–是为情色也。”

四、一指
  有张生上网成瘾,夫妻感情不睦。某日张生悔悟,对妻子发誓道:“我若是再上网,就剁掉手指。”竟从此戒网。一日上街,过网吧,见人气蒸腾,网瘾复发,遂入内上网。恰其妻路过此处。回家,骂张生道:“言而无信,你也算男人?”张生羞愤难当,挥刀剁右食指,登时鲜血迸溅,断指在案上蹦跳如活物。妻子大惊失色,然悔之晚矣。不出三月,两人离婚。张生心灰意懒,欲上网排遣。开电脑,握鼠标,按,空空如也,遂悟。

五、离魂
  五祖问僧云:“倩女离魂,哪个是真底?”
  老山问僧云:“美眉上网,哪个是真底?”

六、接触
  正值台湾当红写手痞子蔡春风得意访问大陆之时,王老山问他:“第一次亲密接触,接触之前是什么?接触之后是什么?”痞子蔡不能答,仓皇离去。

七、洗钵
  僧问赵州:“如何参悟?”
  州云:“吃粥了吗?”
  僧云:“吃粥了。”
  州云:“洗钵盂去。”
  老山问CEO:“网络公司如何发展?”。
  CEO云:“发工资了吗?”
  山云:“发工资了。”
  CEO云:“逛商场去。”

八、上树
  香严和尚云:“如人上树,口衔树枝,手不攀枝,脚不踏枝,树下有人问其来意。不回答,即违他所问;若回答,又丧身失命。正此时,如何回答?”
  王老山云:“发妹儿。”

九、信号
  一人问:“舒婷有一首诗写道–‘仅凭一个简单的信号/集合起星星、蝈蝈和紫云英的队伍/向着没有被污染的地方/出发’。请问这个简单的信号是什么?”
  老山说:“玩去!”

十、断章
  学生说:“我喜欢卞之琳的《断章》,觉得其中颇有禅意。”
  老山道:“不若舍弟王小山的《断章》。–‘你在屋里上网,上网的人在ICQ里找你,别人给你发来了病毒,你黑了人家的伊妹儿。’”

十一、开悟
  泡沫破碎,网站裁员,一师妹失业后,回报社重操旧业。王老山闻之,以《某尼开悟诗》赠之–“尽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陇头云。归来笑拈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

十二、参悟
  王老山自学制作网页,并无一人可求教。于是日夜苦思冥想,废寝忘食,一日终成。因赋诗一首:“一个苍蝇嗡嗡嗡,飞到西来飞到东。忽然撞到来时路,眼前忽放大光明”。

十三、伤心
  几位老友讨论何诗最伤心。有人说“妻孥怪我在”,有人说“鸟入青云倦亦飞”,有人说“我走到了人类的尽头”,有人说:“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有人说“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老山说:“都不如这一句–‘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十四、人民
  有人问:“谁是人民?”
  老山说:“诗人说过–‘以太阳的名义/黑暗公开地掠夺/沉默依然是东方的故事/人民在古老的壁画上/默默地永生/默默地死去。’我不知道什么是人民,我只知道一个个活生生的具体的人。”

十五、革命
  有人问:“什么是革命?”
  老山说:“革命就是‘做理想主义者,求不可能之事’,革命就是‘禁止说禁止’,革命就是‘不抱幻想,也不绝望’。”

十六、复活
  一人悄悄地问:“复活的事如今还有吗?”
  老山答到:“每个早晨灿烂的太阳升起的时候,每个人都应当对自己说–我复活了,真复活了。”

十七、现实
  有人问:“现实与网络有什么区别?”
  老山答:“所用浏览器不同。现实中的浏览器没有‘后退’按纽,在现实的浏览器上,只有一个超级链接–死亡。”

十八、死亡
  “请给我们说说死亡。”
  老山说:“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如何活着。每个人都可以在网络中获得永生。”

十九、将来
  一个孩子问:“将来还会有宗教吗?”
  老山说:“将来还会有一种宗教,就是爱与美的宗教。”
  孩子又问:“将来还会有互联网吗?”
  老山望着孩子晨星般明亮的眼睛:“有,将来会有互联网,那是爱与美的互联网。”

二十、结语
  浪急方舟静,山险马背平。心生大欢喜,佛放大光明。

(2000年圣诞前夕)

30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 14 15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