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tech’

The Daily:默多克的麒骥一跃

Thursday, June 30th, 2011

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制定规则的,一种是遵守规则的,而默多克无疑属于前者。在传统媒体巨头面对数字化的挑战谨小慎微地摸索、随波逐流地跟风的时候,默多克总能发出跟众声喧哗所不同的声音。他最早提出传统媒体面临消亡,向全球同行敲响了警钟。他始终主张数字化内容应当收费,并在他所控制的《华尔街日报》上坚决实施这一战略。在传统媒体面临手机、iPad等移动终端,进行内容数字化,并像哈姆雷特一样犹豫“To be or not to be”,“收费还是不收费”的时候,他又走出了一招险棋,创办了纯数字化的报纸:The Daily。

The Daily,中文名字就是《日报》,光听这个名字就可以知道默多克有多么野心勃勃,这就好比在狗不理包子对面开一家饭店,名字就两个字“包子”一样霸气。

The Daily从2010年开始筹备,2011年2月2日正式出版。跟传统的报纸最大的不同是,它只在iPad上订阅发行,没有纸质版,也没有完整的网络版。要看这份“报纸”,你必须拥有一台iPad,还得有一个苹果应用程序商店的美国账号,当然光有这些只能保证你试看15天,此后,再想看,你必须选择订阅:每周0.99美元,或者全年39.99美元。

收费策略不是默多克一时兴起,而是谋划已久。新媒体的异军突起把传统媒体杀了个措手不及,看到新闻门户网站无偿使用自己的内容增加流量,并用流量换取广告费,传统媒体十分眼红。他们一方面收回新闻内容的无偿转载权,另一方面开始构建自己的网站,试图如法炮制,通过吸引流量来卖出在线广告。而这条路证明是行不通的,门户固然可以用海量信息来获取点击率,传统媒体却只能吸引特定用户的访问。因此,传统媒体开始尝试对内容进行收费。然而,互联网早期,免费观念已经深入人心,为电子版内容付费的习惯的还没有在网民中形成。《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都曾在尝试收费之后,又重新免费。

默多克的不凡之处在于,看到了表象背后的实质和现状之外的未来。人们暂时不接受收费,并不是不认可内容的价值,也不是没钱,而是还没有对电子内容消费形成依赖以及缺乏有效便捷的支付手段。当默多克的新闻集团收购《华尔街日报》之后,立即宣布在三个月之后对部分内容实行收费。当时,其主编艾伦-默里说过一段耐人寻味的话:“每天都有大量用户花费几十亿美元来购买信息。在德克萨斯州有些人每天就靠着数石油钻塔的数量来出售石油业务信息,这些人可都是开奔驰的。真正的问题在于信息要有价值而不是受众广泛。或许受众很小,但它的价值足以让人们掏钱购买。而我认为这正是很多报纸的机会所在。”

在The Daily的创刊仪式上,默多克说:“新的时代需要新的新闻媒体。”乔布斯则称赞,这份报纸必将重新定义数字化时代报纸的概念。经过一个季度的运作,情况究竟如何呢?我们来看看这份略显神秘的“包子牌包子”--名叫日报的日报。

我同时订阅了《纽约时报》的Kindle版和The Daily。对我而言,《纽约时报》好比是主餐,量大价贵(每个月定价为19.99美元),需要花时间和精力深入阅读。而The Daily好比是餐后甜点,适合作为休闲阅读。The Daily 不愧是默多克旗下的报纸,深得《世界新闻报》等传统小报的三昧,新闻选择得抓人眼球,八卦拿捏得恰到好处。每期内容约为100页,文章长度以2页为限,恰是数字阅读可以承受的上限。内容涵盖美国政治,经济,娱乐八卦,体育,App和游戏,封面报道以丑闻和犯罪新闻为主,相当引人入胜。其内容,不与长篇大论的《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论短长,只与平民大众喜爱的《太阳报》《今日美国》争高低。每隔一段时间就抓一热点,例如卡恩丑闻,恶母杀女案等,近期经常占据头条。按照默多克的说法:“The Daily并非简单的纸质报纸电子化,她的视频和图片质量是非常高的,比杂志还要好,而且,可与用户有很好的互动,这与传统报纸的形态还是不一样的。”

