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writing’

伦敦连线:让全世界都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Tuesday, August 9th, 2011

主持人:利比亚国家电视台,各位观众,大家好,伦敦骚乱已经进入第三天,究竟英国发生了什么?事实是否真如西方媒体所说的那样,是一场打砸抢烧的骚乱呢?请看本台驻伦敦记者为你发回的报道。你好,你好,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

记者:主持人,你好。我现在是在伦敦北区的托特纳姆的街头,大家看到天上放着烟火,但这并不是节日,也不是庆祝。上周四,伦敦警察在这里打死了一名29岁的青年,引起了当地年轻人的和平抗议。然而,倒行逆施的伦敦警察,竟然使用了骑警、警棍和盾牌来对付手无寸铁的示威者,这引起了当地居民的强烈愤慨。我所在的……

主持人:由于伦敦前方的局势不稳,信号中断了。现在我们回到演播室,请今天特约嘉宾、防暴专家热内库先生来谈谈。像伦敦警方这次处理青年和平示威,你怎么看?

专家:首先,伦敦青年的行动,一开始是理性和合理的。但是伦敦警方的处置不妥,我们知道骑警是一种行动迅速的警种,用来驱散示威者是比较合适的。但是,伦敦警察不该使用不符合标准化的盾牌,要知道这种特制盾牌比国际通行的标准大25%,这就意味着盾牌后面可以罩住一个人。这看似很安全,其实不利于公众情绪的发泄。再者……

主持人:对不起,我打断一下,前方的信号又来了,让我们切换到伦敦现场。

记者:主持人,你好。这次示威事出有因,我们采访了当地居民。你好,请你谈谈为什么这么多青年人参加了这次示威活动。

(同期声)

白人青年:我们已经受够了!连续十个月失业,去不起酒吧,看不到希望,这里的商店,都是富人的天下,还有那些中国人,他们买走了一切。我们不能看着自己的家园就这样沦陷,我们要取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黑人姑娘:我只是从这里路过,不过我理解他们的心情。

记者:这位88岁的老先生,开了一家二手书店,我们进去看看。这家店铺完好无损,人们依然在书店里悠闲地选购着书籍。我来采访一下这里的店主。你好,先生,你的书店没有被打劫吗?

店主:打劫?电视上说到处都是纵火和打劫,但是我并没有看到。媒体总是喜欢耸人听闻,我们这家店照常营业,没有受到什么困扰。

记者:可见,关于示威者打砸抢烧的谣言不攻自破。令人欣喜的是,尽管面对强大的西方媒体攻势,当地年轻人还是资方成立了一个真相联盟,利用推特向全世界发布真实的消息。这位就是联盟的志愿者little moon。你好,请问你们成立这个联盟的动机是什么?

Little moon: 网上谎言太多,西奴欺人太甚,我们就是用个体的力量,来痛批谣言,来报道真相。比如,这张网上疯传的,暴徒洗劫理发店的照片,实际上是1944年希特勒对伦敦空袭过后的照片,被别有用心的人拿出来,为了实现不可告人的目的。

记者:经过我们实地考察,终于弄清楚了伦敦暴乱的真相。所谓暴乱,其实就是年轻人表达正常诉求的示威游行,只不过在警察的镇压下,变成了一场暴力事件。主持人。

主持人:谢谢前方记者发回的报道。真相永远只有一个,而谣言有千百个变种。我想这一刻,大家都知道,伦敦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请到了的黎波里大学新闻学院客座教授、全球邮报的总编辑遮布杜拉先生,来到我们演播室,请他点评一下这一事件。

遮布杜拉:各位观众,大家好。通过这次事件我们看到,西方的新闻观已经破产,他们打着客观公正的幌子,选择性报道,贬低年轻人的正常诉求,像贞节烈妇死死捂住内裤一样捂住真相。而这一切隐瞒不过全世界追求正义的人们雪亮的眼睛。我相信,通过利比亚国家电视台的这次连线报道,真相一定能大白于天下。

