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nonfiction’

同事yezi

Thursday, October 20th, 2005

奇怪,在BlogLine上可以看到yezi如下的文字,到了她Blog上,居然看不到。

所以把她这段话节录如下。
yezi说--

在红心老大的BLOG上看到他发了这两张照片,第一张照片里居然是……诶,那时候我还读大四,在报社做编辑,创刊的时候负责接待小作家蒋方舟和FLASH作者老蒋。那是我们的开始,很激情。

如果要我回顾,我不想。今天集团领导找谈话的时候,我说“请集团领导和传媒介的老师把《E时代周报》当成一个案例来分析,这是一个很好的研究的例子。”

领导问我有什么梦想爱好的,我说“开一家客栈,但还没有开始做。”……

原本说报纸可以持续到年底,现在是可能没两期好做了。也许下周做完我们就结束一切了。……

也许很快,杭州街头就多出一个游荡的人了。她是自由的,也是迷惘的,她会拿着相机,去做一件自己想了很久也没有开始做的事情。在找到下一个工作之前,我一定要把握时机,把那件事情给干了!

生活,我爱你。

yezi的职业生涯开始于e时代周报。我们报社有个传统,只要桌子和电脑有空闲,对实习生一律来者不拒。与无情剥削实习生的报社不同,我们规定,只要稿子上版,就按正式记者的标准发稿费。我跟老彭曾自豪地说,这是我们的“阿贾克斯模式”(阿贾克斯的球员都是从青年军开始培养,养成球星,或用或卖,皆成大腕。)


yezi大四基本上是在我们报社度过的,她参与了报纸的创刊,与我们一起成长。毕业那年,顺理成章地成为我们正式记者。yezi敏而好学,热情阳光,坦诚直率。她有一颗可贵的好奇心,还有一切资本家都喜欢的品质--不计较个人得失。

在e时代周报上,她编辑的“泡网”版,最早或较早地报道了Blog,Wiki,WikiPedia,SNS,RSS,Flickr……我们对技术有着如下共识,技术不仅仅是工具,它是有生命的,它代表了一种突出重围、挣脱桎梏的精神。

yezi还做过美食、旅游的编辑,无论做什么,她都是那么认真和投入。今年,她谈下了与《中国国家地理》的合作,使我们成为“选美中国”浙江唯一的合作伙伴。她为报社组织过很多活动,谈下过很多合作,就在去年,还拉来数十万元得现金广告。

她从2002年就开始写blog,但像所有早期的Blogger一样,不得不在网上颠沛流离。先是在blogspot,后托管在朋友的网站(BizBeez和eQiao),再后来,到了UUzone。正像她的英文名字asmile一样,无论发生什么,她总是一笑而过。

因为她善良真诚、内心火热,很多人都愿意跟她交朋友,连上海2.0的IT人也不例外。

套用一句《诗篇》中的话,她像一棵树,立在溪水边,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苦干。

但她这些优秀的品质,未必能入得了食肉者的法眼。丛林有丛林的法则,非主即仆,顺昌逆亡,金花配银花,西葫芦配南瓜,只要两人看对眼,疤瘌眼子放光彩。这样的环境,这样的震荡,我不知道她最终会往何处去。

不过我一点都不为她担心,她无论做什么,都会是一个比孙悟空还要出色得好员工。真心希望她能实现自己的梦想,成为一名顶尖的记者,优秀的导演(这是她的专业诶),或者当上西湖边新龙门客栈的老板娘。无论她做什么,我都相信,她会笑到最后。

人不但要适应这个世界,还要改变这个世界!一切都不曾结束,梦想还在延续,直到胜利的那一天!

最后,我也想大声地说--我爱你,生活!

649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告别王崴:一个关于生与爱与死的故事

Tuesday, September 27th, 2005

如果天堂没有互联网,请给他一台DVD

告别王崴:一个关于生与爱与死的故事

他非大腕,也非明星,但他的意外早逝却引发了众多网友的深切怀念。

许多未曾谋面的人为他扼腕浩叹,许多一面之交的人为他彻夜难眠,许多生前好友为他热泪涟涟。

他的博客永远停留在2005年9月22日这一天,《第一财经日报》刊登着他最后一篇电影专栏。

他本名叫王晓春,而更多人熟知的却是他的网名――王崴(wei阴平)。网络作家、影评人、忠诚的朋友、完美的丈夫……所有这些赞美之辞都无法勾画出一个完整的、活生生的王崴。我只有依据模糊的记忆以及众网友清晰的描述,尽力还原他短暂而美好的一生。

王崴这样走了

2005年9月22日晚,王崴骑车途中发生车祸,造成脑部多处挫伤,被辗转送到北京天坛医院抢救。消息传到王崴经常活动的几个网站上,网友纷纷表达关切和祝愿,大家都深信:王崴福大命大,定无大碍,会尽早康复。来自大杂院和泡网论坛的网友,赶往医院探望守候。24日下午,大家焦急地在网上等候关于他的音讯。16点07分,一位网友在泡网发布了一篇很短的帖子――

