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writing’

寻人启事

Thursday, February 26th, 2009

转自莫非的博客

【絮语】我的朋友莫非拍了一张照片,是一张寻人启事,最后一句话是:“你赶快回家,问题都已经解决了。”在深夜里,没有比这句话更有洞穿力。故有所思,写下以下分行散文。

寻人启事

从你离开的那一刻起,
那些问题都已经解决。
因为那些问题根本不算什么,
跟你现在制造的新问题相比。

是谁让我们由爱生恨?
是谁使我们心硬似铁?
难道非要刀劈斧砍,
才能把我们的肺腑融化?

天气预报说来寒潮了,
再没人强迫你穿臃肿的毛裤。
也不会有人管你几点上床,
因为立交桥下根本无床可上。

在陌生人中你放松吗?
没有人打扰你自由吗?
等红绿灯的时候你有方向吗?
天亮的时候你慌张吗?

你为什么不说话?
难道是上辈子欠了你的债,
这一辈子当牛做马也还不起。
能不能请你宽限几日?
日子还很长,
不用催逼得太急。

现在屋子里暖气很热,
可我为什么手脚冰凉?
真想一把拉住你的小手,
把你紧紧抱在怀中说声对不起。

对不起,
一想到这三个字懊悔就侵占了我的呼吸。
我不能低下头来求你,
因为一开头就会有下一次。
但是你应该知道,
这点固执不过是稍微体面点的认输罢了。

你快回家
我命令你
以父亲的名义
以母亲的名义
以孩子的名义
以人非草木的名义

你不能在外面一辈子
你不能有一天回来了
却看到空空的家室
那样对你不公平,孩子

你快回家
我向你保证
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这件事很快就会被大家忘记
即便你自己提起
我们都会哈哈一笑
转向别的话题

回来吧
别闹了
这不是个游戏
你快回家
再一次
请允许我
命令你

2009年2月26日凌晨

1,441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60

Monday, February 23rd, 2009

一、

风像镰刀一样,洼里不见一个人。自从这里发现了油田,石油泄露得到处都是。不少农家就把沟渠中的石油拉回家,取暖生火,代替柴草。然而,油田离家有100多里,仅单程他就要推着小车,走一天一夜。

忙活了一天,总算把小车装满。然而天已经黑了,又累又困,赶路是不可能的,只有就地露宿。他和三哥在小车边躺下,把被子和棉袄都盖上,两人互相抱着各自的脚,三哥主动睡在上风向,这样可以为他抵挡一点严寒。即便如此,依然冻得哆嗦,醒一会睡一会,好不容易进入梦乡。他先是感到一种彻骨的凉,然后睁开眼睛,四处一片白茫茫,他和哥哥已经被雪给覆盖。因为白天出汗的缘故,棉袄已经冻得像铠甲一样坚硬,兄弟二人不得不用棍棒狠狠地打棉袄,直到它变软变潮。

而吃,不过是一口雪,一口冰疙瘩一样的窝头。有时候,连雪也没有,需要凿开冰,用手分开水面漂浮的石油,喝两口作呕的水。

那一年他14岁。

二、

那天,一个消息不胫而走,每个孩子都很兴奋。生产队中午饭要发窝头,新打下的高粱面做成的窝头。虽然每个社员都只有一个,但是对于长期吃糠菜的孩子们来说,至少尝上一口不再是很奢侈的梦想。因为,生产队里几乎每个成年劳力,都会把窝头至少带一半回家,分给自己的孩子们,有人甚至一口都不舍得吃,把把整个窝头都带回家。

从上午开始,他就悄悄地在高粱地边拔草。他知道,隔着一片青纱帐,父亲就和队里的社员们在那边干活。他仿佛已经闻到了高粱窝头的香味,拔草的速度就更快了。

等他到了地边,看见送饭的大伯已经挑着扁担离开,社员们又开始干活了。有的小朋友已经在香甜地啃着窝头,他远远地望着父亲,而对方却似乎没看到他,低头在干活。

他忽然明白了,父亲已经把整个窝头全吃了,连一口都没给他留。

三、

那一夜他又失眠了,不过这次是幸福的失眠。白天,他接到了成绩单,考取了师范民办教师班。这意味着,他从此可以不再代课,不再受低人一等的待遇,更重要的是,他可以跳出农门,成为光荣的公办教师。

