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读书笔记’

喜欢谢特务

Tuesday, April 21st, 2009

《潜伏》已经看到了第18集,剧中人物个个俱好,但我最喜欢的是晚秋的老公–那个在党通局的结巴,姓谢的特务。

就在余则成为共产党窃取情报,保密局为党国清扫共党的时候,谢特务一伙人,却在一个酒吧互相买卖情报。谢特务才不管什么主义不主义,信仰不信仰,他一心想的是赚钱。

谢若林的存在消解了这部电视剧拔高的企图,让邪恶的谎言和谋杀变得更加荒谬,让这出主旋律剧有了别样的意义。

戴着镣铐跳舞,而且还能跳出一出天鹅湖,太NB了。

59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电子焦躁症及宿命循环

Sunday, April 19th, 2009

我不是一个憎恨快乐者,但过度的消遣只会让我沮丧。

比如,昨天到今天上午,我一边上网,一边看了10集《潜伏》,只上得头脑一片空,只看得两眼一抹花。

下午,我知道无论如何不能再这样消磨,于是我出了门,包里背着一件长袖衣服,还有一个120的LOMO相机。

整整5个小时,我或在路上独行,或在书店里盘桓。

逛书店对于我来说,不是为了买书,而是为了与众多书籍的偶遇,从而唤醒麻木的内心,响应那借助书名传递给我的来自精神领域的召唤。

在书店的旧书区,我看到一本《韦氏日英辞典》,印刷精良,音详义细。它一下子激活了我残余的知识储备。想当初,上大学的时候,日语是我的二外,虽然只草草学了点皮毛,却打下了风吹不倒雨淋不塌的基础。西方有谚,“莫教老狗新把戏”,话糙理细。航行到人生的中途岛,才发现已经不可能从无中生出有来,下再大的气力与决心最多也只能把以前的烂尾楼重盖。日语,就是我的烂尾楼之一吧。

这本书花100元买下,眉头都没眨,因为太超值了。这本词典除了编选精当之外,使用界面也极友好,每词每句都有罗马拼音注音,遇到日本文化特色的条目,就加图释。例如:日式公共澡堂叫“錢湯”(sentoo),编者怕读者不明白,就放了一幅澡堂门脸照片,还有一幅澡堂内的漫画。更为重要的是,本词典条目按照英文字母顺序编目,而不像日汉词典一样,按照日语五十音图顺序编目,这大大照顾了我等初学者。为了将来有一天能检验一下学习成果,我还买了一本川端康成的注释原版小说《伊豆舞女,雪国》。

路过一家文具店,我买了5B、6B铅笔各5支,方方正正的速写本3本。受牟森影响(他是受宫崎骏影响),我喜欢用软性铅笔,回归纸笔,人的浮躁会减轻。因为我发现,当前大多数浮躁的情绪是伴随电子设备而产生的,所以不妨称为“电子焦躁症”。观察我自己,我发现以下规律。

电子消遣–负罪感–悔悟–远离电子–恢复动力–动力耗尽–寻找消遣–电子消遣–负罪感……

如此往复,不断循环。什么时候彻底停止了折腾,人生也就彻底歇菜了。

52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潜伏为什么好看

Saturday, April 18th, 2009

慕名看《潜伏》,这电视剧如此之火,连FT中文网也开始发文盛赞了。

我买了两张D9压缩碟,边写博边看。刚看第一集,我就喜欢上这部连续剧。

以前看电影里的国民党,老觉得不像,不是太滑稽,就是太干瘪。这次看到的国民党军统却让人感觉那么真实。

举两个例子:

科长让特务孙红雷忘掉儿女情长,孙说:委员长、戴老板都不弃美眷,为什么我不行呢?

科长义正词严,勃然做色,厉声说:等你当上了委员长、军统局长,你也可以,但现在不行!

等等……咦,这一幕怎么这么熟悉?嗨,这不是生活中常有的情景吗?那种权力的蛮横与无理,现在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在火车上,科长对孙红雷来说,我们去执行个秘密任务,到南京去刺杀叛徒,我先把我们在南京的活动安排说一下。话音一落,孙马上掏出笔记本,准备记录。这个桥段看得我哈哈大笑,这么体制化的场景,对于今天的我们是多么熟悉啊。

已经看到第三集,孙红雷已经蜕变成了地下党,以后就要跟体制对抗了。可见,主旋律电视剧,只要反着看,也堪忍受。

36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7 8 9 10 11 12 13 ... 42 43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