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爱看电影’

如是我玩Heavy Rain

Thursday, September 15th, 2011

声明:以白菜头的名义,我发誓,本篇绝无半点剧透,请放心阅读。

阳光明媚的早晨,男主角--建筑设计师、两个男孩的父亲正在房间里睡觉,你操纵他起床、洗澡,等候妻子和孩子们回家,室外绿草如茵,鲜花怒燃,这是每一个中产阶级梦寐以求的生活。

然而危机从来不会轻轻把你放过,从序幕开始,厄运就降临,随着操纵杆的震动,你的心也一起一伏,被命运推着走上了杀戮战场。

Heavy Rain(请看wikipedia条目),索尼ps3上的心理惊悚游戏,改变了我对视频游戏的固有观念,让我这个久不玩游戏的人,在电视前奋战10几个小时,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等到大结局出现,我内心怅然,若有所得,若有所失,感觉就像被一场暴雨冲刷了一样。

Heavy Rain是一款特别的人文类游戏,它的导演David Cage专门在法国成立了Quantic Dream公司制作这个游戏,在解释创作动机时,David Cage说:

在欧洲,我们不那么容易就满足,作为一个游戏,发一把枪,射来射去,是远远不够的。不仅欧洲>如此,在美国我也听到过游戏开发者说过类似的话:你瞧,我今年40了,已经厌倦了写那种拿枪扫>射的游戏。20岁的时候,写这种游戏时好玩,但现在我希望能写一点别的。我不再看20岁时的电 影,不再听20岁时的音乐,但我依然制作着同样的游戏。开发者们已经厌倦了,他们希望谈谈家 庭、政治、随便点什么,为什么不能在游戏中谈论这些东西?为什么不能?这简直毫无道理嘛。>(引文出处

这是一部事关父爱、责任与友情的游戏,它的确改变了传统角色扮演游戏打打杀杀、寻宝练级的模式,加入了很多生活化的场景。在这个游戏里,你要操作游戏手柄来:

  1. 带领儿子到游乐场,并哄他高兴。
  2. 为婴儿换尿布,并且用奶瓶喂奶(细节极其真实,喂完奶还要拍拍婴儿的背,防止他吐奶。)
  3. 为朋友包扎伤口,动作太重还不行。
  4. 用复杂的按钮组合,爬上险处。
  5. 突破重重迷雾,发现疑点。

当然,游戏中也加入了搏斗、射击、赛车等内容,但那都是为了情节的需要,绝非为动作而动作,这是与传统冒险射击游戏最大的不同。

Heavy Rain自推出以来,获奖连连,包括IGN, GAMESPY的2010年度游戏奖,第七届英国学会视频游戏奖。目前,全球销售量已经超过200万套。考虑到这款游戏售价不菲(大约$28),Quantic Dream销售额已达5000-6000万美元,这还不包括因为玩家买二手游戏而损失掉的1000多万美元。当然,Heavy Rain被当成二手卖的重要原因是不耐玩。

David Cage说,应该有很多的人尝试做这类游戏。

“不要写那种二战火箭手的游戏,那究竟是什么样子,你根本摸不着门道。说说你自己,你的生活,>你的情感,你周围的人,你喜欢什么,憎恨什么。这样整个游戏产业才能向前迈进一大步。我已经>厌倦了太空战士。”(引文出处

我也厌倦了太空飞船和机械战士,我被那些贯穿游戏始终的生活和情感的细节所打动:

  1. 女记者Mandison,因为患有失眠症,每隔一段时间要到汽车旅馆住一晚。
  2. 儿子对父亲爱搭不理,直到看到父亲玩转回旋镖,才破啼而笑。
  3. 老友相见,会拿出一瓶陈年的苏格兰威士忌。

这部游戏有多个情节分支,你的选择、战斗结果,将决定游戏的不同走向。那么是否意味着这个游戏可以重复玩下去呢? David Cage的观点是玩一次就够了,因为这就像你的人生一样,你只能选择一次,并且只有一个结局。