从用户体验角度讲,我用过那么多报纸杂志的APP, The Daily的阅读体验是最好的。它只用左右翻页,合乎自然之道,可以方便地自学习,甚至到了中年公务员能解的程度。它也是利用iPad多媒体特性最好的,音视频的插入恰如其分,互动虽然不多,但常令人耳目一新,深得鱼水之欢。整体来讲,The Daily好比一个美人,比燕肥,比环瘦,前凸后翘,恰到好处。

The Daily并没有与传统媒体相结合,而是组织了一只全新的团队。它又自己大记者、编辑、摄影师、自由撰稿人,内容无所不包,每天更新。当然,它也是一架烧钱机器,在创刊之初,至今已经花掉了3000万美元,其中首季度运营花费1000万美元,平均每周花费50万美元,比办一份传统媒体成本要低,但作为电子媒体,消耗依然很大。

迄今为止,新闻集团没有公布The Daily的付费订户有多少,也没有公布有多少免费用户转而付费,所以,它的营收还是一个谜。不过,按照现在的办报成本,它需要至少65万付费订户,才能维持一年的收支平衡。

默多克在接受《南方日报》专访时说:“我会努力成为这场新闻革命中的一名先锋,但我要特别强调的是,The Daily现在还处在一个非常早的初期,相信未来会有更多创新的成果发生,我们现在正处在大变革的时代,变革的步伐也会越来越快,我相信我们最终会是处在一个电子时代,它会改变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不仅是新闻、电影、电视,还有教育、文化等等,都会受到影响。”

有《华尔街日报》数字化成功的先例,我们有理由相信,默多克在The Daily上的豪赌,不会枉抛心力。

649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我为什么依然相信Bitcoin?

Sunday, June 26th, 2011

2011年6月20日,一个像偷袭珍珠港一样臭名昭著的日子,Bitcoin最大的交易网站MT.GOX受到黑客破解和攻击,将这种虚拟货币对美元的汇率从18美元打到了0.01美元,随后,MT.GOX承认,它的用户数据库被盗,大量用户名、密码和邮箱暴露在网络上,接下来,情况急转直下:

1、MT.GOX被黑客攻陷之后,宣布停止运营。尽管MG不安全不等于bitcoin本身不安全,但Bitcoin最大的交易市场关闭了,也就是说,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货币交换的主要通道堵死了。Bitcoin没有了参考价,其它小的交易市场价格也就缺少了风向标。头羊已死,羊群四散。这就是比特币面临的主要困境。

2、挖矿难度空前增加,这是致命的。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挖矿大军,挖矿的难度系数空前增加。以全球最大的deepbit.net矿场为例,从6月4到6月20日,挖矿难度已经从607,153,增加到849,607。更可怕的是,6月25日,这一难度已经增加到1,379,223!

3、产能下降,挖矿有入不敷出的趋势。随着挖矿难度的增加,挖矿效率几何级数降低。笔者在6月4日,安装一台矿机,显卡是:6990×2,运算能力是1400Mh/s,这台机器运行之后,初期每天产量是3btc,随后下降到2.6btc,6月25日起,这一数字下降到了0.89BTC! 产能至少下挫了70%!令人气结。

4、比特币热度开始消散。跟5月底6月初,人们趋之若鹜相比,现在讨论Bitcoin的人明显减少,比特币的声誉也一落千丈。对于Bitcoin这个游戏来说,依赖于用户的信心,如果信心下跌,那么它的价值也就下降。

目睹了以上种种不利局面,Bitcoin还有希望吗?

我的回答是:有!

计算机专家会从比特币算法、安全性等方面来论述这种虚拟货币存在的合理性。但我是从哲学角度来看这一问题的。

Bitcoin是人类社会产生的一种反规训手段。

规训这一词,来自福柯的《规训与惩罚》。福柯研究人类社会的发展后,敏锐地发现,人类社会的管理从公开严厉的惩罚,慢慢向更加精巧细致的方向发展。以前是游街示众、公开处决,用这种赤裸裸的暴力形式,恐吓市民们顺服。后来,社会文明了,不再把血淋淋的刑罚当众展示,而是换了一种升级版的管理方式。通过校规、制度、打卡、监控等手段,让人们心里慢慢形成规矩。这好比,一所监狱,以前用高墙铁丝网围住,后来科技进步了,换成了一种杀伤力极大的电磁墙,墙看上去并不存在,但只要穿过去就立仆,问题在于,这面电磁墙并不是每时每刻都通电的。对于犯人们来说,有形的高墙固然可怕,但是能人们还是可以越狱。但无形的墙,几乎是不能穿越的。尽管它不一定通电,但穿过的代价可能就是死亡。用这样的办法,这面墙就竖在人们心里。惩罚变成了规训。

