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生活不是条件反射’

永别了,房东

Thursday, January 13th, 2011

2002年我提着一个行李箱来到了杭州,当时市中心的房价也只有3000一平米,在此后9年时间里,我一直租房,每年给房东贡献的房租分别是,02年1万,03年1.5万,04年-05年各1.8万,06年0.6万,08年2万,09年2.6万,10年3万,加上杂费,共超过15万元。

自2002年,我从买房的黄金时代一路来到黑铁时代,房价从3K一路飙升,我至少错过了三次黄金时间。08年,想买房,当时滨江只有7K,留下只有4K,我没买。09年3月,跟朋友看房,距市中心打车20元的地方1.4万,我帮朋友托关系打折到1.1万,但自己没买,现在那里是2.4万。

我之所以不买房,不是完全买不起,咬牙凑凑首付也够了。但是我不想把一盘活棋给定型,我不想让我的人生失去变化。是的,尽管我在这个城市,实际上,我时刻想随时拖着行李箱离开它。我不想跟他们一样,不想跟你们一样,我想保持在这沉重的国度最后一项自由,滚蛋的自由。

事实证明我错了,满盘皆输地错了。在失去了一系列的如果之后,在迎来前途未卜的2011年的时候,我准备在这个大地上找一个可以随意往墙上钉钉子的地方,一个可以随意放书的地方,一个不必担心房东发来逐客令的地方,一个可以放置一张超大书桌的地方,一个让爱人暂时安身的地方。

市区现在都已奔3万,城北以前连兔子都不肯去的地方,现在2.5。我跟老婆参加了一个看房团,大巴拉着我们过了下沙,一路往东,最后拉到一片毗邻工厂的飞地上,售楼小姐说:看,这里只要7000。我们问:这是哪儿?答:离你们杭州不远。这里是海宁。徐志摩、王国维的故乡。

我跟老婆一看形势不对,就借故从售楼处溜出来,先坐三轮车,再乘公共汽车,40分钟后,才来到下沙。我俩受到了一场震撼教育。如果海宁这片不毛之地也卖7K,那么形势已然十分严峻,我们宁可去地铁到达的郊区去,到那里买二手房。说干就干,在凄风冷雨中,我们打车去了杭州城郊。

到城郊,我和老婆随便走进了一家门面光鲜的中介,提出我们的要求,二手房,要便宜,离在建的地铁站不能太远,小区老一点无妨,但周边环境要好。中介带着我们看了四套房,到第四套的时候,我用了九年迟迟未做的决定,在这一刻做出了。从看房到交定金,一共用了不到5个小时。

剩下的是繁琐的足以令人崩溃的手续,收入证明,纳税证明,夫妻双方在杭州的无房证明,夫妻双方在杭州郊区的首套房证明,老婆在户籍所在地的无房证明,我们一共去了6次房管部门,抓狂过N次,不是手续不齐,就是证明不对。等到本周一把一切手续交齐,又在税务局被卡住了。

税务局的一个职员对我说,你也必须到上海开个无房证明。我说我跟上海一点关系都没有,中国有上千个城市,难道我要一个一个开过来吗。他面无表情,这我不管,你老婆是上海的,你也必须到上海开证明。我的隐忍最终到极限,我拨通了一个朋友的电话。1小时之后,他黑着脸把材料收下。

昨天,中介来电话说,银行贷款也审批下来了,本周五就可以办过户手续。我有些麻木,已没兴致抒情。我只做了两件事:一是在网上订购了22本一套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全集》。二是发了一条短信:“老婆,我要一张很大很大的、能放下我的莎士比亚全集的、不放电脑的书桌。”

61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2010,微不足道的英雄

Friday, December 31st, 2010

平凡生活不乏英雄主义存在。我回顾一下,过去的一年里我遇到过的英雄。

1、送报员小高。

小高的姐夫是一家报社的送报员,投递途中,从电动车上自己摔下来,脑昏迷。报社说,他有高血压,不属于工伤,劳动部门出具的鉴定也这么说。小高发誓要为姐夫讨回公道。他把劳动保障局告上了法庭。

