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writing’

2002-11-08

Friday, November 8th, 2002

2002-11-08

@ 不做懦夫,不做烈士,要做战士。

@ 要对自己诚实,不要欺人和自欺。你的良知好像蝙蝠,会在黄昏时分,飞出来,啮食你。

@ 城市里没有生活,也没有爱情。

@ 灵魂腐烂,肉体芬芳。

@ 要学会拒绝简单,要学会接受复杂。

posted by killer # 6:28 下午

我们激动莫名,仿佛有了爱情。

posted by killer # 5:55 下午

耳边又响起格瓦拉的旋律,我的心已经飘零在灯红酒绿里,没有家园,没有归宿。

“带上我走吧!”我想起那个小观众对格瓦拉剧组说的那句话。

posted by killer # 5:47 下午

走啊,走啊
一路上留下
惊鸿一瞥的艳遇
也留下
伤痕累累的爱情

1,10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核桃壳与噩梦

Saturday, November 2nd, 2002

汉字真是蹊跷,很多含义不好的字看着就很不舒服。比如癌,比如噩。原先大家都用恶梦,现在两者已经通用了。我们伟大的辛勤的校对员同志们说的。

我原先的主页叫核桃壳,里面有句话,是我引用的《哈姆雷特》:“即使把我放进一个核桃壳里,我也要做自己拥有无限空间的国王。”其实我引用这句话的时候偷工减料了。原句子前面,还有一句不好的话–

如果不是那些噩梦,即使把我放进一个核桃壳里,我也要做自己拥有无限空间的国王。

真的,如果不是那些噩梦。

噩梦,啊,噩梦,那些噩梦.……

99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坐在一个人的办公室里

Wednesday, October 30th, 2002

坐在一个人的办公室里,桌上盛开着一丛雏菊,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不插更无花。

Blog实在是伟大,我现在只要乐意写点什么东西,只需轻轻点一下鼠标右键,一个文本框就像出水芙蓉一样冉冉升起。

我们激动不已,仿佛有了爱情。

胡乱想出这么一句诗,只是妄想而已。混说什么爱情,一夜情都没地儿找。

小叶已经教会了她妈妈(一位初中文化的阿姨)使用Blog,技术简直太伟大了。

在这个动荡莫测的时代,技术,才是真正的诗篇!

让文学家去死吧,顺便把艺术家也带上。

我们要红拂夜奔,我们要野有死??,既然没有光明,就给我们来点黑暗中的快感!

妈的!我们不询问,我们不要求,我们把他(她/它)拿下,接着就占领!!

1,02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234 235 236 237 238 239 240 241 242 243 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