英国哲学家边沁,1785年设计了一种新型监狱Panopticon,一般翻译成“全景观察屋”。这种监狱,四围全是一个个透明的囚室,在中间设置一个观察屋,屋里的看守可以看见每个囚室内的情况,囚室里却看不到看守,也不知道看守是否在盯着自己。边沁相信,依靠这样的设计,就可以用很少的看守来看管很多犯人。因为犯人吃不准看守是不是在盯着自己,他的行为就会自我约束。不要以为这是哲学家的空想,边沁一辈子推销自己这套设计方案,由于议会反对,才没有实施。不过他的理想在200年以后实现了,阿根廷就建了这样一所监狱

福柯深受“全景观察屋”的启发,他进一步发现,边沁所设想的治理结构,在人类社会已经普遍实施。学校、军队、工厂、公司,凡是有人的地方,都可以用这种精巧的办法来控制。不是惩罚,而是对于惩罚的恐惧约束了人们的行为,不是外部监控,而是内在的审查,让人们俯首贴耳。

边沁和福柯精准地预言了现代监控社会的产生,如今借助电子手段,个体已经无处藏身。摄像头、银行、电话线、光纤、电波组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大网。监控无处不在,又让人感觉不、出来。除非你成为重点关注的目标,你照常可以出门、会客、开车、乘机、转账、通话、博客、微博……,但一旦监控者认为必要,这张大网就可以瞬间收紧。在失去自由之前,你是自由的,在被剥夺权利之前,你拥有法律赋予的权利。

在现代社会里,信息和资金的流动,比人和物的流动还要重要。一旦信息和金融处于监控之下,社会将真的变成铁板一块。近在眼前的例子是,全球范围内,监控的大网都在收紧。当阿桑奇的wikileak威胁到美国利益的时候,美国政府立即给paypal施压,终止了wikileak的帐号,从而切断了同情者给wikileak捐款的渠道。

每一种控制力量都会产生它的反作用力。Bitcoin就是反抗社会监控的产物。Bitcoin的诞生,使得突破全球资本主义的密集监控成为可能。Bitcoin基于P2P协议,不用通过第三方,资金的流动匿名且不受监控。这为西方世界的社会变革提供了新的突破口。

目前,wikileak已经开始接收Bitcoin捐赠,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Bitcoin的应用,当然不局限于捐款赞助,它还将更多地用于劳务交换,想象一下,当人们用BTC购买孕育新思想的书籍,购买服务器,雇佣美工设计网站,招募程序员开发iOS应用的时候,Bitcoin的春天才刚刚开始,而目前不过是冻雷惊笋的时刻,要坚定信心,要耐心等待。

彩虹,只显现给那些在暴风雨中没有丧失心智、没有沉沉睡去的人。

68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电子并没把我们变成白痴–《荒原》就是证明

Tuesday, June 21st, 2011

“四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荒地上长着丁香/把回忆和欲望掺合在一起/又让春雨催促那些迟钝的根芽。”这是现代主义诗人T.S.艾略特代表作《荒原》的开头几句。这首诗向来以意象奇特、用典丰富、艰涩奥义而著称,跟大众文化向来没有什么交集。然而,可能谁也没有想到,借助iPad平台,《荒原》的电子书创下了一个奇迹。

一直致力于新型电子书出版的Touch Press公司,把《荒原》制成了iPad版(软件名称为:The Waste Land),创造性地把文本解读、手稿展示、音频朗诵、视频表演等元素无缝结合于一体。《荒原》电子书在iPad上刚一推出,就占据了苹果应用商店英国店的第一名,并且迅速占据了图书类应用软件的第一名,在全部应用软件中总排名第45。

