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爱看电影’

暗恋与桃花源

Monday, December 12th, 2011

流霞剧社版《暗恋桃花源》

昨天,在杭州图书馆报告厅看了杭州师范大学流霞剧社排演的《暗恋桃花源》,这已是我第三次在现场看这出戏。第一次是十年前在北京电影学院看的学生剧社的演出,第二次是在杭州看的表演工作坊由黄磊、袁泉主演的内地版。至于本剧改编的由林青霞、金士杰、李立群主演的电影,更看了不知多少遍。同样一出戏,十年前之看与今日之看,心境已经大不同。简单地说,年轻时更喜欢看“桃花源”,如今更喜欢看“暗恋”。

杭州图书馆报告厅的舞台、灯光、音响和设备本来不适合用来演出话剧,这真是难为了流霞剧社的演员们,本剧最注重内心戏的“暗恋”部分被糟糕的音响削弱了演出效果,尽管这样,他们还是扛住了现场和时代的噪音,通过微弱的音响顽强地诉说。“桃花源”部分,因为动作较多,台词激情四射,可以抵消音响系统的不足。即便如此,我认为“暗恋”胜过“桃花源”。

“暗恋”讲了这样一个故事。1940年代的一个夜晚,上海黄浦江畔,一对暗恋的男女江滨柳和云之凡在话别。在那个动荡的“大时代”,此去不是生离,就是死别,然而这对恋人却浑然不觉。他们畅想着未来,漫谈着故乡,像所有恋爱中的年轻人一样,对生活充满最温柔的想象。

40年后,台北一家医院里,江滨柳只剩下三个月的残生,他一生未了的心愿就是再见一次云之凡,为此,他刊登了寻人启事。不谙世事的小护士作为“暗恋”中最关键的一个人物,穿针引线,让江滨柳和他的妻子江太太,讲出各自的故事。

在本剧中,江太太一直是个被忽略的人物,我看了那么多遍,甚至不太注意到这个角色的存在。然而,这次看流霞版,我才注意到,江太太才是本剧中最悲情的人物。她嫁给文艺青年江滨柳,为他生儿育女,对他关怀倍至,但是江滨柳的心中一间密室始终向她锁住。江太太对小护士说:

“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就是由一点孤僻。有空呢,就自己泡一杯差,我泡的他还不要。我也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也不敢上去问。到后来,连小儿子都不敢去吵他。”

江柳重逢是本剧的高潮,然而剧本处理得异常克制。两人的台词加起来只有20句,但是每一句都敲打在观众的心坎上。围巾、辫子这些青春的象征,都被轻轻提起,轻轻放下。

江滨柳:我还记得……你留那两条长辫子。
云之凡:结婚第二年就剪了。好久了。

言简意深,文减事增,短短两句,道尽人间沧海桑田。

这20句台词还有一个特征,是理想和现实的交战,江滨柳总想激活青春的记忆,而云之凡总是把他拉回到现实里。

江:想不到,想不到啊!好大的上海,我们可以在一起。这小小的台北……
云:(看表)我该回去了。儿子还在外面等我。

想到本剧一开始,云之凡就一直说要走。

云:我真的要回去了。房东要锁门了。

生活中的重大事件,都被细微的细节所干预与打断,在云之凡的心中,存在严谨的秩序感。

我认为全剧最好的对白,是江滨柳动情地问:「这么多年,你有没有想过我?」时,云之凡的回答。

云:我……我写了很多信到上海。好多信。后来,我大哥说,不能再等了,再等,就老了。

这是云之凡最感人的真情告白,然而,她很快恢复了理性。接着说–

云:我先生人很好。他真的很好。我真的要走了。

这就是江滨柳和云之凡的本质区别。从儿子在外面等,到说出我先生人很好,说明云之凡彻底接受自己在家庭中的角色,她安然而幸福。而江滨柳一直生活在回忆与梦幻里。换句话说,江滨柳一直生活在不存在的桃花源,而云之凡则一直生活在武陵。

而桃花源部分,是笑剧,是欢场,是青春梦。有陶渊明的原作打底,加上一个偷情故事,这一部分怎么演怎么有。

暗恋和桃花源,放进一个戏中戏的框架:两个剧团抢同一块场地排练。本剧有一个很著名的令人过目不忘的场景设计,背景的桃花林里有一块留白,原来此处一棵桃树被挖出来,单独放置到舞台上。这棵逃逸的桃树,也是本剧结构的一个象征。

剧中有三个闲杂人物,一个是剧务顺子,一个是拿钥匙的剧场管理员,一个是寻找刘子骥的女人。

刘子骥是谁?他是《桃花源记》中最后一段出场的一个人物:“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是寻找桃花源未果的人,那么这个看上去疯疯癫癫的女人,则是寻找寻找桃花源的人。这种迷离而多重的关系,让本剧增加了更多悲剧成分。每一次,当这个女人哭喊出“刘子骥”的时候,我的心都似乎被抽打了一下。

《暗恋桃花源》1986年创作并首演以来,已历经25个春秋,事实证明,这是一出站的住的戏,超越时髦,历久弥新。对比一下孟京辉夫妇的《恋爱犀牛》就可以看出,无论在主题、结构、内容、台词、搞笑、悲情等任何一个方面,《暗恋桃花源》都完胜。《恋爱犀牛》故事内核取材于《霍乱时期的爱情》,但深度远远不及原作。而《暗恋桃花源》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超越政治和文化的限制,它运用后现代手段,在一个更广的维度上,反映了中国人的生存与爱恋状况,可以说是本土版的《等待戈多》。

