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writing’

黑白《迷城》

Sunday, December 2nd, 2007

杭州这座戏剧荒城,每天只上演72家房客。幸亏有桂老师和黑白剧社,我这几年才能免费看戏。当然,打车不免费,寒风猎猎,我伸手打着旗语。出租车傲然开过,司机怎么知道,我要去紫金港,30块现大洋,就这样从他车轮前叮当滚过。

紫金港真大,从前门到后门,完全可以开通一列卧铺火车。来到剧场前,黑白社员笑脸相迎。笑和笑大有区别,就像真花和塑料花。

真花引路,我在观众台前排就座。校领导致辞简短,关键词是和谐社团。随后,冷焰火大作,全场振奋,掌声也和谐。

戏叫《迷城》,属于原创。幕启灯亮,我打开DV。戏近90分钟,DV电池许诺给我87分钟。

舞台上呈现战争场面,弓箭、大刀和钢叉,冷兵器时代更注重时装。一阵打斗后,漂亮MM都死了。上来男二号,观众方知,刚才是个游戏。

回到现实,一所老房子,男一号把女一号囚禁,为了胁迫男二号重回井冈山,再当大法师。故事似乎牵强,周围几个观众显然入戏,讨论女一号应当报警。浙大普法教育,效果果然斐然。

游戏与现实来回拉锯战,老房子要定向爆破,城市规划大如天。男二号拆迁户一般进退两难,又似规划局一样稳操胜券。回到游戏,杀了一号男。

观众青春烂漫,笑点低如高原烧开水一般。笑比哭好,笑声比掌声更能凝固时间。

男一哭天抢地,身未死,魂已散。索性也进了密室,要跟一号女一块玩完。若不是在校园,若不是桂老师导演,换成百老汇或李安,老房密室,孤男寡女,末日之前,定有另一番超生死考验,拷贝也会有7分钟删减。但黑白剧社,成熟而克制,不容观众有半点遐想。诗三百,思无邪,校园戏,很纯洁。

爆炸倒计时,秒针在滴答。男一号临终告别是全剧最精华。他说,他宁愿活在虚拟世界里,也不愿在现实里一般一眼。他相信可能,憎恨必然。

紫金港周边,楼盘罗列,均价已过万重关。招聘会开过多场,才人马驮车载,已安全运往大公司。后宫容积有限,民女早点嫁人吧。这些都是必然。

接下来是败笔,女一号变成了兑水琼瑶,对男二号倾诉爱情,知冷知暖,就差问出国有没有带足内裤。结局更为不堪,爆炸声过后,悲剧感只停顿了几秒,男二号就跑出来解释,定向爆破已取消,刚才是儿童节焰火。这番说辞十分华南虎,十分林业厅。

和谐大结局,毁了一出好戏。

瑕不掩瑜,戏出校园,又是原创,能做成这样已十分不易了。感人一幕,在剧场门口,黑白社员对着黑暗呐喊:谢谢大家!

谢字应该由观众来说。

寒风毫无遮拦,剧场余温吹散。校园里车倒好打,我一招手,就钻进了现实与温暖。

93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晚上

Sunday, December 2nd, 2007

荒郊野外,突兀着一座旅馆。酒吧人气蒸腾,窗外冰雨交加。公路在黑夜里绷紧,一根弓弦,爱丁堡-格拉斯哥。

木匠是我,汉字码成红松。思想烟头落到语言刨花上,嗤,一声火苗。今夜我不抒情。

–你呼唤我,我就答应,并抛下所有,跟你走。

–来,跟我。

–好,等我打完这网鱼。

–跟我,让你得人如得鱼。

–好是好,可我不光打渔,还杀家。

仇人如麻,晒干不过三两。我牛眼圆瞪,刀就在鞘里咳嗽。

你在那里,又不在那里,看着我,不说一句话。

不是归人,也非过客,晚霞铺路,匆匆上马。白昼拆桥,子夜渡河,苍琅一声,就是满头白发。

酒,飞流直下。

70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朋友的一首诗

Wednesday, November 14th, 2007

slaves

96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