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writing’

我理解的美国精神

Tuesday, June 29th, 2010

世博会美国馆正在举行百字征文,谈谈你对美国精神的理解。

我的朋友八月写道:“我眼中的美国精神不单属于美国,是有人类以来,身为“人”追求个人幸福及谋取社会福祉奋斗不息的精神,热血、汗水是它的名字,智慧是它的武器,民主、法治是它的道路,幸福是它的果实。”

可我觉得这只写到了美国精神光明的一面,而忽视了其有阴影的一面。

以下是我对美国精神的理解:

美国精神一方面是不为历史拖累的天真汉的同盟、自由人的联合,是粉碎规律的创新,是胆大妄为的革命;另一方面是一套由军事、金融、媒体、跨国公司组合在一起的精巧的能量捕获机制,使美国居于金字塔顶端,模糊了自由和奴役的界限。

431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译诗一首:致中国同志们

Tuesday, June 29th, 2010

[白板报按]读钟玲《美国诗与中国梦》(广西师大出版社,2003),知道了加里-史奈德(Gary Snyder)的名字。这位美国诗人,把中国文学史上名气不大的寒山的诗,翻译并再创作,一举拿下了普利策奖。他的译诗,也成为美国诗歌的经典。史奈德又很深的中国情节,他在诗集里,专门有一首诗,写给中国人和毛。这就是《致中国同志们》。

钟玲翻译了其中一小段:“毛主席,你应该戒烟/不要理会那些哲学家/建水坝,种树/不要用手拍死苍蝇/…/你不需要炸弹。”

这个省略号让人可疑。我立即Google了史奈德的原著,在Google Books上找到了这本 The Back Country. 发现原诗歌被省略掉的是这一句:“马克思不过是另一个西方人/他那一套都只能存在于脑袋里。”出版审查敏感若此,真令人叹服。

以下是我的译文,舛误之处,请多指正。

update:感谢网友Kismet指点,译文中有错误,订正如下(黑体部分)。

致中国同志们

作者:加里-史奈德(Gary Snyder)
翻译:王佩
原文:Google Books (p.111-p.114)

中国和苏联的大军
在宽阔的平原上对峙。
赫鲁晓夫和毛泽东各站一边,
赫鲁晓夫吼道:
“把欠的钱还我!”
毛笑了又笑,长发飘飘,
他的脸又圆又光。
两军开始前进–他们相遇
但没有冲突
相安无事各走各的线
自始至终毛泽东笑着
他抓出一把钱
笑着给了赫鲁晓夫。

毛主席在长征中的私人物品:
两张棉毛毯
一件汗衫,两条裤子和外套
一件套头衫
一把打补丁的伞
一个用来盛饭的搪瓷茶缸
一个有九个口袋的灰箱子

就像寒山站在那里
铁鞋踏破峭壁
发梢贴在微笑的嘴角
也许正在卷一支
延安特产的烟
吸一口政治的大麻
世界本是一个
爬出尘土飞扬的窑洞

(对唐人街的王来说,无论发生什么
他都要从华人学校里退学,打他爸爸一拳,
离开洗衣店,从金门桥逃向大海
他能成功吗?)
蛋壳一样薄的
龙山黑陶壶
也许制造于公元前3000年

你也杀人
我看到西藏人从高原上
穿着长统靴蹒跚而下
平原上的热度
让他们在皮草下大汗淋漓
从Almora凝望Trisul
北京新印制的地图
将它们统统称作中国
从这里一直遥望恒河平原

从香港新界的松树冠
朝另一边眺望:收割的土地
鹅、鸭、孩子
远处的喧嚣
顺流直下
隐约几个人影
走上跳板
正给小船装货

这就是中国吗,
又平,又棕,又宽?