小高来在城里没有任何资源,但他善于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他运用法律武器,配合民间手段,坚决跟报社和劳保局斗争到底。上法庭时,他身带喊冤的横幅,慷慨陈词,要把姐夫抬到劳保局局长家里。最终,法院主持调解,劳保局撤销了原鉴定,他为姐夫争取到工伤。

2、海归大哥

去年一年,我见证了海归大哥命运的起伏。他回国发展,瞎买古董,存款花光,突然失业,贫病交加,潦倒非常。我曾见过他最绝望的表情,也目睹了他的挣扎。幸好,他自强不息,努力办签证,找工作,最终重获外企职位。他是我身边打不垮的英雄。

3、和菜头

他一年中经历了大风大浪,事业从巅峰到低谷,又原地打滚,东山再起,缓慢上升。尤其令人感动的是,他克服了102.5公斤的地心引力,经过一次补考,终于拿到了驾照,并且在北京新政前一刻买了奥拓豪配一辆。令人刮目。

4、李小乖 @blogtd

在过去的一年里他画了许许多多漫画,刺贪刺虐入木三分。他的报纸漫画专栏多次被封杀,他还被两次请去喝茶。但他始终保持了一颗赤子之心,不忧不惧。他和他画的圆头娃娃一起,成为过去一年烙在中国互联网身体上良知符号。

5、我的舅舅

舅舅是一个未完成的天才,被文革剥夺了上大学的机会。他是一个好木匠,一个好农民。他的格言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种冬枣树。今年一场冰雹,恰恰砸在他的14亩枣园里,损失惨重,血本无归。他只是平静地说:“天灾人祸,有啥办法?”

6、刘导

他45岁左右,北京人,混迹在广州,因为他觉得乱一点的地方好,水浑好养鱼。他知识丰富,阅历沧桑。带我们团的时候,他据说刚刚离婚。大巴上一车人昏昏欲睡,他则讲得如坐春风。他的讲解幽默达观,带入感很强,并且从不讲黄段子。虽然跟他萍水相逢,我随后托他一事,他回答冷淡,但随后居然出乎我意料地超质超量完成。真是一个好人!

7、我的老婆

一个敢嫁给我的姑娘,还有什么事不敢做?

8、冯大辉 @fenng

在过去的一年里,他勇敢地走出侏罗纪,重新创业。这不牛,牛的是他三番两次同杭州电信霸王做斗争,还与二房东深夜据理力争。换成不理性的人,变成男邓玉娇都有可能。但是大辉同学,有理有力有节,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真抵赞。

9、我

我一直希望我的人生跟别人不一样,所以当别人都买房的时候,我租房;当别人都结婚的时候,我琢磨着怎么破坏军婚;当别人产子的时候,我养猫。这一切在2010年轰然改变,我回到了普通人的轨道上来,只是比别人晚了10年。 我勇敢地接受现实,回归庸常人生,并且甘愿追在别人的屁股后面从0奋斗。这一年的英雄,舍我其谁?

10、推友们

我心中的英雄第10名是你们,所有中文推特用户。你们甘愿生活在真实的荒漠,也不去微博虚假的蜃楼。你们被封堵,被放逐,被监控,但你们始终坚守一个孩子的誓言:说出真相,哪怕付出代价。在这一年的末尾,请允许我说一声:我爱你们!正如我爱这美好而残缺的尘世。

479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一个音乐世家的诞生

Saturday, December 11th, 2010

所谓音乐世家,就是在周末下午,女人拉大提琴,男人弹吉他,小猫无可奈何地望着两个噪音制造者。

经过10分钟的合练,我和老婆小试牛刀,录了一首短曲《Go tell aunt Rhody》,这也是一首赞美诗的音乐,歌名叫《礼拜散了》。

下面请欣赏:

[audio:http://www.baibanbao.net/files/wp-20101211-cello-guitar-aunt.mp3]

35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 23 24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