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文艺批评’

品三国在月饼界是个创新

Friday, August 11th, 2006

这是宁财神《武林外传》里一个段子。大嘴要参加一个月饼大赛,就把月饼做成奇形怪状,并且点上胭脂。正得意间,一位老板过来对他说:你这个在月饼界算是一种创新,可是在我们馒头界,大家早就这么做了。

易中天的《品三国》确实好看(当然我指的是电视,不是书,演讲变成书,好比冻虾解冻,总免不了流一地水。)易教授学跨文史美,又具有幽默感和表演天赋,看他讲三国,确实是种享受。窃以为,《品三国》是继美剧《LOST》之后,最好看的电视节目;易中天是继林语堂、陈景润、刘再复之后,厦门大学少数为公众所知道的人物。

不过,话说回来,尽管易中天所讲的内容观众听起来很新鲜,只是在月饼界新鲜而已。三国演义和三国志的异同,在馒头界早已经是老生常谈了。 我手头有一本《三国演义、三国志对照本》(江苏古籍出版社),整理者是许盘清、周文业。为了淘这本书,我在书店翻腾了一个多小时。这本书把三国演义和三国志中相关章节对照排版,哪些是文学,哪些是史实,一目了然。在正文之前,编者把两个三国做了详细对比,并按章回做了一个大表,把每一回的真实系数、虚构故事、虚构人物,列得清清楚楚。读了序言我才知道,把两个三国对照研究,并不是件轻松的活。为做这个工作,编者先把纪传体的《三国志》整理成编年体,原书加上裴松之的注释,共有80多万字,整理起来辛苦程度可想而知,编者也几欲吐血。最后这件事终于做成了,真不容易!

另外我在超星图书馆上发现,对三国中的史实、谋略、甚至社会心理研究的书不下数十种。像刘文忠刘元煌所写的《“虚实”话三国》,其翔实生动,不亚于易中天的讲座。这里还不得不提王小山的《亲爱的死鬼》,虽然这本书用的是文学乱弹手法,但对三国人物心理的洞悉,比易中天先生还要高很多呢。

说句易中天FANS们不爱听的花,品三国里的“发现、洞见”不过尔尔。当然易中天的横空出世对这个浮躁的时代还是有很大贡献的,他让很多人对中国传统文化隔膜已久的人,发现了一片新大陆。好比丹布朗一部《达芬奇密码》掀起了西方世界的读《圣经》热潮,《品三国》也让中国人激发出对三国历史和小说的浓厚兴趣。

在人人都追捧月饼、抛弃馒头的今天,把馒头界存在多年的知识,引进到月饼界,也算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

38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疯狂的石头》影评(未看煽动版)

Tuesday, July 11th, 2006

看了老罗令人肉麻的煽动帖,我挑了一个炎热的傍晚,准备一个人去看这部被吹得神乎其神的喜剧。

路上太热,走进一家常去的碟片店,听到老板跟一个顾客的对话。

老板:疯狂石头怎么样?
顾客:没有说的那么好。
我: 比《寻枪》好吗?
顾客:当然比《寻枪》好。
老板:比《大腕》呢?
顾客:也比《大腕》好。

我跟老板惊呼了一声:靠,那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三个小时后,我从电影院走出来。如果再遇到那个顾客,我会揪住他的领子,说:

你这个骗子!《疯狂的石头》明明比所有的国产喜剧都好!!

51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黄健翔该不该下课

Tuesday, June 27th, 2006

黄健翔该不该下课

(新传体育www.nusports.cn独家专稿,请勿转载。)

文/红心杀手

“黄健翔疯了!”意大利和澳大利亚的比赛结束时,我收到好几个朋友发来的这同一内容的短信。黄健翔在直播最后三分钟的那一阵声嘶力竭的呐喊,注定会成为球迷争议的话题。

小黄一声吼,电视抖三抖,他的行为也立即在网络上引起里氏6.5级的地震,“挺黄”和“倒黄”之声不绝于耳。支持者说:他是个真汉子,是国内罕见的个性解说员。反对者却认为,黄健翔利用媒体公器,歇斯底里地抒发自己的球迷情绪,把个人意志强加给观众,同时干扰了观众周围家人邻居的休息。他们还批评黄健翔呼喊了“意大利万岁”,是在传播足球殖民主义哲学。更多的人在揣测:黄健翔会不会因为这个事件而失去央视足球评论员的工作?

我认为,黄健翔不应当下课!

虽然他在解说的时候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把个人喜好不适当地带入到现场报道中,但他的嘶吼除了噪音大一点之外,对公众并没有什么危害。他没有传播种族主义,也没有散布违法或不道德的内容,更没有危害社会善良风俗。他不过是表达了一个意大利球迷的激动情绪。

至于喊出“意大利万岁”,更不应当被定性为立场原则错误。因为在足球比赛中,我们习惯用国家名来指代一个球队。退一步说,即使按照字面上的意思,他也没有大错,事实上,我们可以喊任何跟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外交关系的国家万岁。“万岁”不过是指活得长一点而已,难道我们希望跟中国友好的国家都早日灭亡吗?

黄健翔有没有违反新闻人的职业操守?我认为,违反了。我们知道,新闻的准则是公正和客观,新闻人应该以自己的能力和判断力所达到的最高水准,向公众报道事实。比赛过后,我迅速浏览了西方媒体的报道,英国的《卫报》、《泰晤士报》、《太阳报》还有路透社、美联社的记者都认为,裁判在比赛补时阶段判给意大利队的点球是有争议性的。黄健翔解说的时候肯定看不到这些报道,估计也没有仔细观看赛场当时的情形以及慢镜头回放,他被激动情绪完全控制了,在这段激情嘶吼的时刻,他误导了部分球迷和观众。换句话说,虽然90多分钟内他是尽职的,但在最后几分钟里,没有做一个解说员应该做的事。

但这是否就意味着他应当下课呢?也不应当!

电视体育评论员跟记者有本质的区别。记者的主要作用是把事实告诉公众,而电视体育评论员的作用是利用自己对一项运动的理解、判断,用自己的观点去影响观众。首先,比赛是通过电视直播的,每个球迷都会有自己的判断,评论员的观点可以采纳,也可以不听;其次,即使观众当时受了评论员的误导,在事后也会通过其他媒体的报道重新估量。黄健翔三分钟失职,不能否定他足球评论方面的能力和他在世界杯期间的工作表现。

长期以来,我们习惯了慢条斯理、温温吞吞的解说,我们也习惯了老老实实、中规中矩的解说员。黄健翔声带的大功率震动,确实是一个意外。但我们不能用诛心之论来批斗他,否定他,甚至鼓励有关方面封杀他,因为那样做将意味着我们在割断自己的喉咙。

52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