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读书笔记’

《沉思录》

Friday, January 25th, 2008

《沉思录》

原载《广州日报》

你想获得帝王一样尊贵的享受吗?不必奢望独中亿元大奖,或者住进花园洋房,只要花费20元或更少的钱买一本《沉思录》就够了。

《沉思录》的作者是古罗马的皇帝马可•奥勒留(公元121-180)。跟古今中外荒淫的暴君不同,他没有三宫六院,酒池肉林,他一生中大部分时间在马背和篝火边度过。在戎马倥偬的间隙里,他写了一本给自己看的书,一共十二卷,就是这本《沉思录》,也翻译成《马上沉思录》。

这是很多国家的领袖们的案头书,据说克林顿就喜欢读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里面说过–“那么,尽情快乐地生活吧。”且不去管它。对于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们来说,这本书的价值在于给我们兜头浇了一盆冷水,又像喝下了一杯苦咖啡。原来,两千年前的烦恼跟今天没什么区别,强大帝国的皇帝跟今天的上班族都有着同样的困惑。奥勒留好像伸手拍着我们的肩膀,目光灼灼,对我们说:好自为之吧,你并不能改变世界。生活像一锅烂白菜汤,谁不得一仰脖一闭眼喝下去。付出你最好的努力,但要始终认清你的局限所在。

从哲学传承上讲,奥勒留是斯多葛学派的传人,在这里我不准备Google一堆古希腊哲学的教条来冒充知道分子。在《沉思录》中,我读到了佛陀、孔子、老子、圣经的思想。可见,智慧是跨越时代、地域、宗教和种族的。正应了那句话:东方圣人出,西方圣人出,其心同,其理同。

简单归纳一下,《沉思录》说了下面这些道理:把你自己当成自然的一部分;接受命运,不要抱怨;不要为身边有讨厌的人而大惊小怪;接受变化,死亡也是变化的一部分;万事都是重复的,人活四十跟千岁也没区别;趁活着的时候,追求简朴、美德与快乐;压力是正常的,是宇宙的一部分,忍耐也是正义的一种;我们生来不是为了追求自己的伟大,我们为他人而生;既然我们平静与快乐在我们内心,为什么要向身外去求呢?

当然,如果奥勒留像我这样的行文的话,那就不是“马上沉思录”,而是“的士咏叹调”了,也许还要加上“无病呻吟”几个字。像无数先哲一样,奥勒留的文笔优美舒扬,擅用比喻,充满了诗意。比如他说—

“假设人们杀死你,把你切为碎片,诅咒你。那么这些事情怎么能阻止你的心灵保持纯净、明智、清醒和公正呢?例如,如果一个人站在一泓清澈纯净的泉边诅咒它,这清泉决不会停止冒出可饮用的泉水,如果这个人竟然把泥土或垃圾投入其中,清泉也将迅速地冲散它们,洗涤它们,而不会遭到污染。那么作为拥有一种永恒的泉水而不仅仅是一口井的你将怎样呢?要每时每刻地塑造你自己,达到与满足、朴素和谦虚结为一体的自由。”

不过,这本《沉思录》的中文译本可能并不适合朗读,它是根据乔治•朗的英文译本转译的。而朗译存在一个问题:风雅有余,信达不足。中文译本喜欢用绵长的句子直译,偶尔有叠床架屋、不知所云的地方。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诚如译者何怀宏所说:期待将来有直接从希腊文翻译的本子问世,让现有的这个译本完成其历史使命。

2,795 total views, 10 views today

我爱夸连岳

Wednesday, January 23rd, 2008

给《广州日报》写的书评,夸不好,瞎夸。当事人们都别脸红。链接

连岳的心灵老母鸡自助汤

  如果连岳开一个感情诊所的话,会不会每天女顾客盈门?哦,请不要称呼她们“女病人”,她们至多算“心病嫌疑人”。

  我由衷赞美那些给连岳写信的人,无论他们身在何方。在一个喧哗与骚动的社会里,提对问题比给出答案更为紧要。1980年,一位署名“潘晓”的读者给《中国青年》杂志写了一封信,提出了一个轰动中国的真问题:人生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20多年过去了,有的路拓宽了,比如机动车道和财路;有的路却变得更窄,比如人行道和心路。

  爱问连岳的人提出的问题,除了“爱情”是永恒不变的主题外,还包括以下几大关键词:“处女(膜)”、“二(三)奶”、“性致”、“劈腿”。这本书如果放到网上,被防火墙软件自动扫描到的话,很可能会被误判成为一本黄书(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连岳的博客经常会打不开)。而事实上,人工审读会发现,连岳的书比圣人的床单还要干净。

  历史上的禅宗,一直有“顿悟”和“渐悟”两派。顿悟派喜欢当头棒喝,有时候还会砍笨徒弟的手指头。连岳显然是“渐悟”派的传人,无论爱问者的问题多么琐碎繁复,他都能气定神闲、侃侃如也,把地上一堆纠缠不休的乱线,布成一个井井有条的局域网。当然他的解答中不乏善意的反讽和柔和的机锋,像武侠小说所写的那样——用一股绵绵的真气,把对方劈来的一掌化为无形。

  有一次,到外地出差,跟一位老友相见,卧谈至深夜,八卦聊完,我俩开始用连岳的警句像土匪一样对“切口”。老友说,他喜欢的段子是,一个女孩,从外国男友那里收到一份礼物,一个廉价手链,女孩强调:“It’s cheap, but nice(很便宜,但很好)。”后来链子断了,女孩心慌,问连岳这是不是一个不好的预兆。连岳回答:你想多了,链子断了是因为“It’s cheap, but not nice(很便宜,但不好)。”我说,我喜欢的段子是,一个大学女生,被男友的妈嫌弃,因为她不能又快又好地完成男友家传宗接代的任务。连岳先引用了《圣经》中的话,“不要把珍珠丢弃给猪”,接着话锋一转:人类中有没有披着人皮的猪呢?有!你男朋友就是一个。至于你男朋友的妈,简直是猪中之猪。我这么说,丝毫没有侮辱猪的意思。

  如果你读了连岳的书,会发现以上段子与原文有不少出入。没办法,人到中年,记忆力的半衰期很短,我俩只好半靠背诵,半靠发挥。

  后来我俩的话题集中到一点,那就是为什么连岳能够写出这么好的情感专栏,而我俩则不能。老友说,原因很简单,我了解连岳,他是一个心如赤子、知行合一的人,当他说“不要乱搞”的时候,他自己首先做到了不乱搞。我说,那我也知行合一啊,我的主张跟他相反,并且我也做到了。为什么我还是写不出他那样的文字呢?

  答案——哦,朋友——在风中飘荡,在风中飘荡。细读连岳,你会发现,他并不指望自己的回答对提问者能起多大的功效,因为他相信《圣经》所教训的——人的帮助并没有用处。换句话说,连岳只是抱出了家里的老母鸡,对女青年们说,想喝心灵鸡汤吗?来吧,不过你们需要自助。

1,478 total views, 15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39 40 41 42 43 44 45 ... 63 64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