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生活不是条件反射’

五百里骑车回家记(1)

Wednesday, October 13th, 2010

清晨6点,第一缕阳光从纱窗透进来,我猛地坐起,叫醒老婆。今天是2010年10月4日,我们将开始500里走双骑回家之旅。

sunshine

在我的同事余加新“骑行五千里,跨越5000年”壮举的感召下,我跟老婆决定骑车回山东老家。考虑到时间和体力的限制,我们决定先坐飞机到青岛,再乘机场大巴到潍坊。潍坊到我家有两条路线,我们选择了较远的那条,潍坊-昌乐-青州-淄博-滨州-我家,全长220多公里,号称500里。

出发之前,我先电话咨询了山东航空。折叠自行车可以作为行李托运,要求包装后体积不超过40X60X100CM,重量在20公斤内免费,超过部分按:票价X1.5%/公斤收费。山航提醒,机场有野蛮装卸,包装须自己负责。

确认自行车可以带上飞机后,我们到车行,买了两条备用内胎,跟车行师傅手把手学会了卸轮胎和换胎,为防止忘记,用iPhone录像存之。又添置了头盔、手套、修车工具,为老婆买了冲锋裤,冲锋衣,为自己买了一个骑行包。

事实上,托运自行车的过程比较顺利,我们把自行车的链条飞轮等易损部位用泡沫塑料包装,然后装进自行车包里,一过磅,每件不到20公斤,可以免费托运。只不过托运时要签署一个损坏不赔的霸王声明。领取行李时,我们带着悲壮的心情打开包装,发现由于包装得当,车胎放气,自行车毫发无损。

潍坊给我和老婆留下美好的印象。在青岛机场坐大巴,潍坊司机主动把我们两辆自行车放进行李箱,出租车司机,都主动帮我们拿行李,如家快捷潍坊火车站店,只要169元一晚,房间大得可以做上海的套房了。

P1060163

晚上跟老婆吃了潍坊名吃“朝天锅”,回宾馆路过一个KTV,只见LED屏上反复滚动一条广告:“洋酒保真,假一罚一万。”老婆看了激动地说:你们山东人民太实在了!

P1060171

这里先介绍一下我们的两辆座骑。两辆车都是20寸的大行,一辆蓝色的MP18,比较轻快,归老婆。一辆16速世博促销车,稍微笨重一点,我来骑。考虑到此行路况不差,我们没有改装和添置零件。

迎着晨曦,我们上了309国道。秋光明媚,和风习习,我们在宽阔的非机动车道上慢悠悠地骑。当天的目标是到达60多公里外的青州。骑出10多公里之后,路况变差,非机动车道没有了,我们只能骑到混合公路上。身边的重型卡车渐渐多起来,对于这些庞然大物,我们尽量靠边躲避,一上午骑骑停停,四个小时后到达昌乐,一看里程表,才骑了22公里。

我跟老婆达成的共识是,快乐为主,自虐为辅。我们来到一家“鸢飞大酒店”。我们直接把自行车推进酒店,遭到了保安的阻挠,后来叫来他们主管,我们说这两辆车没有锁,而且每一辆都两千多。主管让我们把车推到保安监控室内。

P1060178

这家酒店里有一个潍坊饭店,我们点了几道本地特色菜。最让人回味无穷的是一道“野菜小豆腐”,把小豆腐裹到煎饼里吃,美味无与伦比。

昌乐距离青州30公里,距淄博还有63公里,老婆说,为什么不骑到淄博呢?我说,不能急躁冒进,先骑到青州再说。

P1060209

吃完饭我们继续上路。由于一上午速度太慢,接下来的旅程变得艰难。艰苦程度估计不足。一路西行,一路西北风。全是平路和上坡,大卡车云集。平均时速只有13公里。

下午三点半,我们到达了青州,此时已经骑了55公里,距离淄博还有27公里。

剩下的路程,我们全力加速。骑着骑着,不知不觉,太阳开始西落,风倒是停了,但气温越来越低。我不得不穿上长裤和冲锋衣,我们忍着饥寒向淄博的临淄区挺进。

18:41分,到达临淄。我们已经在路上骑了10个小时,全程82公里。

尽管距离淄博的中心区张店还有20多公里,但从行政区划上讲,临淄也属于淄博,那么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宣布骑到淄博了。

