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writing’

小雨同志

Tuesday, June 29th, 2010

那一年我从外地回京,革命队伍中多了一个陌生人,她梳着齐耳短发,带着黑框眼镜,斜挎着书包,怎么看怎么像从招贴画里走下来的东四青年。我问张广天,她是谁?广天说,她就是小雨同志啊!

如果愿意回忆,生活中肯定有很多细节,有的明亮,有的黯淡。而我想忽略细节,直接说出她给我留下的整体印象。

小雨是一个道德上追求洁净无瑕的人。如果乱搞了男女关系,千万不要找她忏悔,否则会招来她严厉的批评。她不说一个脏字,哪怕是排练话剧,也会把国骂京骂过滤掉。她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使徒保罗对此句独有贡献。)

她是一个有心灵追求的人,给一座天堂也不满足,给一座炼狱也不回避。她喜欢梵高,同情农民工,喜欢把自己幻想成无产者。一本好书,一部好电影,被她看过之后,都像钢刀在冰水里淬过火一样,有了别样的硬度。

小雨是一个有行动能力的人。做现实主义者,行不可能之事,这几乎说的就是她。她爱好戏剧,为创作《梵高之死》,曾经十易其稿,最后终于获得公演。虽然这出戏我没看过,但我知道,它肯定倾注了小雨的心力。剧中每一句话都在诉说她自己。

可贵的是,她不是文艺女青年,所以在她身上几乎看不到多愁善感。她永远用自己的感情,去讲述别人的故事。

促使我们当年在思想上走到一起的,是那些卑微生命里超脱的心灵。歌德,布莱希特,彼得-布鲁克,巴勃罗-聂鲁达……

而这么多年的相隔,我们都走上不同的旅程,不知是否还面朝同一个方向。她在北京,我在杭州,北京热闹,杭州清寂,北京有高朋满座的圈子,杭州只有长满青苔的石壁。

我想,人到中年是一个卸下本能的过程。以前本能反对的,现在要想一想为什么,甚至把排斥的东西,拿来看一看。以前本能就赞成的,现在也会先存疑,不抢答。

如今的小雨,似乎变了,又似乎没变。我不见她,已经多年。幸好有博客,可以窥见对方愿意示人的一面。小雨把白板报,列入每日必看的博客,我很惭愧,更新无规律,时快时慢。但这样的读者,哪怕只有一个,也不辜负枯对电脑的日子。

最后,推荐大家访问小雨的博客

598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新民歌:车震四韵

Friday, October 30th, 2009

给我一个车震门啊车震门,
那MINI一样的车震门。
那颠簸的滋味是海浪的滋味,
给我一个车震门,啊,车震门。

给我一段桂花香啊桂花香,
那诗一样的桂花香。
那空气的气味是偷腥的气味,
给我一段桂花香,啊,桂花香。

给我一个集装箱啊集装箱,
那四十英尺的集装箱。
那里面车震才是安全的车震,
给我一个集装箱,啊,集装箱。

给我一杯鹤顶红啊鹤顶红,
那充满诱惑的鹤顶红。
那御姐的滋味是玩命的滋味,
给我一杯鹤顶红,啊,鹤顶红。

77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中国在制造

Sunday, October 25th, 2009

(此刻我正坐在大巴上疾驰,沉沉暗夜,不见星星。有感而作。)

在茫茫中国黑夜里,
星空只出现在紫光阁上空,
和千家万户的电脑屏幕上。
绿水青山依旧是蜡笔画的主题,
但是现实世界更加五彩斑斓。
红的河,赭的海,
霓虹一样的垃圾山。
出的起好价钱的游客,
可以分享点剩水残山。
扔下一堆废弃物后,
在星月夜下大喊:
真美啊,祖国!

51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