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写不如转’

天地之大 无处委身

Tuesday, April 28th, 2009

POOR PIG

36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老蒋一年博文精选

Monday, March 16th, 2009

老蒋靠画画为生,写字对于他,就好比大富豪在空中露台里栽了一片茄子,闲了就摘一两个,让菲佣们尝尝鲜,吃完哪儿凉快到哪儿呆着去,别整天没事净琢磨我们的南沙群岛。即使这样,老蒋也奉献了高质量无公害无农药无残留的茄子,自2008年3月15日到今天,一年之间他写了11篇博客。得,再加快点进度,就可以PK世界上最厉害的动物了。

以下是他一年博文精选,其实也没啥好选的,篇篇都呻吟到点子上。


河蟹杯
瞎写 2009-3-2 11:45

河蟹杯

非常喜欢这个小巧的杯子,可以用爱不释手形容。
杯子一圈画了四只河蟹,两只向上,两只朝下。
古代的图案题材都有讲究,这是什么意思呢?
巨蟹座?和谐社会?

资料:二甲传胪
两蟹喻二甲。芦草中“芦”与“胪”同音。旧时科考一甲为状元,二甲第一为传胪。
又金殿唱名亦谓之传胪。寓科举中第之吉兆。

二甲传胪原来是这么回事。
听着都可以VS三聚氰胺了。

伍迪·艾伦
瞎写 2009-1-27 10:31

除夕夜打开电视,伍迪·艾伦正在侃,采访的起因是老头08年又拍了部好电影。他说的大意是,年轻的时候,他写电视剧,每周都要出一个故事,所以他从来不需要灵感,也不缺故事。这几句话耐琢磨。
一,老头很勤奋,NB不是吹的。少小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恐怕不是假话。
二,压力不是坏事。就像老头说的,灵感这玩意不玄乎,“双规”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三,创作不因创作枯竭,写过了N多,还会有N多。

2个小意外
动画 2008-10-30 18:1

1.广州 。
一个朋友看《功夫熊猫》,感动到热泪盈眶,这哥们也30多了。

2.上海。
朋友的小孩,天天要看《自行车》,就是著名的短片《父与女father and daughter》。可这孩子才2岁多。

我们经常被告知,做片子要给特定的观众群。
现在看来这很可能是平庸作品指南。
也可能,我们对作品的准备远远不够充分。

好作品是给全世界的礼物

《功夫熊猫》《花木兰》其它
动画 2008-7-2 22:28

《功夫熊猫》很好看。

李连杰,成龙,甄子丹这些好把式都不好使了,他们近年卖力气玩命,换来了一堆烂片,推进了功夫片江河日下。倒是周星驰这家伙的《功夫》是近年最好的功夫片,具有开创性。这就是传说中的流氓会武术,谁也拦不住。

谁是流氓?周星驰不流氓,CG是也。
可熊猫会了武术,周星星也拦不住。

《功夫熊猫》让我感觉到一个问题,在娱乐层面,对老外来说,中国没什么压箱子底的宝贝能震住他们了,他们都会玩了。尔等只好傻眼了。不仅是中国 ,包括日本人在动画上琢磨滴那点东西恐怕统统滴难不住他们滴了。

看《熊猫》的时候,开心之外,我看到这帮动画人的才华,NB的敬业精神和海绵波波一样的吸收能力。我又要老生长谈,谈谈谈谈心(空城计诸葛状)……说说中国的动画了。

先说《花木兰》吧,这么多年过去,我还能在电视上不时听到《花木兰》的电影音乐。《百家讲坛》讲历史,不管汉唐明清还是三国,常能听到《花木兰》熟悉的音乐。不知道CCTV是否获得了使用音乐的许可?还是不说版权吧,CCTV对这事比较免疫。至少节目制作人在那个时候挑了《花木兰》,这个音乐用的也靠谱。用音乐渲染中国波澜壮阔的古代史,没有比花木兰更好的作品吗?咱们拍的古装片可有一大票啊。不幸的是,这些作品只管对得起古装片这仨字,没别的了。中国的文艺创作,不是唯有动画烂,但要PK谁最烂,动画确实像国足一样,具有一定优势。

前些日子,一位在韩国读设计的老朋友在MSN上跟我聊起动画说:“韩国人团结,这是个非团队力量不可的产业”。一语中的,确是高人。就像足球运动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动画也是个集体项目。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自从做了动画,把写出师表的劲头都拿出来了。大家都是卧龙岗散淡的人,啸聚山林,坐看云起时,必要行至水穷处了。团结,团队仅仅是一个问题。国足之所以烂,其中有多少原因,动画就有多少,无论技术战术,竞技精神。唯一的不同是动画业资金匮乏。

ZF不是一直在支持动画产业发展吗?是的。
十七大说:增加人民的财产性收入。君不见A股价格跌下来,奔流到底不复回。十七大是广东十三姨的远亲,练的是迷踪拳,如果把他的功夫搬上新闻联播,弄些个JET李,JACKY成,再加上好莱坞的CG,拿下KONGFU PANDA是没问题的。

谷雨
照片 2008-4-22 1:48

谷雨

谷雨

697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村上春树的书名并非原创

Thursday, March 12th, 2009

网友slowwalker递送了一篇文章《旅日学者李长声谈村上作品的中文翻译》,里面提到村上春树的新书《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的书名并非他所独创。

这个句式是美国小说家雷蒙德·卡佛(Raymond Carver)的书名: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Love,他的日译本就是村上翻译的。

534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 35 36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