为了这一天,他一面教书,一面干农活,一面复习功课。村民们经常看到他,一边担着水,一边抽出一张小纸条在背诵。成绩公布,他考了第一名,好朋友们都来为他庆祝,甚至开了一瓶当时最高档的酒烟台“白兰地”。

突然,一声闷雷炸响,他被人揭发年龄超过规定两个月。

没人知道那些夜晚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直到第二年,政策规定的年龄放宽,他重新考了第一名,这一次没有白兰地庆祝,他到离家百里之外的学校上学去了。

四、

徭役这个词,并不只存在于历史课本里。至少到上个世纪90年代为止,农民每年都有免费劳动的义务,主要是修沟挖渠,当地人称“上河工”。

任务落到大高乡一对老夫妇头上,要挖一条5米长、一米深、1.5米宽的沟渠。也可以交钱雇人挖,但是老夫妇没钱,愁得一夜不睡。

第二天早晨,他们到工地上一看,自己分配的那段渠已经挖好了。

周围乡亲们告诉老夫妇,是新来的王副书记连夜帮他们挖的。

此时,他已经41岁。

五、

一听到火车汽笛声,他就下意识地打一个机灵。

那一年他送儿子上大学,临走给儿子买了一台录音机,并且留下了最后三张十元的钞票。回家的火车上,身上只剩下两块钱。一路,他站了60个小时,靠吃花生和胡萝卜,撑了下来。

在他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他就默默发誓,将来自己有孩子,一定要对他好,对他无条件地好。他做到了。

虽然代价是一次次的失望与心痛。

六、

他与本朝同龄,经历了国朝所有的风风雨雨。从一个农村少年,成为民办教师,然后仅仅靠着勤奋和能力,一步一步踏实地迈进,从体面的职位退了下来。

他为人磊落,心胸坦荡,难守的道,他守住了;美好的仗,他打赢了。

牛年,他迎来了60岁生日。

七、

爸爸,生日快乐!

97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虚空(仿泰戈尔、纪伯伦风)

Saturday, February 21st, 2009

虽然人们都说“黑色星期一”,但这个早晨却阳光明媚。大街上到处都是匆匆去上班的人群。路边的小餐馆里,正在卖者早点。一个西装革履的白领,一边发着短信,一手吃着小馄饨。邻桌是两个年轻人,他们手舞足蹈地谈论着:

“刚才那把牌,要是再给我两个小2,非把他们打个满地找牙!”

“是啊,这么神奇的一把牌,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白领站起身,一边往外走,一边想:

“真是虚空啊!这么忙碌而大好的早晨,这么热气腾腾的两个年轻人竟然还在说打牌的事。真是在浪费年华。”

飞机飞过太平洋,舷窗外一片片云朵像白莲一样绽放,一位穿袈裟的法师看了一眼窗外,低头默念。我们之前看到的那个白领,正在跟同事讨论着当下的时事。

“我认为国家的救市政策应当减税而不是发放消费券。”

“我不同意,我认为一切都取决于宝宝能否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来。”

法师暗暗轻叹了一声佛号,暗暗地想:“佛祖给了这么好的光景,他们不思考正念,也不活在当下,却在讨论自己无法把握的事情,这一切是多么虚空啊。”

当落日的余晖照在山顶,寺庙里钟鼎齐鸣,和尚们在做一天最后的课业。

一男一女两个孩子,悄悄折了寺里的梅花,笑闹着跑下山去。

天不知不觉黑了,山脚下,雾气中,孤零零悬着一盏灯,只有这么一点亮,来自那个叫做家的地方。

1,823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 23 24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