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写不如转’

村上春树的书名并非原创

Thursday, March 12th, 2009

网友slowwalker递送了一篇文章《旅日学者李长声谈村上作品的中文翻译》,里面提到村上春树的新书《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的书名并非他所独创。

这个句式是美国小说家雷蒙德·卡佛(Raymond Carver)的书名: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Love,他的日译本就是村上翻译的。

2,129 total views, 10 views today

秀书

Monday, March 9th, 2009

近日在我常去的打折书店以85折的优惠价购得好书数种

1、谢和耐《蒙元入侵前夜的中国日常生活》,这本书我有电子版,买了纸质的才踏实,就像遇到一个好姑娘,再怎么约会也不如娶回家放心。

我最早是被这书名吸引的。这名字听着就带有画面感,想象一下:我中原大地,莺歌燕舞,文恬武嬉,而塞外大漠,万马齐发,刀剑出鞘,这时候的日常生活因为带有悲剧感,而更为迷人。

2、安德鲁-戈登(难道他爷爷被太平天国打死了吗?)《日本的起起落落–从德川幕府到现代》,买这本书不是冲着作者是哈佛的教授去的,而是看在译者的面子上,其翻译者李朝津,是位台湾人士,不用翻就知道靠谱。

3、百度公司《百度一下:互联网时代的2008年度记忆》:翻了一下,基本上是百度每周的搜索排行榜的榜单和简析。各花入各眼,这本书虽然是资料,但我感觉价值很大,这是研究中国社会尤其是网络社会的好材料。我们这个时代不乏抒情,不乏议论,缺的就是真实的数据和靠得住的事实。

4、何皮特《谁是中国土地的拥有者–制度变迁、产权和社会冲突》(Institutions in Transition:Land Ownership,Property Rights and social conflict in China) ,这本书我只看了一眼就毫不犹豫地买下。因为其中的一个词语。“空制度”。

何为“空制度”,作者说:

“空制度”通常是指各利益集团在政治敏感问题上相互妥协的产物;一遍是反对派的严密监控,以确保新制度不会损害他们的利益;一遍是赞成拍取得的表面胜利,尽管新制度代表他们的利益,但该制度却不会对社会行为者的行为产生任何实际影响。(p.106)

5、李长声《日下书》。一本关于日本书的书。作者是《读书》杂志的长期作者,走的是日系路线。到了日本之后,一头扎到书里,读这种信息量大又率性十足的书,真是享受啊。

我在广州日报每周有个小栏目“雷人书”,看了这本书才知道,原来日本早已有之。有位佐高信的评论家,常常快人快语,对市面上应景流行之作,毫不留情那个,连评论集都叫《斩书斩人》。佐高曾在岩波书店的《世界》杂志上,开过一个专栏叫“本月破烂书”,佐高的火力甚猛,批评起来毫不留情。例如,他这么评论渡边淳一。

渡边淳一的小说《化身》在《日本经济新闻》上连载时,经济大国日本的各公司内,尤其是董事室里,从早就充满了淫靡味儿,因为工作几乎不过是盖盖图章的董事们为《化身》撩拨,目光在女秘书们的身上溜来溜去。他们不敢看《星期五》、《焦点》之类杂志,于是用渡边小说尝试“纸上性交”。渡边小说替代发泄后收拾的纸,在这个意义上,可称之为“卫生纸小说”。

也许有人会说这样的散文太好写了,基本是资料汇编和翻译,没多少原创嘛!

不需要你原创,只要你的书里有货真价实的信息量,我们就愿意掏钱,比那些原创的垃圾贵三倍都可以。

1,743 total views, 10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 54 55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