我们把车折叠打包,放到出租车的后备箱和后座,带着一身疲惫,消失在淄博的夜色里。

最后,我们要把所有的赞美献给我的同事余加新,在我们出发前一晚,他给了一条最有用的建议:一定要穿骑行裤!骑行裤的裆部做了加厚处理,可以减缓车座的冲击力。事实证明,它是一条救命裤!

(待续)

901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百里走双骑

Saturday, October 2nd, 2010

双车

(图片说明:这就是我家的两辆豪车,美国大行。)

我的同事余加新,利用国庆前后的假期,从杭州骑自行车回甘肃老家,两地直线距离2600公里,实际里程将超过3000公里,活动详情请看这里的专题报道

对于一个37岁的人来说,这是个不大不小的壮举。年轻时,我们总幻想浪迹天涯,幻想骑游中国,但是那时往往随波逐流,活不明白。人到中年,反而内心反而澄明透彻起来。我想这大概是余加新千里走单骑的原因。

我和我老婆,没有余加新的体格和魄力,我们能想到的最远的去处,就是距离杭州市区26公里外的临平。临平是余杭区的首府,当年郁达夫很喜欢的地方,他曾经写过一篇“临平看山”。临平对我有特殊意义,它是老高的故乡,也是我的后花园。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为了能骑行那么远的距离,首先需要有个好座骑。我曾经有过一辆捷安特山地车,但就在上个月被小偷光顾了。根据古希腊哲学家“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的教导,这一次,捷安特我是不考虑了。后来,我选择了“大行”,这是一个美国折叠车品牌,可以把一辆车装进行李包内。而且,质量过硬,速度奇快。唯一的缺点是有些贵。不过,考虑到买车之后所带来的健康,我跟老婆一狠心一下买了两辆。

下午1点,我们从体育场路出发,沿上塘高架副路向临平骑行。两人骑车,有一个优点,就是对路途的距离不敏感,怎么骑都不累。但也有一个缺点,就是速度快的要迁就慢的,从而使车速提不起来。

骑行八公里之后,到达城北。这一带鸟不语、花不香、尘土飞扬的城乡结合部,房价已经超过2万一平米。过了沈半路,来到了临丁路,听上去好像是文天祥来过的地方,伶仃洋里叹伶仃,其实就是一条从临平到丁桥的公路。

骑到丁桥,看见工人正在搭建一个灯笼墙,长有五十米,高有十多米。丁桥人是应该好好感谢国家,这块曾经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段,现在房产大幅升值。丁桥的男人,都开始被妈妈带着到电视上相亲了。

过了丁桥,看到有农田。杭州郊区基本上已经不种地了,种什么比得上卖地更赚钱。不过,还是看到有老农在认真地整理地里的萝卜,我和老婆都停下车,看了一会儿。断定这老汉不是在体验农家乐,而是真干活,才走。

一路上隐隐闻到桂花香,但无论我们怎样四处张望,都找不到桂花树的影子。

临丁路可以说是中国对自行车最友好的一条路,非机车道有6米多宽,车又少,路又平,我俩骑着骑着,不知不觉已经接近临平。

2小时7分以后,我们到达临平闹市区,在老高大吃一顿,我还喝了1斤多红酒。饭后,我们决定继续骑车回杭州。

想不到回程,老婆发挥后发优势,经常把我甩在后面,我使劲追赶,终于对环法有了体验性的认知。

回程也用了2小时多一点。这样,我们一天骑了53公里,共耗时4小时15分钟左右,平均时速是14码。速度不算快,但考虑到我们是第一次骑行这么远,这一成绩已经让我很满意了。

接下来我们按照计划去青岛,在胶东半岛盘桓几日,再一起回我老家。

秋光正好,家乡的冬枣已经成熟了吧?

73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 35 36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