需要说明的是,尽管《暗恋桃花源》的编剧一直署名是赖声川,但实际上它是集体创作的产物,根据维基百科,其共同作者包括李立群、金士傑、顧寶明、劉靜敏、金士會、管管、陳玉慧、游安順等人。根据当事人的回忆,赖声川将众人之功划归自己名下,还引起过不小的争议。

值得一提的是流霞剧社的灵魂人物–杭州师范大学黄岳杰老师,耕耘校园戏剧20多年,他身上有一种诗人气质和悲剧精神,《暗恋桃花源》是他和弟子们精心打造的又一校园戏剧精品。虽然学生们的阅历或有不足,技巧尚显稚嫩,但表演的真诚与顽强,令人感动。如果说不足的话,我个人认为,剧中的江太太不应刻意模仿台湾国语,布景不应该用投影。总之一句话,回归贫困,迈向质朴,在暗恋不得的人世,去寻找打败时间的桃花源。

杭州师范大学流霞剧社《暗恋桃花源》全剧首演录像(

431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一分钟搞清楚台湾总统大选三个候选人在讲什么

Thursday, December 8th, 2011

台湾网民用古老的ASCII码做了一幅漫画,让你可以短时间了解台湾总统大选三个候选人:马英九、蔡英文、宋楚瑜都讲了什么。

畅快淋漓,才气飞扬,让人忍俊不禁。好的政治家就是供人民批评讽刺的。

转自 http://disp.cc/b/281-2J9h

坏的政客是供人们在密室、在出租车上骂的。

(感谢网友台灣郎投稿。)

59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如是我玩Heavy Rain

Thursday, September 15th, 2011

声明:以白菜头的名义,我发誓,本篇绝无半点剧透,请放心阅读。

阳光明媚的早晨,男主角--建筑设计师、两个男孩的父亲正在房间里睡觉,你操纵他起床、洗澡,等候妻子和孩子们回家,室外绿草如茵,鲜花怒燃,这是每一个中产阶级梦寐以求的生活。

然而危机从来不会轻轻把你放过,从序幕开始,厄运就降临,随着操纵杆的震动,你的心也一起一伏,被命运推着走上了杀戮战场。

Heavy Rain(请看wikipedia条目),索尼ps3上的心理惊悚游戏,改变了我对视频游戏的固有观念,让我这个久不玩游戏的人,在电视前奋战10几个小时,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等到大结局出现,我内心怅然,若有所得,若有所失,感觉就像被一场暴雨冲刷了一样。

Heavy Rain是一款特别的人文类游戏,它的导演David Cage专门在法国成立了Quantic Dream公司制作这个游戏,在解释创作动机时,David Cage说:

在欧洲,我们不那么容易就满足,作为一个游戏,发一把枪,射来射去,是远远不够的。不仅欧洲>如此,在美国我也听到过游戏开发者说过类似的话:你瞧,我今年40了,已经厌倦了写那种拿枪扫>射的游戏。20岁的时候,写这种游戏时好玩,但现在我希望能写一点别的。我不再看20岁时的电 影,不再听20岁时的音乐,但我依然制作着同样的游戏。开发者们已经厌倦了,他们希望谈谈家 庭、政治、随便点什么,为什么不能在游戏中谈论这些东西?为什么不能?这简直毫无道理嘛。>(引文出处

这是一部事关父爱、责任与友情的游戏,它的确改变了传统角色扮演游戏打打杀杀、寻宝练级的模式,加入了很多生活化的场景。在这个游戏里,你要操作游戏手柄来:

  1. 带领儿子到游乐场,并哄他高兴。
  2. 为婴儿换尿布,并且用奶瓶喂奶(细节极其真实,喂完奶还要拍拍婴儿的背,防止他吐奶。)
  3. 为朋友包扎伤口,动作太重还不行。
  4. 用复杂的按钮组合,爬上险处。
  5. 突破重重迷雾,发现疑点。

当然,游戏中也加入了搏斗、射击、赛车等内容,但那都是为了情节的需要,绝非为动作而动作,这是与传统冒险射击游戏最大的不同。

Heavy Rain自推出以来,获奖连连,包括IGN, GAMESPY的2010年度游戏奖,第七届英国学会视频游戏奖。目前,全球销售量已经超过200万套。考虑到这款游戏售价不菲(大约$28),Quantic Dream销售额已达5000-6000万美元,这还不包括因为玩家买二手游戏而损失掉的1000多万美元。当然,Heavy Rain被当成二手卖的重要原因是不耐玩。

David Cage说,应该有很多的人尝试做这类游戏。

“不要写那种二战火箭手的游戏,那究竟是什么样子,你根本摸不着门道。说说你自己,你的生活,>你的情感,你周围的人,你喜欢什么,憎恨什么。这样整个游戏产业才能向前迈进一大步。我已经>厌倦了太空战士。”(引文出处

我也厌倦了太空飞船和机械战士,我被那些贯穿游戏始终的生活和情感的细节所打动:

  1. 女记者Mandison,因为患有失眠症,每隔一段时间要到汽车旅馆住一晚。
  2. 儿子对父亲爱搭不理,直到看到父亲玩转回旋镖,才破啼而笑。
  3. 老友相见,会拿出一瓶陈年的苏格兰威士忌。

这部游戏有多个情节分支,你的选择、战斗结果,将决定游戏的不同走向。那么是否意味着这个游戏可以重复玩下去呢? David Cage的观点是玩一次就够了,因为这就像你的人生一样,你只能选择一次,并且只有一个结局。

由于这种不耐玩性,使得Heavy Rain无法想《实况足球》那样常玩常新,造成了它的光盘保存价值不大,因此才频繁流落到二手市场上。

对于David Cage来说,赚钱不是第一位的,他心心念念要做深入日常生活细节,触动人情感的游戏,他做到了。

41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 33 34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