那些祖先
留给我们什么
孔夫子,一些古建筑
水土流失
青山变成荒漠
岩石裁剪着洪水,淹没小山
那些无用的河口
盐碱和沼泽
淤泥堆积在河床上

听琼-贝兹在唱“东弗吉尼亚”
那些日子
我们漫步在鲜花盛开的
十亩樱桃园
手牵着手,嘴对着嘴
在黄昏讨论列宁和马克思
而你正向北京进发

我把手伸进她的衬衣下
解开她的胸罩
把手放在她的乳房上
她的呼吸芳香,带着五月的热量
我在想整个世界
我的爱人,都应该象现在一样
鲜花,书籍,革命,
更多的树,强健的姑娘,清朗朗的春天
你拿下了北京

毛主席,你应该戒烟
不要去那些哲学家
建水坝,种树
不要徒手消灭苍蝇
马克思不过是另外一个西方人
他的理论只适合存在于脑子里
你不需要炸弹
回归农业吧
写诗,畅游江河,
那件蓝袍实在棒极了
不要向我开枪,改天一起喝酒,
等着
我.

37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给风华的信

Sunday, June 27th, 2010

【缘起】风华:时近端午寄王佩

给风华的信

这是一个普通的周末
我打开MSN
看到红颜知己们纷纷诘问
邵风华是谁
为什么给你写那么煽情的信

我赶紧顺着光缆到达你的博客
看到你写给我的端午节的诗
诗比粽子好
不用包装保质期还很长
读完诗
我也仿照你们诗歌界的样子


回一封
抑或是

抑或是

风华如晤
湖畔匆匆一别
已一年矣
这一年
也没什么特别值得汇报的
雨中的红莲
依然为新款的单反相机开放
诗人的雕像旁
站着嘟着嘴扮可爱的
老徐的娘

也没有什么特别需要嘱咐的
又不是青葱少年
托你照看家乡小河边
那棵刻着“王佩断肠处”的老榆树
也不需要你再做信使
把信送给小红帽
况且她如今正在给儿子讲灰太郎

风华你说
自从89年以来
我们的成长
是一个悲剧吗

那年夏天
你被分配到遥远的公路站
闷热的宿舍里
蚊子一次次自杀性袭击
而我们彻夜在谈论
北岛、西西弗神话、普罗斯特
以及永恒的话题–
姑娘

后来你去了外高加索
以倒卖石油的名义
去寻访喀秋莎的故乡
长着水桶腰的柳达米拉-波罗科夫耶夫娜大婶
给你端出新鲜的乳酪
你不喜欢写游记
所有的风景都化在你的心里
可是你发现
如果不表达
跟一个死鱼眼一样的公务员
又有什么两样

在跟公共厕所旁的老人蹲着下完一盘象棋之后
你又想起应该写诗
车二平六
马八进七
可你脑子里如今全是
象棋大师百局名谱
你勉强写了几行之后
发现还是直接做诗人好了
于是你参加大大小小的诗人聚会
在网上与人论战什么是“新汉诗“
你激动地用一指禅打字
打得小梅给你新买的衬衫都已汗湿

去年夏天
你来到杭州
我没有什么可招待你
除了一湖清风
满地明月
还有
杨公堤上一场暴雨
这可不是我们想象的诗生活
我们本应该
泛舟湖上
羊羔美酒
二八佳人
弹琴吹箫
可是你知道
如今的行情
会这种乐器的小姐
很贵很贵
所以我们还是顺应时代潮流
陪小梅血拼吧

我最近把写博客的时间
用来照顾一只猫
今天花了一个小时给猫洗澡除虱
小猫怕水
我要一遍撩水
一遍跟它讲道理
直到我的老腰已经直不起来
再把它用吹风机吹干
看着它蓬松干净的毛
我觉得这就是我能写出的
最好的博客

纸短情长
见字如面
各自珍重
努力餐饭
不出半年
我们再见
习习谷风
霍霍雷电
止止行行
心心念念

王佩顿首
2010年6月27日

49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 23 24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