主持人:谢谢。这次连线节目就进行到这里,以上是黑通社记者为你带来。

26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利比亚卡扎菲承认英国暴动者为合法政权

Tuesday, August 9th, 2011

的黎波里8月9日电,风雨飘摇的利比亚卡扎菲政权似乎并没有看上去那样脆弱,今日利比亚的黎波里政权发言人透过国家电视台宣布,正式承认英国暴动者为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唯一合法政府。

这位发言人在一份简短的声明中宣称,从8月6日肇始于伦敦北区并迅速蔓延到英国其他大城市的暴动,是一场年轻人自发的反抗暴政的人道主义自救运动。这一事件是由警察打死一名29岁青年所引起的,它点燃了人们心中的熊熊怒火,也照亮了西方新霸权主义黑漆漆的天空。

英国作为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本应当在动荡变幻的世界中,承担更多的道义责任。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不负责任的英国政客,违背了柏克、密尔等先哲的教导,丧失了道德准则,亦步亦趋跟随以美国为首的霸权主义分子,走上了对内剥夺人民福祉,对外干涉他国内政的道路。

伦敦的熊熊火焰,向全体英国人民敲响了警钟,整天叫嚣阿拉伯之春的政客和媒体,今天也尝到了“欧罗巴之夏”的滋味。利比亚谴责发生在伦敦及英国主要城市的人道主义灾难,并且敦促卡梅隆政权立即无条件停止镇压行动,走到谈判桌来。

利比亚承认暴动者为这个国家的合法政府,并且希望看到,暴动者迅速组成一个临时过渡政权,直至英国全境能够在利比亚及第三世界国家的监督下,公开、公正、公平地选举出真正的民意代表。

利比亚不排除成立一个特别法庭,审判在这次事件中对公众犯下镇压罪行的政客和警察。

维基解密对这一声明表示欢迎。其他国家和组织还没有对此做出反应。

以上是黑通社记者为你发回的报道。

24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写作圈】抄书练写作靠谱吗?

Saturday, July 9th, 2011

我在Google+上提了一个问题:

【写作圈】2011-7-7 7:52 am

有人准备抄书吗?

有个叫骆以军的非大陆作家,以一本《西夏旅馆》而出名。他训练写作的方法非常古老而笨拙:抄书。

凡是看到好书,他就抄下来。据说抄了不少翻译小说。

这个办法靠谱吗?

众G+友的回答精选:

Kelly Wu – 应该可以的,古人写对联写诗不都靠先背个几百上千首的存在肚子里么。

Hongbo Bao – 抄书有没有用不知道,但是翻译的锻炼效果不错,对中英文均有帮助。

子潛 – 翻譯有不少作用,字斟句酌的,久而久之詞句都變成自己的了。但對整體的謀篇好像作用不大。

谭伯牛 – 顾炎武早说了:著书不如抄书。当然,与你介绍的情况大概有上下床之别。贡献一招。不抄文学书,大概是提高文学水平的法门

Lee Adama – 古人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人家的读书是认真的掰碎了去读的,现在人没那么多耐心,就只能靠抄写来加深自己的理解。
感觉和以前要背东西的时候抄几遍更容易记住一个道理。

Lucifr Liu – 效果不好说,现代人生活节奏太快了,估计没有谁能踏下心来抄书的,至少我没这个耐性,好的书精读既可吧

Joeenie C – 看完一段話再馬上寫下來應該可以鍛煉左右腦之間的互動,讓支配言語的區域和操控行為的區域有某些慣性交流,不過可能對創新的東西作用不大。

结论:

根据G+网友贡献的答案,可得出结论。抄书,对锻炼左右脑配合有用,对于浮躁的现代人有用,但跟写作能力的提高没有显著的相关性,如果想通过抄书提高文学写作能力,那么尽量不要抄文学书。

欢迎访问我的Google+(http://tinyurl.com/wangpei),圈我。

85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