《荒原》利用了 iPad 的特性,以多媒体的形式展现诗歌的魅力。读者阅读这首长诗的时候,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调出注释,可以选择收听包括诗人自己录音的在内的7种朗诵,也可以爱尔兰著名女演员Fiona Shaw演出的视频,视音频与文本之间,精确同步,声音念到哪一句,文字就高亮显示,手指触到哪一句,音画就从哪一句开始。同时,应用中包含互动性的草稿和其它很酷的效果,读者能够了解诗歌创作的过程。虽然13.99 美元并不便宜,但性价比并不低,更重要的是它把人们重新拉回到经典文学作品面前,得以获得更高级的精神愉悦。

《荒原》是 20 世纪最重要的诗作,包含有很多奇特而启示性的镜像,同时也有很阴暗晦涩的一面。这部诗作能够为读者欢迎,证明电子时代并不一定如同某些人担心的一样,会导致文化的衰落。同时,也为电子书的发展,提供了一个崭新的思路。

苹果iPad刚刚问世的时候,人们曾经惊呼电子书的春天终于来了。但是很快大家发现,如果只想阅读文本,iPad跟使用电子墨水的亚马逊Kindle阅读器相比,并不具备优势。电子墨水本来就是对彩显的反动,iPad又改回了背光屏幕。亚马逊发明好了轮子,苹果又改成了狗拉爬犁。

迄今为止,人类的图书可以分成两种,有形式的和无形式的。有形式的图书,只有借助纸张和印刷术才能完整呈现,比如字贴和画册。无形式的书可以装进任何容器。就拿《荒原》来说,它的文本上无形式的,由于过了版权保护期,还是免费的。理论上讲,它的内容可以灌装进任何图书介质中,人们为什么非要来买Touch制作的电子书呢?

原因有很多,最重要的一点是,现在的电子书做得不够好。还没有斩断与纸质书的脐带。目前主流的读书软件,都在模仿书页轻微翻动的效果,初看令人惊艳,看多了酒令人厌烦。电子书不应该是实体书的模仿,它完全打破翻页顺序,创造一种崭新的形态。《荒原》彻底摈弃了翻页效果,它的文本是连续的,左右翻动,可以切换手稿的照片与电子文本。它让看电子书变成连绵不断的阅读。

“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电子书与纸质书相比,有一个劣势,就是不能乱翻。而《荒原》在导航上做了大胆创新,可以调出全文地图,迅速让书页到达你希望它出现的位置。这项改进,使乱翻电子书成为可能,也大大方便了读者。

速读和精读永远是一对矛盾,而在传统纸质书时代,除非练就一双火眼金睛,否则很难在茫茫字海中找到你想要的关键词,除非练就“板凳要坐十年冷”的定力,也不会认真地去阅读注释、查询每个疑难文本的含义。而《荒原》这类新一代电子书,较好解决了这个问题。当你需要精读的时候,注释在文本的一侧出现,可以查到一个词或者一句话的笺注,便于深度阅读。

想想一下吧,将来的孩子们读的《史记》,肯定不是现在的纸质版。在未来的电子版《史记中,》至少每一条注释,都出现在最需要的地方,不懂的句子,立即翻译成现代汉语。需要时,召唤出王力群老师的讲解;不感兴趣的内容,可以变成王力宏老师唱歌。这一天看上去不太遥远,既然《荒原》能够做到,《史记》、《离骚》为什么做不到?

如此说来,电子书的发展前景看上去很完美,但有一个问题,谁来做这么精良的电子书呢?一般来说,在苹果商店里,电子书公司与苹果公司七三分成。电子书软件卖得越多,出版商的收入才越高。而在中国,购买正版软件还没有形成气候。即便是在苹果商店里,越狱盗版纵横,让开发中文图书的出版机构缺乏动力。

电子书《荒原》的成功说明,人们现在对电子书的设计和制作,已经开始告别了婴儿阶段。未来必然是电子书的天下,也许有一天,大部分跟纸质书打交道的时间越来越少。作为内容的书和作为形式的书,将同样重要。人们愿意为新鲜的内容付钱,也愿意为获得更好的体验而付费。现代科技并没有使我们变成数字白痴,电子也同样可以是有灵魂的。

57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 33 34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