由于这种不耐玩性,使得Heavy Rain无法想《实况足球》那样常玩常新,造成了它的光盘保存价值不大,因此才频繁流落到二手市场上。

对于David Cage来说,赚钱不是第一位的,他心心念念要做深入日常生活细节,触动人情感的游戏,他做到了。

74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外行眼里的第54届世界新闻摄影奖

Saturday, February 12th, 2011

世界新闻摄影奖(World Press Photo),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声望最高的年度摄影比赛,在中国又称“荷赛奖”,原因是这个奖项是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的独立机构颁发的,早期的中国摄影师很多都不懂英文,连字母认起来都困难,一个看是在荷兰的比赛就叫它“荷赛”,后来在中国的比赛就叫“华赛”,在连州举行的就叫“连赛”……甲A联赛……就是这么来的。

2011年2月11日第54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WPP)揭晓了。用一个字概括今年的获奖作品就是“血腥”,Grossy。如果外星人窃取了WPP今年的获奖画册,带回自己的星球,那么肯定连侵略的兴趣都没有了,因为从照片上看地球简直是个大地狱。

WPP的年度大奖颁给了南非女摄影师、获得过8次WPP奖的Jodi Bieber,作品是《被割掉耳朵和鼻子的阿富汗女孩》,说实在的,我不喜欢这张照片,看了太残忍、太绝望。(照片在此,慎入。

下面说说我喜欢的照片吧。

Screen%20shot%202011-02-11%20at%20%E4%B8%8B%E5%8D%8809.06.15

我最喜欢的照片是艺术与娱乐类第一名《练习大提琴的女人》。拍摄于刚果金沙萨,摄影师为爱尔兰的Andrew McConnell。鉴于我家媳妇也是大提琴爱好者,我准备在小院子里给她多拍一些练琴的照片,角逐明年的WPP。

Screen%20shot%202011-02-11%20at%20%E4%B8%8B%E5%8D%8809.50.17

其次是这张爱尔兰摄影师Seamus Murphy拍摄的朱利安-阿桑奇。它获得了新闻人像类二等奖。

Screen%20shot%202011-02-11%20at%20%E4%B8%8B%E5%8D%8810.08.31

生活类的照片中,我喜欢这张《沙发冲浪者》。“沙发冲浪”(CouchSurfing)是一个国际穷游组织,基本理念是,参与者在自己的城市接待外来者,让他们住自己家的沙发,赚取积分,以后自己到外地旅游,也可以睡别人家的沙发。我当初一听这个点子就觉得安全是个大隐患。一搜维基百科,果然,2009年英国利兹一名男子强奸了一个在他家借宿的“沙发冲浪者”,一名香港女孩。后来此强奸犯被判刑10年,但对这个项目的声誉打击很大。

Screen%20shot%202011-02-11%20at%20%E4%B8%8B%E5%8D%8810.00.29

如果说本届WPP的照片以悲剧为主的话,时事类荣誉奖就有一点喜剧色彩。获奖作品是《Google街景上的不幸事件》,就是Google地图在抓拍街景时偶尔拍下的不幸场面,有撞车,有打架。更多照片,请看这里

中国摄影师一直是WPP的常客,在房价飞涨的今天,这也是获得体制内二次奖励,快速解决住房问题的捷径。今年中国大陆摄影师的战绩不佳,只获得了一个二等奖和一个三等奖。

Screen shot 2011-02-11 at 下午09.22.19

突发新闻类三等奖是中国自由摄影师卢广的《大连漏油抢险》组照。以后中石油的庆功会上,不知是否会摆上这些照片。

中国摄影师牛光,以一张《玉树灾区喇嘛准备火化遇难者尸体》的照片,一般新闻类单幅二等奖,图片极其血腥,慎入

我不喜欢这张照片的诡异与恐怖,也不喜欢评委们试图赋予它的意识形态涵义。去年在香港听陶杰演讲,他说,西方媒体刊登的玉树地震的照片,全是喇嘛在救灾,扫一眼报纸,还以为达赖喇嘛建成了“大西藏”呢。喇嘛救灾是事实,但西方新闻媒体在报道议程设置上,能不能也兼顾事实的全貌呢?

当我看到这张照片,我第一反应就是,牛光的人才房黄了。后来一打听,人家这哥们在外媒工作,根本不在乎这一套。

1,09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 51 52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