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writing’

西行漫记-1

Wednesday, March 12th, 2008

本期杂志要做都江堰的专题,我与同事一行今天下午飞抵成都双流机场,然后乘车赶赴都江堰市。

都江堰市在1987年之前叫做灌县,一个灌字,道出了此地的本质,成都平原就是这么灌出来的,依我看要改名也应该改成灌市。

都江堰水利工程在世界水利史上的奇迹。像一切建筑奇迹一样,它也是无数人血汗泪的产物。

都江堰的奇异之处在于,完全靠人类的智慧和自然之力,把滔滔岷江水加以驯化利用。鱼嘴是人工筑堰,用来分流江水,外江泄洪,内江灌溉;宝瓶口是把山开出一条口子,控制内江流量,灌溉川西平原;飞沙堰的设计更为巧妙,它利用河岸凹陷的弧度,把砂石拦向外江。这其中,没有建一道大坝,也几乎没用什么机械。

这个巧夺天工的工程可以跟探索木星的“卡西尼号”太空探测器相媲美。对于木星,我不太懂,我不是学土木工程的。但是通过和菜头的转述,我隐约明白了卡西尼号的智慧之美。简单地说,卡西尼号通过巧妙利用金星、地球的引力,来回进行四次加速,只消耗了很少的燃料就飞到了木星。

现代物理学家如果演算出一个过于复杂的公式,他们不会说:瞧,那有多乱;而会说:瞧,那有多丑。

早在2200多年前,修建的都江堰人们就懂得了简洁之美,并用六个字概括:深淘摊,低做堰。意思就是说:河要挖得深深的,堰要建得低低的;前者为了泄水,後则为了淘沙。

中学历史课本告诉我们,都江堰是李冰父子修建的。这是一种便于传播需要的简化说法,无论是设计还是建造,肯定不止是李冰的功劳。不信,你叫李X父子修个三峡工程试试。

司马迁记载道:“蜀守冰(博者注:李冰的昵称,不是沈冰)凿离堆,辟沫水之害,穿两江于成都之中。”(李约瑟《中华科技文明史V》p.200)。

李约瑟推测,都江堰可能主要是李冰的儿子“李二郎”主持修建的,因为李冰不可能活那么长时间。秦征服蜀是316B.C.,李冰可能在309B.C.帮助修建了城防工事。250B.C.,也就是59年过去后,孝文王任命他为蜀守。而都江堰的修建大约是230B.C.(同上,p.201-203)

下一个问题是,都江堰是怎么修的?鱼嘴的工艺不复杂,主要是用装满卵石的竹笼,三角架一样的杩[木差],还有竹槽装卵石的羊圈。问题是李冰同志是怎么把宽20米、高40米的宝瓶口给凿开的?

央视的《探索-发现》节目中认为,李冰发明了岩石火烧冷却法,这方法似乎新石器时代就有了。关键是开凿岩石,需要钢扦,而战国时期的技术,尚不具备制造这类坚硬的金属扦的能力。那么谁能告诉我,李冰那时候的人是怎么做到的呢?

都江堰并不是一蹴而就,而是经过了后来历朝历代的不断完善。都江堰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经过了很多前人的试错、证伪。我想起了英国的敏斯特大教堂。那些精巧的拱形穹顶,是历经了200年才建成的。为什么这么慢?难道不懂得要向国王陛下献礼吗?不是故意这么慢,而是古人建造这么巨大的建筑,不是靠图纸,全靠经验。垒到一半,哗啦塌了的悲剧,也发生过。怎么办,从头再来呗。反正古人有的是力气和时间。

我洋洋洒洒写了这么多,其实还没看到都江堰,现在住在宾馆里,仿佛听见江声浩荡。

1,405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还是俱草草

Friday, February 29th, 2008

1、一领导写出重大论文,准备发表在一本重量级的刊物上。大家纷纷猜测,这本被临幸的刊物是哪家?《时尚》乎?《瑞丽》乎?《福布斯》乎?答案揭晓:是男人装B卷。

2、同城具有竞争关系的报业集团又是卖地,又是上市,据说钱多得花不完。传说在今天早晨得到证实。我从这家报社门口经过,看到一辆刷着“安邦护卫”的运钞车开了进去。

3、而经常进出我们报社的是收废纸的小三轮。

4、这个国家可能真的没救了。云南破获假发票案,金额10440余亿元,相当于5年前GDP的10%。经济学人赞曰,假发票业是中国最欣欣向荣的产业,2007年就破案3000起,捣毁100所工厂。不要只谴责那些造假的,如果没有那么多个人与单位买,怎会维持这条产业链?尽管这么多偷税漏税,中国的财政收入依然保持高昂的增长。这说明什么?看看逃不了税的小民的裤腰带吧。

5、最近在听《动物庄园》,同样是政治预言,奥威尔写得多么干净啊。比如,独裁者拿破仑(一头猪)让秘密警察(一群猎犬)追赶雪球(另一头猪,也是庄园的领导层),每次快追上的时候,猪都正好逃开,直到猎犬和猪都在地平线那边消失了……难道奥威尔不会写血淋淋的场面吗,他不爱写,他的品味决定了他不会去写。

6、有些东西不该轻易得到,无论是一瓶酒,还是一斤草莓。所以,抛硬币决定是否喝酒/吃草莓是个好办法。

7、人不能为所欲为,没有敬畏。一个月前,我接了一个书评的活,要评一本拉美小说。为此,我在特价书店买了一本很厚的《拉美文学史》,只花了6元。春节回家前,打包的时候犯了难,这本书太重,我只需要看其中的10几页而已,何不把要看的几页剪下来?我拿起剪刀准备下手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非常残忍而愚蠢。我有什么权利把一本书用这样的方式毁坏?虽然书评的稿酬可以买50本这样的书,但是我不能这么做。这个世界,不能只剩下成本核算。

8、有一张报纸,从没仔细看,今天翻了翻,五个字:媚富而下贱。

1,758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21 22 23 24 25 26 27 ... 35 36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