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呸英语教程’

论文十日记(第三天)

Saturday, June 23rd, 2007

忽然,我明白了。

为什么我总是进度奇慢,为什么我总把作业拖到最后,为什么我总是徘徊在死线之前?为什么我计划昨天写1500字,却一个字也没写出来?为什么我总是纠缠于每个细节?为什么我每写一个句子都要认真打磨?为什么我习惯性被卡在那儿。

一切都明白了。

原因很简单:我害怕犯错误!哪怕是很小的错误。每一次动笔之前,我的脑海里都是一串串红叉,语法有错误,拼写有错误,表达有错误,逻辑有错误。这一连串假想的错误干扰着我,困惑着我,甚至可以说,折磨着我。

事实上我是个做事求完美的人。可能是从小就被宠爱坏了,因此犯下一个错误,哦,不是罪过是错误。我总是在某些方面把自己的能力估计得太高,高到不允许自己犯错的地步。当然,了解我的人会说我在瞎扯,我的人生中错误还少吗?但我说的不是一码事。

我说的是,每个人一生中总有几个自矜骄傲的方面,对于我来说,是写字。我自认为是写字能手,不允许自己在这方面有任何差迟。加上中文已经演练多年,不管什么文章,拿来就写,很少打草稿。

问题在于,像我这样用了30多年中文,又卖了8多年字的人,已经掌握了中文写作的秘诀。无论假话空话废话屁话车轱辘话,可以不假思索地往上堆,别人读着还挺有语感的。

但英语不同,我缺乏大量英语语境里的磨炼,英语对我来说,不是一个工具,而像一个玩意,说好听点叫工艺品。这个东西平常差不多都用来供着,谁会用清花磁器当咸菜缸啊!

缺乏这种摔打,缺乏不把语言当回事的心气,那么就只有一种结果,变成了畏首畏尾的小脚婆娘,每迈一步就环顾四周,我走路像风摆柳树吗?靠,问题是,谁在乎你呀?Who cares?

在其他方面有没有这样的问题呢?我暂且不做联想,但说英文好了。

既然发现了问题的根源,那么就要给自己以心理暗示(博客的作用说到底就是心理暗示)。恩,我能行。我虽然写得差一些,但那是我的语言,全宇宙独特的wangpeistic英语。况且,从总体水平来讲,我的英文还不算很差的。

既然用英文写字,就做好了随时翻错误的准备。不就是语法不精炼吗?至少咱把事情说明白了不是吗?不就是意思太压缩吗?咱挑重要的扩展开来写不就行了?

我要站在导师的立场上思考问题。瞧瞧,这个中国小伙子,虽然学的是没有思想含量的专业,但是敢于勇挑重担,跳出专业领域选择了这么重大的课题,并且研读了这么艰深的著作。他容易吗?我要是他,我能做到吗?虽然他的文章还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是他的精神难道不值得我们英国的学生们学习吗?恩。对于这样的学生,当然严格要求还是需要的,但是,至少要对他的敬业好学顽强用功的精神给予充分的肯定!

PASS!

听到了吗,听到了吗?人心都是肉长的,老师都说PASS了,您老就不要跟自己较劲了。给自己一点空间,没有人走过,感觉到自己被冷落,给我一店时间,没有人曾经爱国,再一次体会生活。。。

想到这里,我就豁然开朗了。我是一个多么善于开导自己,又善于被自己开导的人啊。

现在是3:29 a.m。外面又下雨了。

2,41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论文十日记(第二天)

Saturday, June 23rd, 2007

现在是2:50 a.m.

昨天的计划没有完成。只写了500字左右的Discussion,算是一点安慰。昨天的主要工作是把导师审改s过的Literature Review批注到WORD上,导师的意见有个特点,凡是我照搬照抄,自己也不明白的地方,他都要求扩充和解释。靠,我要是能解释,我还照抄干吗,早自己写了。导师的要求虽不是圣旨,但也不可忽视。我准备待会动工,把LR翻修一遍,第一,改成自己的语言,哪怕再幼稚,一看也不像是抄的;第二,能解释的解释,能扩充的扩充,做不到的删掉。第三,对于中国部分的Literature,还可以详述。我现在很后悔没有学学小东包,他把手头所有的文献的梗概都打印了出来,裁剪成小卡片,一点一点地梳理出一份认真详尽的LR,跟他比起来,我是混子一个。

一个小时前,在小东包那里看了半部电影,英国后现代风格的喜剧片HOT FUZZ。小东包说,你这两天看上去十分stressful。黑云压城城欲摧,论文的压力讲伴随我在英最后的日子。刚才,我把头浸在水池里三次,为了让自己清醒,同时让焦燥的情绪镇定下来。

