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writing’

南京之恋

Sunday, October 25th, 2009

1989年当我在雨花台下拣石头的时候,我没有想到20年后,我将在这个城市开始度过一个丰盛的下午。

昨日我和老高应着朝霞出发,上午到达南京。安顿停当,去了咸亨酒店吃饭。我觉得出门非要吃当地菜是愚昧的任性。吃什么不重要,跟谁吃才重要。吃浙江菜,至少可以让我们南京的朋友们尝鲜,由有何妨?

下午,张远帆来,先陪我逛南大。这是和菜头的母校。果然端庄大气,沉浑朴实。那爬满青藤的北大楼,被我误当成一潭湖水的运动场,满地打滚落叶与阳光,都令我心剩亲切与欢畅。

南京不愧是七朝首都,文化沉积甚厚。南大周围,小书店林立,宝贝堆积如山。因与卫西谛相约淘碟,未能尽兴搜罗。

卫西谛来得比蓝光还快。他带我去了他博客中提到的新浪潮。http://vcd.cinepedia.cn/?p=947 店主小毛果然是一个真人版电影数据库。不单支持搜索,还能联想和模糊查询。不一会给我推荐了一堆纪录片,都是我喜爱的题材。卫兄替我搜集了Spielburg一套相赠,我欣喜若狂地敬领谢。

来南京前,为了准备与卫西谛老师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我特意买来他的书:未删的文档。在大巴上恶补。最终悲哀地发现,他写的电影,我几乎都没看。他爱刘别谦,我只看刘谦。如何交流是好?

幸好我们有更大的交集:iTouch. 在饭馆,在茶室,我们度过了欢声笑语的晚上。卫夫人也赶来。看到他们鸾凤和鸣,琴瑟在御,增添了我对岁月静好的信心与神往。

时间愉悦翻腾,兴尽而归。在回宾馆的路上我想,一定有更大的幸福在等我。

以上博文全部用iphone植字,我要象黄集伟老师看齐。他在德国出差,用iphone 一个字一个字敲出一篇一千多字的「一周语文」。

40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秋天的诗

Saturday, October 24th, 2009

稻子黄了,镰刀断了,
石头热了,晨雾散了。
野兔老了,鹰飞慢了。
我想你了,该见面了。

27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西风欲来满眼秋–关军携新作《大脚印》来杭签售侧记

Sunday, October 11th, 2009

杭州的天空,刚刚露出鱼肚白,西子湖畔的流莺宾馆,一扇窗户亮起了灯。窗帘拉开,露出一张年纪不轻又不老的脸,仰天长啸,顿时群山响起了一阵阵回声:I am Army Guan. I am Army Guan.

Army Guan来长江三角洲采访的消息不胫而走,为防止此人蹿访沪上,上海有关部门迅速启动应急预案,将出租车起步价提高到让他望而却步的水平。杭州市政府则采取断然措施,把准备解决打车难问题的专题会议推迟一个月召开,誓把关军变成一个站街男,看你还有什么办法出门采访。

然而,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关军凭着惊人的毅力和神奇的耐力,步行15分钟,行程650米,来到了杭州姨妈家饭店,与本地同行、各界粉丝亲切会面。

看到关军走上楼梯,孤云第一个迎了上去。他热情地拉着关军的手说:“欢迎你呀,偶像。你的大作我读了,写得真好!书名区得也好,《大江大河,19…..》” 关老师脸色有点诧异。孤云夫人赶紧提醒他,“不是大江大河,是大脚……”。孤云心领神会,接着说:“《美丽的大脚》写得也不错,还拍成了电影。主演是我的最爱,倪萍。”

大家坐定,关军开始一一回答媒体和粉丝的提问。针对大家关心的《大脚印》为什么出版会受阻的问题,关军回答说:“《大脚印》由于技术性原因,暂时没有出版。”

首先,大脚印这个书名有问题,据悉,张艺谋总导演已经申请了“大脚印”的注册商标,不但如此,他还注册了“印”字,作为独家商标,什么“印象”、“印章”、“印尼”、“印度”等一切带“印”字的词汇,只有经过张艺谋团队书面同意,方可使用。关军虽然经过多次与张团队练习,但对方不同意授权。这是出版受阻的最重要原因。

就当关军准备把书名改成《2008,我的右脚》准备出版的时候,又遇到了第二技术难题。出版社要求关军组织一批名流写书腰和封底短评。一向不求人的关军,只要硬着头皮向名人朋友们求援。发出去208条短信,回复7条,去掉两条空信息,只收到4条。

阎世铎回复:小关,发错了吧?没事,我已帮你转发谢亚龙。

韩乔生回复:哥们,你看着自己写吧,往大处写,往高里写,完了署上张斌的名字就行了。他现在不敢得罪你们记者。

孙悦回复:别找我,烦,谁知道你的书里有没有写“如何改装汽车的减震系统”。

王小山回复:写好了,构思了一夜,你看这么说行吗?“关军的书以诗歌的凝重与散文的坦白,写出了被放逐者悲惨的处境。”

“看来这本书是无法征集到足够多的名人短评了。”关军叹息了一声说。冯一刀说:“我有一个好主意,不如书后面不印短评,改成征集签名吧。”

大家说,这个主意不错,让粉丝们把名字签到封底上,不但能跟这本书一起青史留名,兴许还可以喝到免费茶。

关军说:“大家的好意我领了。我决定了,既然印刷出版有技术障碍,我就改出电子版吧。”大家说好是好,就是恐怕无法享受给人签名的荣光。关军想了想说:“有失必有得,至少我为环保做出了一点贡献,世界上某一处,又有一块一平方公顷的树木保住了。”

说完,他抬起头,好像望着极远的远处,又好像望着极近的近处。此时,服务员端上一盘河蟹,满子满黄,热气腾腾。关军沉吟半晌说:“吃,或者被吃,这是一个不需要考虑的问题。来,吃他娘的河蟹!”

这是黑通社记者从杭州采写的报道。

34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