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writing’

中国曲唱外国戏

Wednesday, March 21st, 2012

用中国传统戏曲来演绎外国作品,在100年前就有了。史载,1907年许啸天曾把《黑奴吁天录》改编成京剧在上海上演,1940年代天津的一个京剧团还排演过《侠盗罗宾汉》。但是只有到了这几年,各地院团才掀起了改编外国作品的高潮。杭州越剧团创作了《简爱》,中央国家芭蕾舞团创作的春节版《胡桃夹子》,把原作中的圣诞节应景地改成了春节,仙鹤、鞭炮、十二生肖、怪兽“年”悉数登台。

杭州越剧团的《简爱》我没看过,我很纳闷,这出戏可怎么演。比如,罗切斯特一见简爱,会不会就唱:“天上掉下个简爱娥,似一盘炸鱼薯条刚出锅。” (炸鱼薯条(Fish & Chips)可是英国的传统快餐,就像煎饼果子在天津、葱包桧在杭州、臭豆腐在长沙一样普及。)

按照我的设想,这出大戏的开场应该是这样的。在孤儿院里,小简爱端着破碗上。

简:(唱)长夜难明英伦天,
孤儿院里受熬煎。
饥寒交迫谁之过,
不科学之发展观。
(白)小奴家,简爱是也,年方二六,约克郡人士,自幼父母双亡,随大舅妈长大。无奈她三观不正,以猪为本,奴在她家受尽欺凌。如今又被送到罗沃德孤儿院,真是苦哇。

简爱和罗切斯特曾经有一段著名的对话,在邱岳峰和李梓老师的配音下,成为几代人的记忆。这段对白,我至今仍能背诵。

罗:该怎么办,简。有这样一个例子,有个年轻人,他从小就被宠爱坏了。因此他犯下一个错误,哦,不是罪过,是错误。它的后果是严重的。于是他整天游荡在外,吃喝作乐。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一个女人,一个二十多年来他第一次遇到的高尚女人。然而事故人情阻碍了他。请问,她能原谅这些吗?

简:谁,你是说英格拉姆小姐?

罗:布兰奇,布兰奇有什么,我对于她不过是她父亲用来开垦几亩地的本钱。我要你,简。

简:你在取笑我,罗切斯特先生。你以为我穷,长的不美,你就可以取笑我吗?假如上帝给我美貌与财富,我会让你离不开我,就像我离不开你一样,上帝没有那样,我们在灵魂上是平等的。就像将来我们都要经过坟墓,站在上帝面前⋯⋯

好了。这一大段对白,如果改成越剧对唱,就热闹了。

罗:问声娘子怎么办,
有个例子听我言。
从前有个坏青年,
游荡在外好清闲。
直到他遇到一女人,
品格高尚戴光环⋯⋯
简:别看奴家丑和穷,
简爱一样有魂灵。
上帝若让我富和帅,
你一样离不开我身形。
上帝没让我富和帅,
我俩灵魂本平等。
就像死后过坟茔,
末日审判受点评。
罗切斯特你莫装蒜,
你的事情我灵清。
你楼上关着个疯婆子,
法国养着个白骨精。
今天若不把我娶,
明天拉你上法庭。

由于故事结构很相似,越剧版的《简爱》还可以跟音乐剧《音乐之声》混搭,玩玩穿越。

简:罗切斯特外出忙,
阿黛儿在家中闹得慌。
忽然想出一条锦囊计,
音乐提高她修养。
(白)阿黛儿,跟我一起唱。
阿:爱小姐,好。
简:do是一只温柔的母鹿,
re是金色的阳光,
mi是叫我自己的名字,
fa是道路远又长,
sol穿针又引线⋯⋯
阿:别唱了,罗切斯特先生不是冯揣普上校,他家可没有7个孩子。
简:唉,计划生育害死人啊。

而最后罗切斯特失明之后,与简爱的对话也一样用对唱的形式。

罗:既然来了就莫急着走,除非你丈夫急得像猴。
简:(白)木有。
罗:小简爱愁容莫上眉头,早晚有傻瓜等在你门口。
简:早有傻瓜找过我,让我欢喜让我愁。
罗:who?
简:You you you you only you.

不但《简爱》可以改编成越剧,其他世界名著和影视作品也可以改编成各种地方剧种。依我看,《红与黑》可以改称河南豫剧,电影《色戒》也可以改成京剧。以下是我编的两个唱段。

豫剧版《红与黑》 唱段:

于连:市长家的别墅黑漆漆,
小于连俺心里慌兮兮。
轻手轻脚俺闯进去,
东张西望怕碰了东西。
一不要惊动了东墙的狗,
二不要吓着那西墙的鸡。
手搭水管往上爬,俺就爬呀,俺就爬呀,
瑞娜夫人的绣房收眼底。
隔着窗帘往里看,
乖乖,心上的人儿正脱衣。
她一手解开爱马仕,
28万的腰带拿手里。

京剧《色戒》唱段:

王佳芝:为爱情做回形针亦无怨言,
被洗脑当炮灰才算可怜。
我和那易先生情丝难断,
只可恨道德总局封杀我三年。
我一个弱女子只是个演员,
要封杀也要封编剧导演。
害得我银幕上无法露面,
害得我伟业里戏份被删,
害得我没有名牌代言,
害得我至今与奥斯卡无缘。
(白)时无英雌,让冰冰成名!

随着昆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非遗称号,很多地方的文化人盯上了这块肥肉。动不动就是大剧目、大投资、大制作。江苏昆剧团、北方昆剧团都各自新创了《红楼梦》,江苏昆剧团还排了原本《桃花扇》,更有白先勇的《青春牡丹亭》到处招摇。依我看这趋势,以后迟早要排外国的现代戏。也许有一天,排一个昆剧版的《绝望主妇》也未可知。演出效果是这样的。

【皂罗袍】(唱)原来中产阶级花园,
似这般树底下埋着一具无头男。
血沃黄土草真绿,
头沉湖底水碧蓝。
(白)恁般景致,乐奈特和爱丽丝扬怎么还不出来呀。
(唱)你刨我铲,我埋她填。
绝踪灭迹,不留痕斑。
体面人忒看的这孙子贱!

【好姐姐】纵报纸登满了启事,
警察找遍了花园,
谁想再见死鬼面,
让苍天再借一万年。

1,379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2011,一份小结

Saturday, December 31st, 2011

在过去的2011年:

与媳妇合作,生娃一个,性别男,重6斤,取名王元澄。

换了个活法,以写作为生。全年共发表各类专栏文章181篇。

继续写博客,不勤奋,也不算懒惰,共发博文154篇,平均每周约3篇。

买书很多,读书若干,收获并不大。

开淘宝店1个月,共帮助舅舅销售冬枣9695斤,信用做到3钻。

信仰逐步坚固,希望不假外求。

开始学习做父亲。

1,89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