对镇定下来,没什么了不起的。平常写作业,我也能做到每天1500字。而这篇论文不过相当于四个COURSEWORK而已,而且已经干掉了一个,只剩下三个。理论上讲,三篇作业用六个晚上完成绰绰有余。我不能惶恐,需要从容和信心。

晚饭后出门散了一会步,更加珍惜剩下的日子。我注意到天上的乌云,摆出优美瑰丽的姿势,只是除了我没人注意它,就像一个天才的演员,在不被人注意的公园一角,独自表演一样。这个比喻真不怎么样,尤其是用汉语说出来,事实上,我路上在想,为什么我不用英文写Blog。

昨天上午去图书馆接了几本参考书,同时用英文更新了一下BLOG,告诉大家,我的好消息:雷霹宽带,天助我也。

想起了Emma说过的话,We are too young to die. We shall survive. 我现在的信念只有一个,那就是幸存下来,凭着意志和体力,在离开英伦之前,把论文交掉。

鉴于昨天没有完成既定的计划,今天的计划不得不调整了。今天必须完成全部LR,在原文基础上增加1600字。这不是个轻松的工作,但是为了保证进度,我别无选择。

时间表更新如下:

第一天:周六,16日,Literature Review 批注,Discussion (500字)

第二天,周日,17日,LR (1500字)。

第三天,周一,18日,LR(剩余部分)Methodology中导师修改的部分,开始写research site(制表)(1000字)。

第四天,周二,19日,Results (400字), Methodology的剩余部分(200-400字)。

第五天,周三,20日,Results (600字),Introduction (200字)

第六天,周四,21日,Results (800字),Discussion(200字)

第七天,周五,22日,Results 修改,Discussion(900字)

第八天,周六,23日,Discussion(900字),准备Presentation

第九天,周日,24日,Introduction (600字),Conclusion(400字)

第十天,周一,25日,Conclusion (800字) 初稿完,准备Presentation

第十一天,周二,26日,准备Presentation

第十二天,周三,27日,准备Presentation

第十三天,周四,28日,下午,做Presentation

第十四天,周五,29日,跟导师见面,庆祝休息一下。

第十五天,周六,30日,按照导师要求进行一些修改

第十六天,周日,1日,休息,采购。

第十七到二十天,2-5日,彻底修改,校对,完善,打磨。

第二十一天,6日,打印,装订,交论文,庆祝!

现在是3:17 a.m.

现在是11:09 p.m. 距离上次写博20个小时过去了。这20个小时里,我还是没写一个字。但我做了以下几件事:

  1. 把Literature Review的精要用Weft QDA整理了一遍,思路比过去清晰了。
  2. 在读文献的时候,漏掉了一本关键著作:哈贝马斯对Public Opinion和Public Sphere论述最多最详细的 The 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 of the public sphere。跑到图书馆借了回来,连忙如饥似渴地读起来。

有了这两项基础工作,今晚终于可以开工写LR了,台湾国语叫”文献回顾”。

我有点担心自己的睡眠,现在每天睡觉分成两段,白天和吃过晚饭,前些日子那种踏实的酣睡没有了。这样下去不会出问题吧?别弄个神经衰弱就不值了。不过,马上宽慰自己,没有问题。只要不劳累过渡,想睡就睡,身体不会吃不消。只是,我应该把荒疏了近一个礼拜的跑步再次捡起来,这样精力和睡眠就会有保证了。

今天早上8:00多,出门体会了一下英国人的礼拜天,大街上空空荡荡,行人很少,阳光暖暖地照着,店铺基本上都不开门。在英国,卖东西的很懂得休息,买东西的很懂得等待,大家都可以度过悠闲的周末。而国内,则是I-want-it-now文化占了主流,消费不但是冲动,而且是一种不可阻挡、需要立即满足的冲动。这点还是英国人好。

接下来写LR了。一直写到天亮,用自己的语言,注意节奏与逻辑。到明天早晨,一个LR的缜密的初稿应该可以完成了。休息,然后接着返回写INTRODUCTION。把Research Question定住。因为论文的第一章Introduction, 第三章Methodology,第四章Results之间,都有紧密的逻辑关系。反而,Methodology写起来最不着急。

读了导师写的Short Introduction to Social Research。收获不小,准备按导师画的路线图,结合我的论文红宝书(书名好像是:Writing a winning dessertation),按部就班地写起来。

今天白天到学校”网吧”稍微上了会网,我不写博,世界照常运转,且运转更加良好。心中甚慰。

2,097 total views, 0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