天堂里没有互联网的话
请至少有一台DVD。
兄弟,一路走好。

大约40分钟以后,正式消息发布:“我们亲爱的朋友王崴,于2005年9月24日下午,由于脑外伤在北京天坛医院经医生抢救无效,与世长辞。”

电影是他一生的梦想

王崴出生于1975年3月16日,1997年从南开大学毕业后,他进入外交部政策研究室工作,此后曾被派往中国驻埃塞阿比亚大使馆。若不是因为他对电影的酷爱,大家相信,他会成为一名出色的外交工作者。

王崴对于电影的执着,决不亚于《天堂电影院》中那个痴迷的小男孩。他家中收藏的影片不下6000部,看过的片子更是难以计数,他凭借对电影敏锐的洞察力、广博的知识、风趣快活的文笔,在报刊上留下了几百篇影评。他说:“电影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想听一个故事,想听你给我讲。风从窗口吹进来,窗帘飒飒地响,所有的影子在墙上摇曳,一个故事,一个关于生与爱与死的故事……”

为了追寻自己的电影梦想,他辞去外交部的工作,来到中国民族音像出版社。在去世前两个多月,他加盟北京闪亮文化传播公司,为央视电影频道策划、制作一挡《世界电影之旅》节目。同时他还在创作电影剧本,计划拍摄一部属于自己的影片。他离自己的梦想已经越来越近,很多人相信,只要再给他几年时间,他就会成为中国最有希望的电影人……然而无情的命运阻止了他。

陆川:耳边依旧是他的呐喊

青年导演陆川当年跟王崴一起泡过新浪电影论坛,他回忆当年拍摄《寻枪》的期间,中途回京,王崴等人为他举行了接风宴。席间陆川喝了很多酒,想到拍电影的艰难,纵放悲声。此时,他听见一个人在耳边喊:“不管怎么样,你丫冲出去了,你丫继续!你丫必须继续!”陆川抬头一看,呐喊者竟是从来说话不大声的王崴。

陆川回忆说:“他十分简朴,十分节俭。从来不乱花一分钱。一年四季,不分寒暑,去哪里,都是一辆自行车。几乎没有看到他打过车。经常听到他说,自行车被人偷了;或者有时候,我们一起聚会到深夜,在寒夜的街头,他会请一个顺路的朋友说能不能把我带到什么地方,我的自行车放在那里了。”

他总在最需要的时候出现

王崴心地善良,古道热肠,他会跟你保持一点距离,但肯定在你最需要他的时候出现。

有一次,一位从没见过面的网友的电脑坏了,王崴骑着自行车,穿越半个北京城,上门提供维修。他乐于跟朋友分享他的收藏和见解。有一次,他辗转买到一套正版的国际动画DVD合集,他刻了一套送给一位初次相识的闪客。要知道,那时DVD光驱还很少,他是用DVD机通过模拟信号转刻成VCD的,其间的麻烦可想而知。

作为专栏作家的王崴在媒体圈里的口碑极好,他从不欠人稿子,别人却常欠他稿费。电影杂志的编辑最喜欢拉他“救火”,因为他几乎有求必应,出手极快,而且稿子从不兑水。

他们的爱情四处相传

王崴一生只恋爱过一次,一生只爱过一个人――他的夫人蒋好书。很多见过这一对夫妇的人都莫名惊诧:世上居然还有这么相爱相依的人!

他们俩无论走到哪里都手牵着手;吃饭的时候,除非动筷子,两个人的手都是始终拉着的;王崴帖子里出现最多的名字是“老婆”;他是喜欢厨房的好丈夫,做得一手好菜,一进超市就直奔调味品专区。

在《飞一样的登记结婚》这篇帖子中,王崴以一贯的幽默笔调说两人登记的那一天。他们决定骑自行车去,王崴“从沙发上拿了个很软的垫子给她放在后车架上,然后骑上车出了胡同,她紧紧搂着我的腰,我感觉她的脸贴在我的背上。”

关于王崴从住院到去世期间,他的妻子蒋好书所遭遇的一切,我不想写了。因为即使把网友描述的话转述一遍,都会让人柔肠寸断!

我只想说:王崴,除了生命短暂,你的一生已没有任何遗憾!

后记:

王崴的人品和故事感动了越来越多的人。网友的悼念文章已达上百篇;网友为他的爱人和家人自发捐款;他的书稿正在由网友搜集整理,筹备出版;他工作过的闪亮文化传播公司计划拍摄一部关于他的电视电影……

死亡有个冰凉的名字,而爱让温暖蔓延!

87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NB时刻】辞职

Monday, August 1st, 2005

江湖著名ID喝茶时讲的,他跟当事人通过电话,如果那人没吹牛,应该是真的。

牛人也是著名ID,很有政见的那种。任了一个副总编,辅佐正总编,双方意见每每不和。

就在上个礼拜,牛背上压上最后一根稻草。牛人宣布辞职。

既果。入正总办公室,反锁门,把前上司暴揍一顿。

729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