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writing’

一只坏灯泡

Wednesday, April 22nd, 2009

外婆家是杭州最著名的大众化餐饮品牌。最近,报社组织了一群中小学记者,对外婆家的总经理吴国平做了次采访。

有位小朋友观察仔细,发现餐馆门口一只灯泡坏了,就大胆地说:“我问个问题您别生气。为什么灯泡坏了都没人修?”

吴国平说了一番话,小朋友们也许没听懂,但我听懂了。他说,管理者要在理想和现实中做出平衡。我们的一线员工,每天忙得脚步沾地,根本没有时间停下来思考。而有时间观察和思考问题的人,动手能力又不强。因此,凡是来外婆家工作的大学生,都要先到一线去锻炼,但是每天只锻炼半天,因为一天的话他们撑不下来。他们有时间有能力思考,也可以启发一线的员工思考。

我对这段话的理解是:虽然灯泡坏了没有人报修,并不是一线员工的责任,因为他们每天都在尽职尽责地忙碌着,没有时间停下来观察和思考。那些有时间发现问题的人,应该去解决这个问题,而不要对干活的人指手画脚,求全责备。

这位吴总确实是一位务实的管理者。他体校出身,当年曾是浙江的短跑小将,后来成为职业经理人。他不受教条的束缚,知道哪是重点,哪是非重点,用长三角一带的话说,叫“拎得清”。

小记者们也难能可贵,善于用平等的视角跟企业高管对话。这一点是很多大记者都做不到的。长期以来,财经报道记者存在心理偏差,一心想解读财富人物的成功密码。其实,财经记者和一切记者一样,只有三项任务:记录,记录,再记录。

1,07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响应宁檬倡议:到小摊上买东西

Monday, April 20th, 2009

今天我冒雨在马塍路小巷子里走,看到有人摆了一个小摊在卖菜。我一下子想到了宁檬最近一篇博文,全文如下:

在小摊摊上买东西

每次在超市里买了在小摊摊上也可以买到的商品,会觉得比较抱歉.

我在超市买了一个杯子,对这个巨大的机器并无啥影响,售货员也不会更高兴一点.

但是给一个小摊摊,每卖出一样东西,都是成交的喜悦.做小本生意的人,有些也许就需要这点钱贴补生活.

又想起胡冬.我们在他家附近逛街时,听说ASDA(一家著名的连锁超市)将在附近开业,我十分羡慕.但是他说不喜欢大型超市.

不记得是他还是别人跟我说,每一个大型超市开业,周围几百米的小店都会大受影响,倒闭一批.

我上周就在小摊摊上买了一个玻璃碗,还问过能否放进微波炉.他说可以.结果我一放进微炉,这个碗就裂了,哈哈.

于是我买了一把生菜,摊主一称,用杭州话说了个价格,我没听清,就拿出两元硬币递给他。他把一枚扔回我的钱包,然后换成普通话说:1块钱。

我拿着这一把蔬菜一直走回家,这将是我明天午饭的主菜。在此我也建议大家多到小摊上去买菜,多去农贸市场,而不是把冤枉钱送给肥得流油的大超市。

58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在卧室里上网

Friday, April 17th, 2009

坚持了一年又8个月之后,我终于在住处安装了宽带。之所以一直挺着,是因为我有一个奇怪的说服自己的理论。卧室乃静休、读书、欢愉的所在,岂能把网络这个怪物再放进来。让恺撒的归恺撒,上帝的归上帝,工作的归工作,休息的归休息。

理论虽好,还需要忍耐帮衬。在这一年多光景里,我曾经半夜跑回办公室,只为交一个小稿子;我曾经可怜巴巴地接收邻居的未加密无线信号,只为完成一篇博客;我也周末的一大早奔向报社,只为了看看博客的留言多了几条……

家乡有句谚语:省着省着,窟窿等着。意思是人算不如天算,节衣缩食到头来不过是填了更大的坑。既然网络必不可少,我还是装个宽带吧。恰好电信在搞活动,我花了1490元,办了个2M有线加每月20小时3G无线宽带套餐。

从此我可以像和菜头一样,过上翻身土司的生活。从此,我从“办男”进化成“宅男”,在晨曦的光里,献上我博客的晨祷。

61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 242 243 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